好句子大全 > 散文精选 > 哲理散文 > 好男人要比房子车子值钱,不是吗?

好男人要比房子车子值钱,不是吗?

作者: 风林海2018年09月14日来源: 好句子大全哲理散文

(1)

2015年,我打算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然而囊中羞涩,钱包发出红色预警,滴,滴,滴,穷逼,您好,远的地方,建议您就别去了,去了也得要着饭回来,最佳建议“国际化大都市”——济南。想想,济南就济南吧,好歹是泉城,相距不远,只有100公里地。意想不到的是,在济南我又碰到了梁子。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讲着过去的事情,火锅里冒着腾腾的热气。透过一缕缕升腾的雾气,对面的梁子,让我觉得时而真实,时而虚幻。然而,勾勒起的回忆,却分外清晰。

(2)

我和梁子是大学同学,住我隔壁宿舍。平时一起上课,一起下课,比同宿舍的几个哥们关系还要好。我们几个人,之所以能关系特别好,是因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老实,换种说法,穷。我穷归穷,但我平时还能有点儿稿费。梁子的穷,是真穷。每个月较我们都提前过上馒头咸菜的穷苦生活。梁子家境不太好。

但雪上加霜的是,梁子居然找到了女朋友,导致他日后更穷。女孩儿叫菁菁。两人都在同一个社团共事,梁子人长得好,办事实在,菁菁温柔可人,漂亮大方。两人日久生情。大一下学期,自然而然地就走在了一起。这一年,2011年。

(3)

2012年,菁菁害了水痘。碰谁谁感染,沾谁谁长痘,宿舍里的几个姑娘,相继感染,好在情况不严重。梁子一边忙着道歉,一边忙着赔钱,还一边忙着照顾菁菁。我们忙着帮梁子答到。任课老头,上课任性,但人和蔼,俩人照讲不误。所以一般很少查人。不用PPT,全程板书。后来每每想起这位老师,我都发自肺腑地感动,真心的。别的老师,糊弄糊弄也能过去。所以,帮着梁子答到这活不难。

菁菁病情一直不见好转,高烧不退,呕吐不止,最后校医院无奈之下,只能将菁菁收进隔离室,单独治疗。梁子给小护士又送水果,又送电影票,苦苦哀求小护士,最后终于答应在隔离室偷偷给梁子开了一张病床,让他陪护。水痘感染谁都知道,梁子也知道。但梁子依然不听众人劝告,日夜不停,昼夜不歇地守在菁菁身边。几日下来,整个人瘦了好几斤,脸色苍白。

菁菁急了,吼道,你给我滚回去,你不要命了!

梁子扭扭头,撇撇嘴,也标着嗓门,回道,你是我女朋友,我不照顾你,谁来照顾你。然后又低下几十分贝,懦懦地说,我身体没事,就是怕你吃不消,你不用担心我。

听完,菁菁把头埋在被窝里,偷偷抹眼泪。

(4)

两个星期后,菁菁病情稳定下来,烧渐渐退了,水痘开始结疤。梁子口袋里的钱,也开始连连告急,发出红色预警,该借钱了。

一日,我在宿舍吃着馒头就着老干妈,梁子来找我。

老杜,听说发稿费了?借我点儿钱,我有急用。梁子开门见山地说道。

我吓了一趔趄,然后委屈地回道,你听谁说的,你看我这生活条件,像是发了稿费的样子?!

梁子看看我手里的馒头,又看看在我一旁的老干妈,摇摇头说,不像。

然后,一拍大腿,长叹一声,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说道,我害怕菁菁愈后留疤,就想给菁菁买点儿营养品。这些日子,菁菁受苦了。但我实在也没钱了,最近听说你又在写稿赚钱,就想找你来借点儿。

写稿子的都很穷好吗?

想想梁子这段时间确实受苦受累了,整个人一下子沧桑了不少。我这人没啥优点,就是心地善良。没忍住,就把攒了20多年的压岁钱取出来给了梁子,没多少,就五百,其余的都花了。又问大熊要了五百。凑了一千借给了梁子。

其实一千块钱真不多,买不了什么太好的营养品,但梁子还是竭力地买了一些,边买边算钱,整整一千块,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最后,一点儿都不舍得吃,全给菁菁带到病房。

菁菁心里清楚,逼着梁子吃。

梁子回道,我知道吃,这些日子跟着你没少吃好吃的,你看我都胖了。边说着,边站起来让菁菁看,随后又偷偷地把吃的放回盒子里。

后来菁菁跟我说这事的时候,眼里的泪水,跟决了堤的黄河水似的,泛滥不止。

菁菁知道这段时间拖累得梁子不轻,觉得现在病情也稳定了,就给爸妈打了电话。一得到消息,妈妈请假,爸爸从远在千里之外的出差地,一路飞到我们学校。

因为菁菁病情只是稳定下来,并没好。只能梁子来接待菁菁爸妈。本来菁菁要向爸妈说明两人之间的关系,但被梁子拒绝了,梁子觉得还不到时候。

梁子家里什么条件梁子比谁都清楚。而菁菁家里绝对算得上有钱人家,爸爸是国企老总,妈妈是医生,家里住的是豪宅。而梁子家里只是平房。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两人约定对菁菁爸妈只称是同学关系。

(5)

梁子忙前忙后,又借了不少钱。后来的半年,我每每到梁子宿舍,都会看到梁子双手抱着两馒头,狼吞虎咽地吃得真香,连咸菜都不用。其实,是真的买不起咸菜了。还欠了一屁股账。

菁菁爸妈在学校一直待到菁菁痊愈,梁子也不方便再一直陪着菁菁,终于开始去上课。

刚到教室,任课老师,一看不认识梁子,就说,同学你走错教室了吧?从来没见过你啊。

梁子这才意识到,好一阵子没来上课了,随口说道,老师,我不是这个学院的学生,我听我同学说您讲课特好,我特崇拜您,就想来旁听一下,希望老师您能放我进去。

任课老师一听,手都不知道放哪儿好了,眉飞色舞地说,来来,进来吧,我的课堂随时欢迎你。

自从梁子这么一说,直到结课,这老师都没再点过名,自信心爆棚,还一直夸梁子虚心好学,让我们向他学习。

唉,这世道,没救了。

菁菁爸妈临走时,为了答谢梁子,请梁子去了周边最好的餐馆,据说点了最贵的菜,究竟是啥,到现在梁子也没说清楚,因为从来见过。但这并不妨碍梁子为此在我面前吹了两年的牛,直到毕业。

靠,先把钱还了再吹好吗?

其实,后来梁子说了实话,那顿饭吃得真别扭。整个饭局很高档,梁子压根不知道有些东西怎么吃,怕菁菁爸妈笑话,所以只是干愣着,一心想着赶紧结束。

菁菁痊愈后,我们一起为她庆贺。饭桌上,菁菁和梁子吃得很开心,梁子不断地给菁菁夹菜,还时时提醒菁菁不要吃容易引起过敏的食物。菁菁也换着给梁子夹菜,提醒他要少喝点儿酒。看得出来,经过这件事,两人的感情更加牢固。似乎谁也离不开谁了。期间,不知被我们诅咒了多少次。秀恩爱,死得快。

(6)

转眼一年过去。两人几乎成了学院里的模范情侣。

2013年,菁菁和梁子被迫异地。菁菁是师范专业,必须有一年的支教实习经历。而实习的地方大部分都在偏远山区,地处荒凉,条件十分艰苦。那里没暖气,一到冬天,夜间零下二十来度。

学校给每位同学配备了军大衣。菁菁又带了两床厚棉被。依然抵不住那里的寒气。在电话里经常向梁子诉苦。

梁子几天几夜想办法,刚开始想买电热毯,转间又想到菁菁去年刚得了水痘,怕电热毯对菁菁身体伤害太大,放弃。又想到买空调,不现实,因为没钱。最后,终于一拍脑门,想出个办法,买吹热风的电扇,这东西花钱少。

摸摸口袋,还是钱不够。前阵子梁子才把去年欠的钱还上,终于过上了不用再以馒头咸菜度日的幸福生活。看来,好日子又到头了。后来,梁子不知道又从哪儿打听到,我刚发了稿费。这次是真发了。

梁子来我宿舍的时候,我和大熊一人啃着一只鸡,喝着啤酒,两只烤鸭在桌子上还没开袋。大熊牛逼吹得正欢。

六七瓶下肚,大熊开始有点儿打舌,说,当年老子在美国那会儿,那一个个的美国小妞儿,太他妈正了,她们喜欢钱,老子就给钱,刷刷的,都不带看的。

大熊陷入了美好的回忆。

我想着,大熊真牛逼,还去过美国。我真惨,还没出过山东省。

我顾影自怜了一会儿,忽然想到,这货前些天看一本书的时候,还在这跟我叹息,长这么大最大的遗憾就是还没出过山东省。今天就老子当年在美国那会儿了?

看来是醉了。

梁子一听大熊这话,立马讨好大熊,熊哥,您也太牛了,都去过美国佬那里。那您借我点儿钱,几百就行,成吗?

大熊一听,立马打着舌回道,那啥,老杜,我那钱还在女朋友那儿呢?就这几百块钱,你刚发了稿费,先帮我垫上。

等等你有女朋友?啥时候的事儿?

最后没办法,我凑了个整,借给梁子一千。

梁子从学校周边的商场买了个能吹热风的电扇,一路扛着,坐火车去了几百里外的XX小学,菁菁支教的地方。到了之后,给菁菁安装好。说了几句思念的话。匆匆和菁菁吃了顿简便的午饭。

怕花钱,当天夜里就又坐火车返回学校。第二天照常上课。剩下的钱如数还给我。然后梁子又过上了馒头咸菜的穷苦日子。这就是有女朋友的下场!

只是借钱这事,梁子一直提醒我不要告诉菁菁。

(7)

梁子对菁菁掏心掏肺地好。菁菁不是不知道。

等菁菁支教回来,当天晚上梁子就拉着菁菁围着校园,满处找树林空地,找了半天,发现都被人占满了。二人有点儿沮丧。

梁子一声叹气,说,唉,来晚了,明天早点儿来占地。

菁菁凝神一想,登时就拉着梁子跑。

梁子一下子有点儿蒙圈,就问,你跑什么?

菁菁回道,你不是着急吗?我带你去个地方。

菁菁轻车熟路,果然带着梁子去了一个没人的地方。

梁子着急马虎地开始解菁菁奶罩,解了半天解不下来,激情也没了,说,解不开,算了,蚊子太多了,咱们还是回去吧。

菁菁说,那以后咱们早点儿,去个好点儿的地方。

两人有说有笑地走上了来时的方向。

至于后来菁菁和梁子有没有去好点儿的地方,这事我就不得而知了。我只知道,梁子从来没有找我借过给菁菁打胎的钱。或者是两人措施得当,或者是后来梁子改变主意,想要把最好的留在最后,两人就再也没去过所谓的好点儿的地方。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菁菁眼里她早已是梁子的女人。

(8)

原本在菁菁看来,两人毕业就能结婚。然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临近毕业,梁子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提前取出毕业证书,学位证书。从此在人间消失,QQ注销,手机停机。

菁菁收到梁子的最后一条短信,上面写道,分手吧,再也不要找我了。

那些日子,菁菁哭啊喊啊,每日以泪洗面,整个人一下消瘦了十多斤,我怎么劝都没用。我也恨梁子,虽然他早已还清了我的钱。但我还是恨,恨他绝情,恨他无意,恨他不声不响地逃走,恨他不把我当兄弟。

最后毕业,我送菁菁去火车站。菁菁依然未从这段阴影里走出来,神情恍惚的样子,令人心疼。但谁也没有办法。

菁菁临走,指着检票口,对我说,你知道吗?每次他来送我,我都很不舍,很不舍,就在想要是一辈子不分开该多好啊!但是现在呢,什么都没了。也不用不舍,更不用去想一辈子不分开。

然后,菁菁抽了抽鼻涕,抹了一下眼泪,径直走向检票口。

我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呆呆地看着菁菁从我的视线里远去,直到消失不见。

有时候,你会恨一个人,恨到发毒誓,如果再见到这个人,绝对将他碎尸万段,然而当你再见到他时,心一软,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满眼泪水。

2015年,我在济南又碰到了梁子。梁子比原先瘦去了很多,老练了也许多。给人一种很心疼的感觉,一瞬间,所有的恨,都没了。

(9)

聊完过去的一些事情。我把话题一转,问他当时为什么不辞而别。

梁子摸了摸鼻子,眼中泛着泪,然后刻意仰起头,不让眼泪流出来。

我妈那段时间被检查出是癌症晚期。眼泪终究还是从梁子的眼中流了下来,回道。

现在怎么样了?我急忙问。

去世了。梁子有点儿出神,慢慢地从口中吐出这几个字。

一时间,我五味陈杂,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知道菁菁家是什么样的家境,我家什么样的家境。我妈一辈子不舍得吃,不舍得穿,省下来的钱,供我上学。临去世,她都忍着痛,不去医院治疗。我恨我无能啊,你懂吗?我妈是为了不拖累我,才不去治病的。梁子泪流不止,几度哽咽地说着。

你有什么难处,你和我说,你没钱,我们大家一起想办法。我一时也控制不住情绪,泪水流了下来,说道。

你这些年,帮的我还少吗?这不是一笔小数目。我不想拖累你们。我更不想让菁菁瞧不起我,哪怕她恨我,我也不想让她看到我这么落魄。不如一走了之。我妈去世快一年了,这一年中,我也想着回去找菁菁,但我还是忍住。有时候,想得实在难受,我就去跑步,直到整个人累得失去意识。倒头睡下,第二天照常上班。

你知道吗?当初我和菁菁刚谈恋爱的时候,我什么都不懂。电影院没去过,游乐场也没去过,就是连一些稍微高档点儿的餐馆我都没去过,但菁菁一点儿都不嫌弃我,一点点地教我取票,带我去高档餐馆吃饭。就因为她不嫌弃,我才越来越嫌弃自己,我没别的办法,只能对她更好。

自从和她爸妈在一起吃了那顿饭,我就知道,我配不上菁菁,她有值得比我更好的人。我现在连买房子都是难题,更别谈结婚了。

早晚会放下的,早晚会放下的。这个世界上谁离了谁都能活。真的。

梁子一口气对我说完这些话。

那你现在放下了吗?我定了定神,问道。

梁子自言自语地说道,早晚会的。

(10)

我和梁子吃了很久很久,聊了也很久很久。从过去种种,一直到未来打算。梁子自从那次不辞而别之后,其实对未来就没了什么打算。只是在一味地逃啊逃啊。

但我知道不管他怎么逃,这个世界上,总还有一个人在痴痴地等着梁子去给她一个答复,去给她一个交代。

那天,梁子送我去火车站。送到门口,我让他回去,因为没有车票进不去车站。

梁子一直在门口站着,看着我的背影渐渐远去。临拐外处,我转身,朝着梁子大声喊道,如果以后你俩还有可能,你一定不要再像以前那样了!

梁子脸上显出一丝不解,问道,为什么?!

靠,一个好男人不比房子车子值钱得多啊!

我笑了笑,只是心里想着,没回话。随后走入人群,拿出手机,拨起了菁菁的电话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