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散文精选 > 情感散文 > 食物和爱

食物和爱

作者: 风林海2018年09月14日来源: 好句子大全情感散文

   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70后,人到中年某些方面还是不肯成长,依旧保有童心相信世间一切美好。可能该归功于爱我宠我至今的家人。我有智慧勤劳恩爱的爸妈,还有聪明友爱的四个哥哥,做为家里唯一和家族世代稀少的女孩子,自然受到了眼珠子一般的爱护。长大后,我运气还不错有了比较稳定的经济,喜欢照顾家人(婆家娘家都一样)。大哥女儿参加工作后,他和嫂子就从老家来上海工作,为了让他们多存点钱以后养老,我和老公让他们吃住家里。每天回到小区,看到家里灯亮着,心里就暖暖的。以前和老公都是大忙人,家里没啥人气。多年下来,有时哥嫂回老家玩一段时间,我都不习惯。

   今天,大哥买回来新鲜大椰子插了根吸管给我当饮料,喝的时候他在旁边问好喝吗?什么味道?我咂咂嘴形容:就像甘蔗汁兑了些水的味道,蛮好喝的。哥高兴的走开了。我看他椰子只买了一个,估计贵就问他多少钱,他说不到20,卖的人说很好吃就买给我吃吃看。嘿嘿,20元,对我来说不算多,但对于挣钱不多的大哥来说有点浪费。不知怎的,有些感动。我知道,哥哥们要是有钱,再贵的吃的都舍得买给我,没钱,也会尽量给我买好吃的,也许是出生在物质贫乏的60、70、年代,家人之间的爱都是用食物来表示。

   记忆一下拉回到小时候,哥哥们把很少机会得到的零食省给我,然后在旁边看我吃问味道如何?我也会吧唧着小嘴说感觉。。。。。。那时物质很缺乏,饭都吃不饱,哥哥他们嘴也会馋吧?不然就不会问我味道如何了,可惜那时候太小不懂只顾着自己吃,比我大2岁的四哥,也能看着我吃不会伸手抢,有次实在想吃不好意思说,就装肚子痛在床上打滚叫。妈妈吓坏了背起要往医院跑,没想到四哥说:不用上医院,只要给我吃颗妹妹糖马上就好。妈妈默默掏了颗糖给四哥,估计那时候妈最难受,孩子想吃颗糖还得装肚子疼。
    家里二哥,小时候是照顾我最多也是家里最聪明懂事的孩子。经典的是他从小就会想出各种办法弄吃的回家,他上小学过六一儿童节,有年学校破天荒发了一个馒头一包子给做午饭。他只吃了馒头,回家前跑到水井里喝了一肚子凉水,然后开心对我们说今天中午吃的真饱,还剩下一个包子给幺妹尝尝。那时年纪太小,我都忘记了那个包子的味道了,不是妈妈提起可能都记不得这事。
     印象深的事我小学了,每天跟着上初中的二哥走读,中午是带饭去吃的。有天感冒不想吃饭,二哥怕饿着我,把攒了很久用来买笔的钱给我买了一个月饼。我吃时二哥一脸期待问:“幺妹好吃不?”“不好吃”那时没学会讲假话带着哭音回答,那月饼真难吃,硬馅里还放了几颗冰糖渣渣磕了我牙,咬了一口后怎么不肯再吃。于是带回家给四哥吃了,他觉得是人间美味吃的那么认真。

    等我过六一儿童节时,学校已不发吃的了,上午游行下午放电影,午饭自己解决。回家要走半小时,和几个小女孩疯的我不肯回家吃饭。等到下午开始放电影肚子咕咕叫的时候,二哥摸到电影院给我送来吃的,还给我荷包装满李子,一吃很清甜心里就有数,自家李子成熟期晚吃口不好,一定是二哥动脑筋搞的别人家的。 最佩服二哥了,他会想办法找好吃的,费气八力找来吃的他自己总舍不得吃,最后都落到我嘴里。我小时候在家喜欢哭,一哭哥哥他们的零食就遭殃。鬼精灵的我看看哥哥表情就知道谁手里有吃的。哥哥们真可怜,都养成了把自己分到的零嘴藏起来等我哭鼻子时拿出来逗我开心的习惯。虽然大多时候我都是假哭,不知为何,哥哥他们都不讨厌我,从小到大我都没被爸爸和哥哥们骂过,连重话都没有说过,还经常搭救被老妈收拾的我。
     最感动的事还是1993冬天,我从上海一个人乘火车回重庆,二哥怕不安全请假到火车站接我。火车那次晚了6小时,接到我的时候已近凌晨。喜剧的事二哥从怀里拿出了热粽子鸡蛋和水,他怕晚了没得卖买好捂着让我下车有热的吃。天很冷但心里暖洋洋的,虽然那时经济不宽裕舍不得住旅馆舍不得打车回家,但有哥哥陪着在车站坐到天亮也觉得安心笃定。后来上成人大学害怕微积分考不出想弃、26岁那年当厂长、30岁时跳槽当总经理,就任时缺乏底气打电话给二哥,说自己是个女的个子小学历不好专业不搭不敢去。二哥说“幺妹你没问题的,当官比当兵好,越大的官越好当,别人提拔或聘用你就证明你有能力。”我便有了底气和镇定,考到了文凭,所服务的企业都因我的加入而壮大,自己也成了同事心目中值得尊敬最没架子的领导,作为优秀管理人才引进上海。
     再后来辅助老公做生意遭遇灭顶时,很多人失去了信心劝放弃,试了很多办法眼看公司就要关门,我发短信给二哥说遇到困难要钱,他没问情况就给我汇钱,不足的隔天卖了股票也汇过来。并且给担忧的家人说:“你不管她如何,遇到这麽多困难还在坚持,没靠任何人也在上海扎根了,会好转的。”来上海出差,特地从浦东跑来浦西请我出去吃好吃的,吃完他付钱,害得我后来被在外地出差没及时赶回来的老公修理:“丢我的人,二哥大老远来看我们,作为地主还让他买单。”我白眼一番:“要你管,从小他就给我好吃的,他得管我一辈子。”老爷被我的无赖为之一时气结。
    不知道别人家的哥哥是怎么样的?我家哥哥们有了小家,依旧对我很好,估计是娶的嫂子好的缘故。特别感谢二嫂,她虽然比我大半岁,手脚麻利心直口快情商很高,不和我这个贪玩长不大懒惰的小姑计较,家里谁需要帮助她都劳心费力还入戏深,俨然我们家的维和部队,送她外号“二当家”。她以她的聪明实干在我们家竖立起好女人标杆,看她为儿子老公幸福的奔忙着知足着,我给侄女说:“其实像你二妈这样生活一辈子就很幸福。”要命的是侄女不懂得,和我一样不着调和任性,现在她还不明白太天真会吃苦头。其实,真不想她会经历我的那些历练,她那个承受能力不敢恭维。不过,谁又知道呢,说不定经过世事她比我更坚强。
     家里三哥也很传奇,从小个大但吃的不多。但就是他,长期压制自己的饭量让我们能多吃点。如果不是在一次可以敞开肚子吃饭的机会他吃得大家目瞪口呆,爸妈一直以为老三的饭量一般,看他撑的难受的样子问他平时吃那麽少干嘛一下子吃那麽多,不知饱饿。三哥说:“平时就没有吃饱过,怕吃了其他人没得吃。”一个十几岁的大小伙子正是能吃饭的时候,竟然可以面对一锅饭吃半饱就放碗。
     最淳朴老实的要算四哥,对家人掏心掏肺从不吝啬力气的人。他表达爱的方式很老套,就是买好吃做好吃的。虽然他的厨艺在我们家估计就比四嫂好点,但他总乐此不疲的要做菜给我们吃。他不喜欢上学,但是总希望我们能好好上学,很小就回家种地帮爸妈干活供我们上学,从来没有怨言和觉得自己吃亏。他农闲挣的钱都会上缴大人,妈妈偶尔会给他零用钱,他总会攒起来让正上中学的我“骗”去花。比如他总给整钱让我上街代买馒头什么的,余下的钱当跑路费。记得有次他给了50大票,让我给他买个西瓜,西瓜2元多钱剩下的钱都进了我荷包。二哥那时也喜欢偷偷给我零用钱,他们这样做主要不想妈妈知道扣我的生活费,让我多点闲钱买好吃的。
    小时候哥哥们都很节俭懂事,煮饭舀米都会抓把米放回米缸,所以家里从不会断顿。大哥第一次到永川参加统考节约饭钱买回来青苹果,那是人生第一次吃苹果,酸甜的很香。记得大哥二哥上高中实在没钱给我买零食,硬是走过九道拐山上摘茶耳朵带回来吃。实在找不到吃的,好看的也会带回来给我玩。那时,最期待哥哥们放归宿假,因为有好吃的好玩的。也许,这让我养成了给家人好友带礼物的习惯,不管是否贵重,表达的都是爱,大约想把收到小礼物的幸福感传递吧。
     写到这里,老公从千里之外打电话查饭岗:"晚餐吃了没,吃了啥?”“大哥烧的味道不错。”他很开心说:“大哥真好,知道烧饭给你吃,多吃点,你有得吃我就放心了。”又一个老怕我饿肚子总让吃东西的人,又一个会看着我吃东西问味道如何的人。老公看来天生要当我们家人,爱人的方式也是关心吃,但凡我喜欢吃的,他基本不下筷子说不想吃,等到我剩下的他又会装做勉为其难的风卷残云。我笑他傻乎乎,现在又不是缺吃的,把自己搞的惨兮兮的干嘛。老公拍了拍我的头,说你胃口不好喜欢的让你多吃点。其实他不知道,我老爱在饭菜不是很够的时候剩饭,遇到再好吃的也不会全部吃完。

   因为我知道,有一个饭量大的会来收拾残局,人要懂得分享、珍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