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花垂垂香满空

作者: 高迎春 时间: 2016-01-20 阅读: 所属栏目: 优美散文

在我的心目中,泡桐树,就是生长在鲁北平原上的“攀枝花”,因为北方所有开花的树木,没有谁比它更高大的了。先叶而开的泡桐花,轰轰烈烈,一树芬芳。近瞧像一串串紫喇叭对空而吹,远观似一团紫雾萦绕树冠,令我想起蒋溥《桐花歌》中的诗句:“桐阴瑟瑟摇微风,桐花垂垂香满空。”

初见泡桐花,发现它很像鲁北平原随处可见的地黄的花朵。小时候,我们将地黄混称为“酒壶棵”,原因可能是它的花萼为钟筒形,像壶嘴吧?地黄基生如莲,抽葶开花,那一串紫喇叭花朵,对孩子们颇有诱惑力,因为把它的花朵摘下来,吮吸蒂处,有一丝丝甜味。有时候,孩子们也将地黄肥大的根挖出来玩,不知道这根就是中药材。地黄全株密被白色长腺毛和长柔毛,因此也有人称地黄为毛地黄。当我了解到泡桐的别称除了紫花树、大果泡树、空桐木,还叫毛地黄树时,不由会心而笑了。后来才知道地黄和泡桐,竟然同为玄参科植物,难怪它们的花朵如此相像呢。

在小城安家后,紧邻的岳父种泡桐,我也种了四棵。几度春雨摇风,四株泡桐便蓬蓬勃勃地吐绿展翠了。泡桐的生命力让人感到惊讶,只二三年,便长成了碗口粗、高丈余的大树,亭亭耸立,绿柯荫宇,夏日室内仿佛装了空调般凉快。泡桐树叶,轻摇如扇大,叶跳碎珠,最能听雨。所以陆游曾说:及时小雨放桐叶。所以曾几也说:五更桐叶最佳音。家有四株泡桐,浓绿高生云外,每逢疏雨滴梦,真让我听来有点点滴滴大如盘的感觉。清早时刻,鸟鸣晨钟,外出跑步,多亏来树上栖居过夜的众鸟再三敦促呢。

十年树木,此话不假。儿子十岁时,院内的四株泡桐都已过搂粗,两边的院墙都被它挤歪了。听从岳母建议,决定将其处理掉。乘下乡工作之便,给做木器加工的李万欣厂长说了意图,他言称做组合家具,正需要这样粗的泡桐木,很快派了车和工人,刨的刨,锯的锯,只半天功夫,便把小院清理得一干二净。小院里少了四株高大的泡桐树,顿时显得光秃秃的。按市场木材价格折算,四株泡桐得款上千元。又添了些钱,换得一套精美的组合家具,现在,这套组合依然在为我的小家服务,过季被褥衣物存放其内,室内就显得格外清爽。

眼下,又是桐花垂垂香满空时节。下班后去幼儿园接孙女,特意带她去看泡桐花。树上紫花含香,树下落花铺地,孙女欢呼雀跃,或许她也感受到了泡桐花的美丽。中国古来便看重紫色,常用“紫气东来”期冀美好祥瑞。看泡桐紫花累累,我似乎明白了为什么桐树能引得象征吉祥的凤凰来了。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