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散文精选 > 情感散文 > 相爱

相爱

作者: 陈若水2016年05月17日阅读: 加载中...情感散文

爱是什么?是相濡以沫的无私奉献?还是恒久不变的相互守候?是两情相悦的款款深情?还是生离死别的肝肠寸断?年幼的我一直不理解这个问题,但是在爷爷弥留之际,我终于明白了。

爷爷和奶奶虽然平时还算和睦,但拌嘴是常有的事,因为奶奶心细爱操心,爷爷粗心又好吃。瞧,说着就拌上了。“丑老汉,你咋这倔,这炸油饼的油不好,你咋又偷吃?”“就一次么,又不是天天吃。”爷爷爱吃油饼,经常偷着买,奶奶不让,说是地沟油炸的,于是经常为此拌嘴。奶奶絮絮叨叨,长篇大论地大讲地沟油的坏处,爷爷不甘示弱,以不常吃为理由抵抗。几句之后,两人开始冷战,然后奶奶去了厨房,这事便不了了之。

岁月如梭,时光飞逝,奶奶耳不聋眼不花,却患上了心脏病,时不时跑一下医院,而对从中年起便患上糖尿病的爷爷来说,上医院更是家常便饭之事。为了彼此的身体,爷爷的“倔”似乎少了些,奶奶的唠叨也不那么频繁了。从此,我便很少再听到他们为“吃”而拌嘴了。

有几次,奶奶和爷爷一起上早市买菜,爷爷虽然身体在跟着奶奶走,可目光却总停留在卖胡辣汤的小摊那儿,正在挑菜的奶奶抬起头来,一边无奈地笑着,一边嘟囔:“这老汉,嘴又馋了。”然后拉着爷爷去那摊点儿。本以为爷爷会眉开眼笑,谁知他却眨眨眼,拦住奶奶说:“早报还未看呢,赶紧买完菜回家看报!”第二天,爷爷的早餐准会多一道——胡辣汤。

每次上医院前,奶奶总会给爷爷准备各种衣服,通常有外套两件,毛衣一件,再加一件保暖内衣。爷爷总是一边撅着嘴说瞎操心,一边按照奶奶的要求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看着爷爷和奶奶,我真是哭笑不得,但心中却是暖暖的。

爷爷的病情恶化了,躺在病床上几个月后被请出了医院。出院的那天是六月的一个早晨,阳光挥洒,万物充满生机,爷爷的脸在阳光下愈发显得惨白。他一步一步地下着台阶,用尽全身力气,可下楼梯似乎比登天还难。奶奶用力地搀扶着爷爷,耐心地等待爷爷的步伐。楼外的阳光是那么的耀眼,两个老人的背景是那么的温馨和睦。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奶奶好像是在用生命拉着爷爷的手,让他不能倒下。

回到了家,爷爷再也没有从床上下来。躺在床上的爷爷经常望着自己常日坐着的椅子,如今换作奶奶总是坐在那里。望着精神萎靡的爷爷,奶奶眼神是那样的不舍,她时不时吟着“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诗句,这是他们年轻时的情话么?窗外的夕阳温柔地望着奶奶,用淡红色的余晖轻抚她苍老的脸,她的眼角有一星泪光在闪耀。这温暖而心酸的画面便永远定格在我的心中。

不知何时,我已经泪流满面。如果爱是无私的奉献,那就是奶奶对爷爷的相濡以沫;如果爱是相互守候,那便是奶奶紧拉着爷爷的手;如果爱是款款深情,那就是奶奶对爷爷的不舍之情;如果爱是肝肠寸断,那便是奶奶眼角的泪光。只是这暮年之爱如这即将消失的夕阳一般,无限温暖,却又令人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