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散文精选 > 精美散文 > 走笔春天,邂逅未了的花事

走笔春天,邂逅未了的花事

作者: 李瑞华2016年06月23日阅读: 加载中...精美散文

清明过后是谷雨,过了这谷雨,桃花就彻底倾尽了春风,那一场灿烂的极致妖娆也已化做泥,许多的花事都尽了,枝枝梢梢收了心,安静地垂下枝头,向着低处,极致过,心,便安了。

这样的时节,桐花开了。村落四野,一串串的紫,仿佛一夜之间便绽在了高高的枝梢。那么一树,并不引人注目,淡淡的,素素的,悠然自持,从不肯以颜色媚于众,亦不肯以花香惑于心。只是开着,开得忘我,为了与春的这一场相遇,努力的,开着。

桐花,是有些孤清的。浅浅的香,高高的挂在枝头,虽是委身尘寰却又自立一隅,繁花如锦的春,不若刻意记起,该是早就忘了它的存在,到底只是寻常啊。

但是,虽然满目的姹紫疲劳了你的视觉,但是,春天毕竟是花事喧闹的季节,各种绽放也理所当然。春天最美的是什么?当然是花,经东风一吹,就悄悄绽放在枝头,像唯美的诗在春天抒情。相对于城市里的那些媚眼媚气的娇嫩来,我还是喜欢开放在乡村老家那些朴朴素素的花,那么随性,那么自然。

乡村风调雨顺的,当然少不了花花草草,只是少年不懂这些,只知道玩,等到我们成家立业,想起老家时,对这些花草的印象反倒越来越清晰起来,成为烙在心底的一帧永远鲜艳的家乡印记。每每想起,总那么鲜艳,盛放在我记忆的底片里。

老家的花也好,草也好,没有那么金贵,都是随意地开放,在田野,在小路边,在随意一个地方,都可以看到她的踪迹,这些花草开得那么随性,无拘无束的,完全没有花圃方方正正的规范,放眼望去,一片一片的,盎然着整个春天。

最先开放的是油菜花,大片的油菜花如锦缎在春天的大地上铺开。那一片金黄夺目的光泽,那弥漫在空气中沁人心脾的幽香,那蜜蜂嗡嗡耕耘在花的心蕊,那蝴蝶曼舞翩翩萦绕在娇枝,深深的吸了一口带着泥土幽香的空气,感受着这久违的自然,抛去人世间那些纷繁琐事,摘下那厚厚的面具,慢慢睁开闭着的双眼,感受着骄阳的温暖,抚摸着小草的芬芳,春风抚摸着皮肤,痒痒的柔柔的。

杏花赶早开了,花红万点,占尽春色。比起这些春天盛放的花来,这杏花多了几分娇气,多了几分妩媚,娇娇嫩嫩的,让人不忍用手触碰,唯恐伤了她的花瓣,破坏了这份娇羞和唯美。在乡下,有了这杏花点缀,就犹如农家眉清目秀的女儿,着实让人心生爱恋。离开家这么多年,总有一副画面日渐清晰:农家院里,奶奶坐在堂屋前的阳光里,花枝招展的小孙女在给奶奶梳头,在这和煦的阳光下,杏花摇曳枝头,树下一群鸡在觅食,农家的日子悠闲、温馨、舒适。

梨花开了。梨花盛放的季节,很美,很香,很甜,也很热闹。那时候乡村里已经有了走街串巷的生意人,骑着单车,手里拿着小喇叭吆喝着照相。这花开得好,母亲也喜欢,我不知道当时母亲的心情,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只知道这棵树,我们全家都喜欢,甚至左邻右舍还有因为这棵梨树而羡慕我的小伙伴。记得那天母亲把照相的领进了院子,随后还跟进了一群等着拍照的婶子大娘,乱哄哄地挤满了本来就不大的小院儿。父亲把家中仅有的两把椅子都搬了出来,摆放在那一树梨花下,然后我们小姐弟俩和父母拍了第一张全家福,当然,还有我们全家都喜欢的梨树。

老家院内靠近厕所,也有一株桃树。说来,这桃树还是我的儿时好友秋柱送给我的呢!当时他在野外挖到了一株桃树的幼苗,绿绿的,矮矮的,还带着一大疙瘩老娘土,说这样好活,并说是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因为我的生日就是3月14的,谢谢好伙伴还记得我的生日,就这样,我俩小心翼翼地把它栽在老家的院子里,精心呵护着。如今,当年的小树苗已经长大,被我们修成了一把伞状,枝头开满了鲜花。秋柱也早已远走他乡,多少年不见了。面对粉红的桃花,我忽然有了“惜春常怕花开早”的心绪。盛开的桃花,迟暮的心境,这样的面对……人生经历了30多个春夏秋冬。生命已是花期已过,绿叶成荫,果挂枝头了。人生的道路上有许多的成败得失,有许多的鲜花和泪水。有许多的像秋柱一样的朋友的鼎力相助,生命才会像桃花一样艳丽。他乡的玩伴,你,还好吗?

城市里有很多的花,纯洁清香的玉兰,开如瀑布的紫藤,迎风俏丽、楚楚有致的西府海棠,忧郁的蓝色风信子,妖媚的虞美人,沉郁的三色堇……赏花人各具情怀,徜徉其间,春天的内容丰富了,景致深了,还原了生活的底色,但我还是对老家的花事久久不能释怀……

老家的迎春花开了。每年,我都会漫步田间地头、山坡路旁,去赏慕迎春花的风姿。它清雅秀丽,虽有傲骨但却朴实无华,无论多么贫瘠的土地,它都能长得枝蔓茂盛,开得灿烂繁华。赏花归来,我索性把几枝刚吐苞的迎春花连根带土一同带回家中。培土、浇水、施肥……我精心呵护着它。几天后的清晨,淡淡的花香萦绕在卧室中。我惊喜地奔向阳台,只见迎春花在晨曦中开得正好。嫩黄、鹅黄、明黄的花苞花朵摇曳出了满屋春意,刹那间,我心中便满是明灿灿的春阳了。

枣花,也开了。只是迟了些。仿佛和春不挨边。不过确是朴素。星星点点那黄绿的花粒,淹没在叶子里,并不显眼,谁也不曾注意枣花的盛开。若摘下一些捧在手心里看,你会发现,枣花是那么的细密,小小的花瓣是精致的一体,开是一朵,落也是一朵。爱得那么完整,爱得那么踏实,一副身心全部给爱的人。不似许多的花,一瓣一瓣地落,总惹一地零乱的相思。枣花虽小,却有一个甜美的结果,真正得到这份爱的人才知道,那颗小小的心是那么倔强而坚强,骨子里,就是那铁的本质。

槐花,是我家院落里的另一种花朵,虽然不会有甜美的果子让人期待,但那花却是可以吃的。生吃,甜;熟吃,香。却有人受不了这特殊的味儿,有人偏偏特钟情这槐花独有的芬芳。怪不?这就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罢?但归根结底,槐花这种实实在在的美味,让乡亲们爱不释口。

春天在花开花落里演绎悲欢离合,聚散两依依。这些开过一春的花是有灵魂的,她们在短暂的花期里拥有一颗悲悯的花心,安慰着失意人,哪怕人生苦短,只要曾经拥有,便会生命如花。

我想,故乡的这一抹春色,这一场花事,已经深深、深深地印在我生命的日记中了,经久不会褪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