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散文精选 > 心情散文 > 2016年的第一场雪

2016年的第一场雪

作者: 东方笑笑笑2016年11月25日阅读: 加载中...心情散文

2016年的第一场雪,就这样来了。这一次,我未向她发出邀请,自然也就没有期盼。来就来吧,对于颍州来说,冬天总该有场雪的。我的故乡淮南也是。

看见雪花,是昨天午后的事了。或者说是晌午,甚至是更早些的上午。须知一场雪前,总要下些雨或冰雹,或者雨夹雪的。大约因这场雪的前戏太过于隐蔽,未让我轻易发觉罢了。因担心雪会下大,下午的面条生意没有做,自然无须再像以前那样劳碌了。但整整一下午,雪花并不大,直至黄昏时分,地上还未见白,只有车顶上覆了一层洁白。晚餐照例喝了些50度北京二锅头酒,嚼了一小袋茶干和小鱼,平儿也陪我喝了几口。因酒菜皆冷,故而将中午吃剩的面条加了加热,呼噜噜的一喝,加之酒精的刺激,很快就暖和起来,我的额头甚至还冒出了汗珠子。

晚饭过后,骑电瓶车去买了一筐鸡蛋。这时才发现雪下大了。借着路灯之光,可见纷纷扬扬的雪花大约比鹌鹑蛋大些,且密密麻麻的。回到家时,我的全身、电瓶车以及鸡蛋上都是雪花。如此雪夜,若在早年,必将去露天地里走它一走,可现在却一点兴致都没有了。只想在暖被窝里早早躺下。因平儿怕冷,便找来电热毯铺上了。而我依然睡在我以前的军用被子里。拿出手机读几首诗给平儿听,不知是我读的好,还是诗好,她听着听着便要录音。于是便用她的手机来录。连续录了近十首时,我想听听效果,但打开录音,里面的声音细若蚊吟。这是一次失败的录音。

今早用手机查看天气,才看见毅儿于昨夜十点半在QQ上给我的留言,大意是雪下大了,让我们多注意保暖。而墙角那一小块露天地里的两三个空油桶上,积雪已有三四公分,想必室外的雪一定更厚。这一夜,雪下得着实不小。给炉子换换煤,洗几遍苔干叶,搅小半桶面桨,这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及至骑电瓶车去菜市,对这今冬的第一场雪才算见其真容。

地上,树上,电线上,还有房子上,全是一片白。刚拐出巷口,车轮就开始打滑。路上已有不少积雪了。于是慢行,所有骑车的人都和我一样,甚至将两腿岔开,防止摔倒,有备无患。菜市的商贩早将各自门前的雪扫到了路中间,有一排店铺前的简易招牌集体被雪压倒了,挡在门前。吃过早饭去上班,雪又开始下了起来。所有的车和人都行动缓慢。公安局门口,有几位年轻警察正在扫雪,院子里已经很干净了,这半侧的马路也已清扫了大半。但其他扫雪的人,一路再未见着。

清河路的法国梧桐虽年轻,叶片依然青翠,但地上还是落满枯叶。清洁工人扫成一堆又一堆,然后用双手将它们捧到垃圾桶里。三蓬塔因有了白雪的点缀,自是多了些韵味。文峰公园的柳,也是绿的。但仿佛冻僵了似的,即便有些风来,也不像以前无拘无束的舞蹈了。而那文峰塔,你望或不望,它依然在那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如果不是要工作要生活,我倒想去这文峰公园里走一走,就是走到夜深人静,也毫不生厌的。但现在,只能匆匆的望她一眼,再望她一眼。

雪,一直下着。路上的行人,都成了彼此的风景。而我,正站在六楼的窗边,看到了更多风景。北望,我的目光延伸不到泉河,但能想象到那两岸的洁白。我只能看到眼前的街道,但能想象到其他街道里的平儿,在雪花儿的包围下东奔西走。我还知道,即便雪下得再大,都有无数劳动人民在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