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散文精选 > 情感散文 > 寻找年味

寻找年味

作者: 杜杰2016年11月26日阅读: 加载中...情感散文

南充火车站,我很多次在这里路过或停留,特别是在春节期间,我曾多次举起手机拍摄这里,这里的建筑,这里的车辆,这里的人和行李,这里的眼泪和低语……

记忆中,在这座城市里,似乎所有的离别都从四面八方汇集到南充火车站,无数人匆匆来,无数人匆匆去,大包小包,大人小孩,只留给南充火车站一个匆匆、混乱的背影。

都说年味儿渐淡,我倒觉得年味儿最重的地方要算火车站了,腊月二十七下午,我闲来无事,又一次将自己淹没在南充火车站站前广场的人流中,异乡打拼一年的游子重新回到了这里,还带回了一包包外地特产,行李大包碰小包,手机叮叮作响,公交车进站又出站,的士停了又走,来来往往的人脸上疲惫而期盼。

我像一团空气,被人群裹夹着,可人群又被谁裹夹着?还不是年复一年的“春运”。

我查了查资料,“春运”一词最早出现在1980年的《人民日报》,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对人员流动限制的放宽,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外出务工、求学,诸多人群集中在春节期间返乡,形成了堪称“全球罕见的人口流动”的春运。

似乎“迁徙”已是春节一种新的、固定的风俗,它俨然成为了春节后续活动的基础和前提。以前十几个小时的车程,现在高铁只要三四个小时;以前通宵排队购票,现在只需在网上一边刷票一边玩些游戏;以前拿捏在手中揣摩厚度的压岁钱,现在只需指头轻轻一点手机屏幕就看到了。时代在进步,春节的意义似乎就剩下大迁徙了,可真的是这样吗?

同事阿力在朋友圈里发了这样一段话:没有说走就走的勇气,也没有随心所欲的自由,只有不停辗转于亲情友情的饭桌酒局,醉生梦死也是一种年味;朋友圈圈趁着春节,和男朋友一起,带着父母去了云南,频繁在朋友圈里曝着美食照,还嘚瑟地说着“啥是放假该有的样子?憨吃傻睡,景美人对”;而我和女朋友,在除夕当天完成了双方父母的首次会晤,特别有仪式感;七天假期里,上庙拜佛、回乡扫墓、吃坝坝席、流转于一个又一个的饭局,疲惫得不行,在最后的一天时间里,约上了四五个发小自驾到阆中,在古城里吃了碗牛肉面,和人扮的猴哥合了个影,在高速上开着夜车,我一身轻松地对副驾上的女朋友说了句:明年春节我们找个人少的地方过吧,看星星、听海浪都行……

很多朋友在感叹年味渐失,我突然想起了一篇文章,文章说,变了的我们,还在寻找不变的年味!是的,小时候的一件过年新衣,会让你欢呼雀跃,而现在,也许只能换来你一个微笑,是年变了,还是你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