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我的月湖我的情

我的月湖我的情

作者: 张志利2017年01月04日来源: 荆州日报阅读: 加载中...抒情散文

月湖,在版图上宛若一弯新月,嵌入湖北省监利县南部尺八、柘木、三洲三个乡镇之间,故而得名。她的前身是长江主道,后来因迂回曲折,致泥沉而河涨,洪水泛滥。政府为民生计,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将河道裁弯取直。于是,这一老河道便华丽转身为新湖泊。因此,有人称之为“老江河”。这段“长江故道”,呈“牛轭”状,又名牛轭湖。

我生于斯,长于斯,对家乡的月湖,始终有着解不开的情结。

而今的月湖,虽然离开了母体长江,蜕变成了一个只有18平方公里的湖泊,但只要你身临其境,依然会感受到她形脱神未脱,精气神犹在,不失当年雄浑、豪放、浩瀚、坦荡的大美,再者就是堪与大美并存的湖泊自身的风韵美。

我喜欢月湖,那美得让人心碎的湖水,有一种阳刚阴柔之美兼备的独特风姿,让每一个见到它的人都深深地着迷,怎么也舍不得离开。

月湖的水平静得出奇。如果要看风景,水里的风景比水上的要美得多。水里的风景不时被微风漾起一丝儿涟漪,那逶迤的江堤和湖岸,便有了一丝平常察觉不到的细腻与柔情。堤岸本来是葱绿的,但是,倒影在水中又渲染了一层浅淡的蓝色,给月湖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

月湖的水纯净得出奇。无风的时候,整个湖简直就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碧玉。站在湖边,我曾经幻想着,退休后,在湖边做两间平房,再开一扇大窗,面向月湖,远离熙熙攘攘的尘世,抛开功利和浮躁,找到内心的那份宁静和自在,那该是多么惬意的诗意生活呀!

我喜欢月湖风物长新、多姿多彩的四季,每个季节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春天,清风旖旎,繁花似锦。湖面,野鸭成群,鹧鸪对鸣求偶,翠鸟展翼,白鹭觅食,鹰翔高空,燕掠水面;湖畔,油菜花黄,麦苗青葱,铺锦叠翠,连绵不绝。

夏日,牧童放牛,成群结队,下湖凫水,胆大者逐波踏浪,怯懦者拽草戏水,好不热闹。若是傍晚,泛舟湖上,沐浴落日余晖,享受徐徐吹来的清风,令人神清气爽;入夜,皓月当空,楫影摇荡,水天相映,而又顿生无限遐想。

秋季,湖面漾着轻波,在阴沉的天空下,已有烟波浩渺的味道。月湖两岸,稻香果熟,万顷良田,金浪滚滚,又是一番景致。若秋风轻拂,落叶始枯,于是候鸟骊歌高亢,翩然南归。

一到冬至,气温骤降,步入隆冬。俗话说“冬至过后,腌鱼腌肉”,在我们这里,家家户户,就开始腌制干鱼腊肉了。这时节,月湖渔场、小镇集市,便迎来了一年中最繁忙的收获分享季。人们拥挤着,挑选着,吵吵嚷嚷,喧哗声声,不绝于耳,身处其中的你,再嘈杂也不觉得烦心。

月湖四季交替、景色分明的变幻之美如诗如画。我无比喜爱月湖生态环境的原始、天然,那种毫无矫揉造作之感的原生态与自然美,让人视觉舒适、神经松弛和心情愉悦。

月湖之美还在于原生态水产品资源丰富。

这里的鱼种类多,盛产青鱼、红尾鱼、桂花鱼、武昌鱼、白鲳、翘鲌刁子等多种优质淡水鱼。在月湖人的餐桌上,鱼、虾是最常见的菜肴,喝一口鲜美香辣的鱼汤,吃一片阳干麻辣的鱼块,比做神仙都快活。月湖的水质好,不投饵,不投肥,禁止网箱养殖。原生态出产优质鱼,远销香港、韩国、日本。现在的月湖,已建成了“长江水系四大家鱼种质资源天然生态库”。每年,月湖向社会提供四大家鱼苗10万公斤,其他优质天然鱼种6.5万公斤。

听水产专家说,月湖大鱼的数量和产量是全省之最。每年30公斤以上的鱼产量,达到两万斤。因为鱼大,所以这里经常被邀参加全国或地方的水产品展览。

我在月湖边长大,月湖让我享受生命的快乐。工作之余,结伴二三,临湖采风,作赋吟诗,即景抒怀,好不畅快;披草而席地,披水而濯足,舀而饮之,甘至心也!

月湖土着人较少,大多从外地徙入。他们白手起家,饱经沧桑,组成一个庞大的群体,语音各别,习俗各异,性趣相差,夹杂而处,纠结、渗透、融合,颇具包容之心。

从湖边走过,带着浩淼的烟波,氤氲的雾霭,欸乃的桨声,还有湖水深处埋藏的历史。

据史料记载,在长江流经洞庭湖的唐宋时期,月湖只是洞庭湖的一部分。到了元末,荆河所挟之泥沙,悉入洞庭,淤泥累积成滩,形成了若干块较高湿地。明初,大批从江西、河南的难民逃难来到了这“千里为虚”、“荆棘没人”的荒凉之境,他们绾草为记,插标为业,打鱼为生。他们就是现在的月湖人的祖先。

在月湖两畔,我们能依稀搜寻到先祖们用来抵御洪水的一段段残垣。几百年的风雨剥蚀,落在你眼里,它只能是算小坝甚至田埂。每到汛期,长江水位上涨,江水便跨过形同虚设的围堤,直奔垸内,垸内水便汪洋肆恣。待洪水依依不舍地离去,月湖人便候鸟般返回栖过的小巢,又开始“重整河山待后生”。年复一年,月湖就这样夏水冬陆,周而复始。

自明万历首辅张居正奉旨来荆江围垸修堤,月湖人与水的争斗便旷日持久,可歌可泣。清晰记得,1998年6月,为了抵御百年未遇的洪水,月湖人与抗洪官兵在长江大堤一线严防死守,历时两个多月,唱响了令人荡气回肠的抗洪壮歌。水涨一寸,堤高一尺,寸步不让,坚守着自己家园。

如今的湖乡,经年整饬,再也没有洪灾的侵扰。大片农田,由渠网切分,被树木隔离,任道路牵引,方块状,棋盘状,平整如砥。这里沃野平畴,物产丰饶,生长着水稻、棉花、高粱和瓜菜。但最多的还是鱼,浩淼的月湖,齐整毗连的精养鱼池,纵横交错的大渠小沟,滋养着种类繁多的鱼。

朋友,当你走进湖乡,炊烟袅袅,如轻纱、飘带、梦幻般萦绕村庄,轻拂树梢,你会觉得这儿是多么美丽神奇的地方!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是喝月湖水长大的。月湖人淳朴善良、勤劳智慧的优良品质,给予我受益不尽的丰富营养。那镌刻在家乡发展史里的青春年华、月湖人同舟共济抗洪自救迎来的成功快乐,以及与他们艰苦奋斗、并肩打拼凝成的深厚友谊,永远是我人生的宝贵财富。

月湖有我人生的起点、成长的足迹、前行的动力和无限的期冀。一个人能降生在这样一片土地上,哪怕一辈子当个农民,也有一种优越感。

今生今世我是断断离不开我的家乡了,即使有一天错误地离开了,也会在某一天正确地归来!因为我有着浓厚的月湖情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