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散文精选 > 情感散文 > 老屋的小燕子

老屋的小燕子

作者: 胡人伟2017年01月06日来源: 荆州日报阅读: 加载中...情感散文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

每当听到天真活泼的小朋友们唱起《小燕子》的儿歌,我就想起故乡,想起在故乡老屋的房梁上筑巢的小燕子。

这些在农家梁上和檐下营巢的燕子属于家燕。家燕在燕子家族中体型最为小巧,与人类最为亲近。它们择屋而居,自古以来,人们也乐于让燕子在家中筑巢,生儿育女,将此引为吉祥有福之事。

“年年此时燕归来”。春暖花开之时,思乡念旧的燕子便以娇小的身躯投入千万里的漫漫归程。它们飞过一带带莽苍的山水,飞过一片片空灵的蓝天,千难万险挡不住回归的脚步,只为一个必须信守的约定,只为一方物阜民丰的故土。终于看见故乡就在脚下,骀荡的春风已在它们翅下撒欢,万条柔和的柳丝已在久远的岸边守候,旧日的屋檐下依然是一张张熟悉的笑脸。那一天,我们全家老少都喜上眉梢,翘首以盼;房前屋后一树树粉红的桃花、雪白的李花,田野上大片大片金黄的油菜花,一齐张开灿烂的笑脸;母亲河岸飘拂的垂柳一齐舞动婀娜的腰肢,欢迎久别的小燕子归来。贵如油的春雨也毫不吝啬地下起来,为小燕子洗尘。小燕子双双在微雨中穿花拂柳,翩然翻飞,衔着春天的吉祥,衔着新年的祝福,熟稔地飞到老屋门前,飞进堂屋,在梁上稍息一会后又飞出,盘旋在屋前的稻场上空。整个过程就像是在完成一个庄严的仪式。是的,只有完成了这个仪式,老家的春天才真正完整。目睹小燕子回归的一幕,我由衷地钦佩小燕子不畏千山万水阻隔往返迁飞的勇气和毅力,钦佩它们惊人的记忆力,更感激它们“栖息数年情已厚,营巢争肯傍他檐”的热爱故土、不忘故交的深情。

燕子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修筑燕巢。父亲很早就在老屋的横梁上钉了两根长钉子,并在钉子上面放了一片小瓦,这样,就更方便燕子做巢。门前河岸松软粘稠的融泥和草茎就地提供了做燕巢的上好材料。燕巢是由燕子将衔来的融泥和草茎用唾液一粒粒一层层粘结垒积而成,内里再铺些细软的羽毛、布片、杂草等,形状犹如一只饭碗。那段时间,我看见小燕子不辞劳苦,一次次地往返衔泥,一次次地精心雕琢。累了,它们就在母亲系在门前的晾衣绳上歇歇脚,或在岸边随风摆动的柳枝上打会儿盹。经过小燕子的不懈努力,没多久,一个崭新的燕巢就出现在我家堂屋的梁上。小燕子欢快地飞舞着、啁啾着,庆祝它们的胜利;我也情不自禁地为小燕子顺利完成精美的杰作而“喜大普奔”。看着新筑的燕巢,我感触良多:它是小燕子汗水和心血,毅力和智慧的结晶啊!小燕子堪称了不起的建筑师,而它用唾液甚至鲜血粘泥结草,“巢前滴血成红”的行为更令我动容。

小燕子夫妇建好安乐窝,就要生儿育女啦!燕子每年繁殖两窝。燕子繁殖是由燕妈妈产卵,夫妇俩共同孵卵,半个月左右幼鸟就会出壳,仍由夫妇俩共同觅食饲喂,饲喂20天,雏燕就能试飞,再饲喂一星期,雏燕就可以跟着爸妈活动,自己取食了。雏燕试飞燕子爸妈可是格外小心、慎之又慎的,但也有出意外的时候,我就见到过一次。那是70年代初的一天上午,一只欲飞的雏燕离巢后就跌落在堂屋的饭桌上,“咝咝”地挣扎着想飞起却不能。我和妹妹忙不迭地把雏燕从桌上抢起,仔细的抚摩它的身子腿骨,看有没有摔伤。还好,因不是直接坠地,并无大碍。我们给它擦了一些治跌打伤的药膏后,将其送回巢中。落下的雏燕确实安然无恙,一段时间后,我就看见它在门前姿态优雅地翻飞自如了。感谢虚惊一场的雏燕给了我一次零距离亲密接触小燕子的机会,让我至今记忆犹新。雏燕渐渐长大,燕子爸妈感到无比欣慰,它们一家生活其乐融融,我常听见它们在梁间呢喃,呢喃声声,传递的是爱,是温暖和希望,韵味无穷,令人陶然。

燕子爸妈添丁增口,一大家子的生活,想来多少应有些许艰辛,多少也有一些烦恼,可再多的生活苦衷似乎都在呢喃中淡然,都在飞翔中逝去。让我感觉到它们的生活依然是那样洒脱,那样快乐,那样充满诗意。它们可以将最普通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打点成琴棋书画诗酒花的艺术。它们以门前的稻场和母亲河上空为舞台,以蓝天和碧水为背景,表演出一幕幕精彩的经典的活剧:在春水微澜的母亲河上,它们时而俯冲掠水,让飞翔的阵风扇起几抹浅浅的涟漪,用剪刀似的翅膀划出道道明亮的波痕;时而升腾凌空,或一燕啸傲,或双燕翩跹,或群燕曼舞,轻盈灵动,精妙绝伦,在故乡的天空抒写着唯美的诗句,和唐诗宋词中的不朽名句一样星光闪耀。它们喜欢微风细雨,在风雨中翩飞得更有兴致,所以留下的总是和古诗词中“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一样美好的形象。它们休闲时也表现不俗,或是站在母亲的晾衣绳上,一站就站出秀气的工笔;或是在飘动的柳枝上荡秋千,一荡就荡出优雅的倩影。连捕食昆虫都饶有趣意——边飞行边张嘴边将飞虫迎入口内,多么的气定神闲,食物和捕食者配合得又是多么的默契!

老屋的小燕子,是一首美丽的抒情诗。有了小燕子,我们在春天多了憧憬,在冬天多了怀想。受小燕子的感染,在艰苦年代成长的我也感觉生活中增加了几分诗意的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