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散文精选 > 写景散文 > 静静的东荆河

静静的东荆河

作者: 谢均焱2017年01月06日来源: 荆州日报阅读: 加载中...写景散文

作为土生土长的东荆河人,对东荆河的风景习以为常,说不出她的美感与独特来,正如苏轼所言:“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但这次七月初的一次采风,还是让我重新梳理了一下儿时的记忆,重新审视了我的母亲河——东荆河。她是汉水最大的支流,形似巨龙,堤如长城,逶迤连绵,宽广雄伟。横穿江汉平原,绿了两岸,润了田野,疏了洪水,护了家园。

儿时的东荆河,是沿岸乡镇货物进出的重要通道。一旦进入洪水季节,或是汉水下泄,或是长江倒灌,东荆河便涨水数十米,那些装满货物的木船,扬起高高的风帆,逆水而上。远远望去,就像一片片巨大的树叶,在灰蒙蒙的天空下,漂浮在堤坝后面,令我们忍不住要跑上堤去看个究竟。跟着那些光着膀子的纤夫,自己不由得也拿出吃奶的力气,暗暗使劲。随着缓慢移动的船只,一步一步地挪到新沟嘴码头,方才恋恋不舍地回家。

到了枯水季节,东荆河又成了我们顽童的乐园。少年们一个个光着屁股,在河水里打闹嬉笑。稍大一点的伙伴,号召着要比赛,看谁先游到对岸,谁就是英雄。

河面看似不宽,河水也不深,可是一旦入水,往对岸望去,竟看不到边。我心虚胆怯,往往游到一半就折转回游,终究成不了英雄。

大堤内外的防浪林,却是我一显身手的地方。无论是此起彼伏欢叫着的知了,还是高挂树梢的灰喜鹊窝,我总能像猴子一样,敏捷地爬上树去,捉它一大把。特别是那毛茸茸的小鸟,捧在手里,还张着嫩黄嫩黄的小嘴巴,吱吱地叫着,讨要虫吃,很是可爱。那些小伙伴追着我,央求着我把小鸟给他们,这时的我,才真正地成了孩儿王。

那时的防护林,都是柳树(不知何故,我们当地人竟然把柳树叫杨树)。这些柳树高大而茂盛,夹岸数百公里,绵延不断。无论有多大的洪水,多大的浪头,在防护林这道屏障面前,都会化为乌有,变得风平浪静。

防护林的存在,不仅保护了大堤的安全,也极大地净化了自然界空气。你走在大堤上,或是柳树林里,一股清新的空气,带有香甜的味道,扑鼻而来,沁人心腑。柳树林又是一道绿色长廊,人们或上街赶集,或走村串户,都喜欢往柳树林里走。无论多么酷热,这片树林都能给你带来凉爽,如春天般的舒适宜人。

由于现代交通运输的发达,东荆河早已失去了漕运的功能。防洪闸的修建,也有效地节制了肆意泛滥的洪水。东荆河便像一位功成身退的老人,静静地躺卧在荆楚大地,舒缓地流淌,修生养息,宁静而安详。

正是因为这一点,东荆河才成为一条少有污染的河流。她清澈得可见鱼儿悠闲地游摆、明透得可见水草如风吹般摇曳、柔软得像一条平铺的玉带在滑动。沙子中的少量金粒,在太阳的照射下,闪着黄灿灿的光。偶尔一阵清风吹来,河面波光粼粼,如梦似幻。打渔的人,荡起双桨,撒下一片片大网,激起一层层涟漪,何其乐也。

如果你有兴趣,或驾车,或泛舟,从东荆河源头潜江龙头拐起,顺流而下,至武汉市汉南区三合垸直通长江口,连绵曲长170多公里,你看不见河道内有一处工厂和一户农舍,更不见有任何污水注入。那两岸的绿呀,碧翠欲滴;那一江的水呀,明亮如镜;那无垠的天啊,明丽辽远。牛羊悠闲地啃着草、渔民欢快地撒着网、农民默然地种着地。没有鸡叫、没有狗吠,没有喧嚣的机器声,更没有城市里的车龙马水。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祥和安宁!

东荆河,一条悠闲的河,一条静静流淌的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