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散文精选 > 短篇散文 > 列表

短篇散文

  • 纪实小说 她

    她身材娇小柔弱。尚处婴儿阶段,不幸就降临在这个苦命的孩子身上,出生不久,母亲就丢下襁褓中的她和其他大大小小的一家九口,去了另外一个世界。这个有着八个孩子的家,所...

  • 你能亲我一下吗?

    某战地医院救护室。 当他一睁开眼睛,就看见女护士黑眼睛里闪着晶莹的泪花和笑意。 他昏睡了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以来他一直在恍恍惚惚,梦幻般的世界里漫游。昏迷之中有时他...

  • 归来的陌生人

    归来的陌生人 文/王立红 村口有两颗老榆树,两棵树的距离约有一米左右,奇怪的是,在离地面三米高的地方,两棵树开始交叉拥抱,树叶和枝桠都长在了一起,枝繁叶茂,互相融...

  • 转变

    罗老师非常生气,因为薛小宝又没交作业.这个薛小宝真是讨厌,从一年级开始就调皮捣蛋,不知给我惹了多少祸端,现在都四年级了,脾性非但没改一点,还变本加厉地欠起作业来了,太过...

  • 冼夫人

    冼夫人 文/王立红 我是一块石头。 我在乱石碓里埋藏了千年。 我的外表丑陋粗俗,没有人会注意我,会看我一眼。 可我心是高傲的,我在等待,等待我高傲的主人,不同凡响的主...

  • 咪咪

    咪咪长得很漂亮,有多漂亮呢?打个比方吧,一群蝴蝶飞过,见了咪咪,都忍不住要回头。 咪咪天生一副好看的粉薄脸,有多粉薄呢?举个例子吧,有一次刮大风,咪咪的脸都被吹...

  • 幸福的定义

    曼灵无疑是个极有风致的女人,当曼灵推开街角的这家咖啡店的门有些慌乱又夹带些矜持向靠窗座位张望时,已经坐了一会儿的潮生不禁暗自吃了一惊,顺便给曼灵下了这最初的定义...

  • 单位

    正如人们所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我的单位不大,百十来号人。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就对人对事有着不尽相同的态度和看法。 那天,在推选市劳动模范的职工大会上,局长慷慨...

  • 深情

    我出生的鄂南地区,山高林密,各类野兽世代扎驻在深山之中,紧挨山边的庄稼跟着常遭罪,各村成立的护农小组中,父亲年轻时候就是其中的一位铳手。《槍支管理法》实施后,父...

  • 意外事件(二)

    意外事件 上课铃响,我精神抖擞地走进教室,为了今天的这节课,我精心准备了很长时间,还制作了精美的幻灯片,以期带给学生最好的感受。 在学生齐读课文的时候,我发现教室...

  • 绯闻

    石燕是某公司行政助理,容貌姣好,身段惹火。惜自视过高标梅已过,下班后留连酒肆,排解长夜寂寞。多次恋爱失败,对异性追求已乏信心,杯中浓冽酒香,把她完全俘虏,自愿对...

  • 冬冷碎童心

    凄冷冬夜,寒风飒飒,被强撼树影无奈参差,像蠢蠢欲动幢幢魑魅,逗引墨尔本星月渐淡皓亮。这栋廉价公寓,人迹已绝。数丛乱草乏力摇摆,寥寥花榭是枯干残相,只昏黄街灯把温...

  • 成 长

    成 长 阳光明媚。罗兰迈着轻快的步子走进学校,心情就像这阳光一样明媚灿烂。参加工作七年了,初中语文已经整整教了两轮,原本就文学底蕴深厚的她经过这几年的历练已基本摸...

  • 艳*照

    韩局长在办公室里收到了一封匿名信,打开信里边装着一张艳*照,照片里房间似曾相识,一男一女在床上光着身子,动作难度系数还不低。 那女的肌肤雪白,背对着镜头看不到脸。...

  • 村里有个女人叫小芳

    刚子一进村就听见风言风语,那个叫小芳的寡妇想再嫁,可是条件却离奇。 刚子知道小芳是工友强子的媳妇。两年前,他和强子在一起建楼,是钢筋工。高高的楼外沿是保险网,他...

  • 告 密

    告 密 赵飞来到办公室,心中疑惑着不知胡老师找他什么事。胡老师开口了:赵飞啊,你最近是不是做了一名学生不该做的事啊? 不该做的事,难道。。。。。。赵飞脑子飞快的转...

  • 偷情的女人

    其美鬼鬼祟祟地走近我身边,悄悄地对我耳语:“你听说没有啊?迎春妈和老杨偷情又被她丈夫当场抓到了,现在还吊在树上打呢,多少人去看热闹哦。” 我听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 减肥代价

    天还未亮﹐崔政明的太太又在镜前鬼嚷着。 “天呀﹗太可怕了﹐我好像又胖了。老公﹐你快起来帮我看看﹗” 正在梦中数着马币钞票的政明似乎隐约听到妻子的催促。 “啪﹗” “...

  • 五座坟茔

    没想到,有一种特别复杂的纠结,在事过三十年后还让我没有法解脱。 按照这里的风俗,冬至扫墓可以安排在前三天后四天,称其为“前三后四”。今年满了八十岁的母亲说了,要...

  • 篮里的鸡蛋

    她决定头也不回的走入候机楼。只有那样,才能完全将过去的一切抛到脑后,不再记起。 选了一个寂静的角落,从背包里拿出精装本小说,准备将自己投入故事的情节里,这一向是...

  • 二奶

    “听说隔壁刚搬来不久的女人,是个二奶。”陈太很自信的说。 “何以见得?”黄太不相信的问。 “妳有没有见到她的先生经常在家?她的先生打扮斯文,一个月才来住两三天,然...

  • 母与子

    母与子 【楔子】 多年前看过一部电影《楢山节考》,叙述古时日本某村,因为土地贫瘠,缺少粮食,有个习俗:失去耕作力的老人,到一定时候,由年轻人背上荒山,有的人家会带...

  • 化妆~卸妆

    化装﹐是为了脱离原本自认为土气的自己﹐然后企图把虚伪与现实共融﹔卸妆﹐只是再次剥落一天对外抗战后的极度疲惫﹐矛盾的急于亲近平凡。 生活﹐一直就是这样。 一张脸﹐伪...

  • 只想有个自己的家

    中午的太阳﹐酷热得足以烧烤四季如夏的大马。 气象台预测这种折磨人的热浪还得持续到六月份﹐甚至更久。 走出冷冷空调的办公室﹐陈泓就像在外忙碌奔波的人们一样﹐背着厚重...

  • 树和花

    (01) 很久以前,树和花生活在同一片树林中。狂风暴雨之中,树为花遮风避雨;万籁俱静之后,花则牺牲自己,化作肥土,滋养树木。我居住的地方离它们很近。我一直安静的在...

  • 得失之间

    陈子平习惯性的把车停在屋前路旁﹐等妻子关好栅门,能从容上车。 突然﹐一辆外国进口的房车往子平暂时停泊的位置急速冲来﹐吓得子平赶紧将车子驾进一点﹐千钧一发间﹐那辆...

  • 悍妇

    她是村里有名的悍妇。 单看她的长相,你就发怵。身材很高挑,将近一米七,但是细瘦的可怕。好像是面馆里刀削面的刀削成的,没有凹凸的轮廓,有的只是一种芦柴棒的质感。那...

  • 长裙

    一 读完了高二,家里便想办法把我转入了一所服装职高。当时好象有不少像我这样眼见升学无望的普高生中途转入职高。在服装职高,我意外地遇到了两个初中时的同学,关贻和段...

  • 星星的眼泪

    星星的眼泪 一 朵朵最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夜里总是做恶梦,梦中有一只长得十分丑陋的恶鬼纠缠着她。 朵朵开始害怕黑夜,黑夜太漫长了。恶梦断了还会续上,恶鬼对她...

  • 遭遇幸福

    朦胧中雨燕快进入梦乡,“叮咚”一声,原是手机的短信,今天的日子不同寻常,一是“菲特”来袭,大雨倾盆,情况多变;二是自己的婚期将到,或许会发生什么。 摸索到开关“...

  • 世事难全

    吴全的原名不叫吴全,叫吴忧。 吴忧,就是一世无忧的意思了,家里长辈给起的,他出生那会儿也算是家中瞩目的孩子。不过除了出生证明和户口本上明明朗朗的写着“吴忧”两个...

  • 离婚协议

    离!奶奶气势汹汹,丝丝银发都站立起来。 离就离!谁离开谁不能活呀!爷爷慢条斯理,顺手捡起茶几上的报纸。 好哇!你早就有预谋了是不是?你巴不得早点儿甩开我这个黄脸婆...

  • 傻小子学害怕

    有位父亲,膝下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聪明伶俐,遇事都能应付自如;小儿子呢,却呆头呆脑,啥也不懂,还啥也不学,人们看见他时都异口同声地说:他父亲为他得操多少心哪!  ...

  • 就那么一回事儿

    如果不是这次旅游,我不仅没有机会领略南方的特色,也没有机会接触黄导。他是我们旅游团的当地导游,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让大伙这样称呼他,口气里带着自信又自满的味...

  • 买衣服

    英子今天没有加班,回来得比平时早。 她回到家,强子已经在既是厨房又是住宿的出租屋里开始准备晚饭了,他们一家三口的幸福之家,就是现今特别流行的叫法——典型的蜗居, ...

  • 工地晨景

    天已经亮了。几声混凝土泵车的鸣笛惊醒了梦境中的英子。英子恨的牙痒痒的,心里诅咒着这该死的喇叭声。她象往常一样懒得睁开眼睛,伸了一个懒腰,像鱼儿一样敏捷的翻转身来...

  • 也是故事

    也是故事 (一) 你坐在缝衣机旁快二小时了,因为机车的底线有问题,老是把缝纹抽得绉绉地。你把它剪掉,然后又再缝,可问题还是不断地发生。无奈何,你望着我求助: “刘...

  • 爱你、

    爱哪是你能比对的! 飒飒、、 我、喜、欢、你她红着脸,发丝微微被风扬起,眼睛盯着他、 哦,是么、他有些坏笑、 额。女孩看了躲在草丛里的两位女生,其中一位摇了摇什么,...

  • 王货郎子

    小伙伴们喊着跳着往家里跑,“王货郎子来了!王货郎子来了!” 一位白胡子老头,从屯东头火红的太阳光润中走来,摇着拨浪鼓,一阵叮叮噹噹铃声响后,在屯子中间停下了,几...

  • 你是我的一棵大树(大结局)

    五 “喂,李经理,这是谁啊?也不给介绍介绍。”正当他们一家四口刚坐下来,准备吃饭时。一个年轻的女人摇晃着身子,飘飘地来到了铁蛋一家的桌前。 “哎,是小燕啊,我给你...

  • 卖牛(闪小说)

    卖牛(闪小说) 本文获2013年泰华闪小说有奖征文比赛冠军 几年前,乃仑买了一头小公牛,每天一早,就牵着到田头田尾吃青草。小牛一天天长大, 强悍得像一头笨重的大象;乃...

  • 屠鳄

    本文获「黔台杯第二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赛」三等奖 前年,泰国发生了特大水灾,乃岛家的水牛被淹死,妻子为搭救小女儿格玛的脱险,自己却被洪水冲走了。 乃岛对着墙壁上挂...

  • 你是我的一棵大树(四)

    四 美丽经过认真的考虑,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于是两家按照农村的风俗,铁蛋家找人来说媒提亲把亲戚们都叫到一起,喝定亲酒,热热闹闹地就算是把这门亲事定了下来。铁蛋也...

  • 村长不在家

    村长周大旺在办公室里,正和几位村干部研究着村办企业的事情,电话铃声疾风骤雨般地响了起来。 他抬起头来看来看闹心的电话,皱了皱眉。这时,村长助理小柳已经接了电话。...

  • 摔碎的梦

    人人都有一个梦,孟之美也不例外。正值青春妙龄的她暗暗对自己发誓: 今生一定要找个称心如意的帅老公! 不久,通过本市一位有名的红娘牵线搭桥,孟之美认识了一位小伙子,...

  • 你是我的一棵大树(三)

    三 “爹!”美丽出了校门就看到了自己的爹,欢快地向爹跑来。老刘看到闺女,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闺女,你看看这个人是谁?”老刘见姑娘到了眼前,指了指旁边的铁蛋。美...

  • 故事固始

    -----今天昨天明天,各种各样的日子,他们好或坏,都是我们生活的组成部分。 我开始忘记有多久没有坐在电脑前敲着键盘写着东西,自从两年前来到这个地方之后,手机好像就成...

  • 第四次

    今天再进去,那就是第四次了! 木凡感冒了。刚开始没怎么在意,后来慢慢加重了,再后来就有点扛不住了。头疼,咳嗽,流鼻涕一起袭来。朋友们也急了,都劝他去校医院看看。 ...

  • 你是我的一棵大树(二)

    二 生产路上流动着一道美丽的风景:一个黑壮的年轻小伙骑着一辆女式自行车,带着一个年轻的姑娘,飞驰在杨树林立的生产路上。他们一进村,就被村里的几个年轻的小媳妇们看...

  • 他是你朋友

    志朋安静地坐在图书馆的自习室,欣赏着众人追捧的小说名著,完全沉浸在故事当中。这时电话响了,是文涛打来的。急匆匆讲了几句,让他赶快过去,好像事情十万火急。挂完电话...

  • 微弱的冷风

    终于挤进了候车厅,轩稍微缓了口气。 可是,眼前这片汪洋人海,让他又觉得很不自在。放眼四周,连个座位都没有,又是大热天,这么傻站着累不死也热死了。他拿起行李,开始...

  • 你是我的一棵大树(一)

    一 再过一星期老公就要回来了,美丽满心的欢喜。她已经三个月的时间没有见到自己的老公了,内心里的激动和渴望是可以想像的。为了给自己的老公一个好印象,她先是到商场为...

  • 海之森1

    第一次见到那个人,是在我第一次来到这个海边的城市,第一次被丢弃在黑色的海潮中,第一次渡过一个陌生的生日,第一次感到那么无助的悲伤,第一次我找回了心跳,第一次我看...

  • 不只是遇见

    也许这只是一个故事,也许并不只是个故事。 她和他的遇见,一件衬衫的距离,扯不清的温度。 看着窗外不断上演着送别的篇章,幸亏买了茶座票提前上了火车,否则还不知道多费...

  • 啊 牡丹

    想来那应是八九年前的事,那时,小米还很年轻,在一所不大的学校做老师,学校座落在火车站附近,校门外几米远的地方便是火车轨道,常可听见火车轮子撞击轨道的有节奏的沉闷...

  • 百字小说19题

    1、《轮回》 / 林芳萍 辉煌对东升说:“快趴下,让俺骑马!” 东升不服气:“凭啥让俺当马?” 辉煌高傲地说:“凭啥?凭你爸是俺爸的打工仔!” 若干年后,东升坐在豪华老...

  • 【心灵感应】

    这个神经病很让人恶心。她叫韩雨真。 她披一件缝补的花花绿绿的长袍,腰间系一根草绳,脚下趿拉着一双看不出摸样的胶鞋,一年四季从不更换。身上散发出一种恶臭。一般人见...

  • 时间都去哪儿了

    时间真是个残酷的暴君,有时候它毫不留情的在我们脸上画下斑驳皱痕,有时候又似柔情似水的少女,不离不弃的陪伴在我们身前身后。 《一》 那一年青青还不到一岁,还是个嗷嗷...

  • 黑心褓姆

    黑心褓姆 铃……铃……铃……当电话玲声响起的时候,筱玲正在和丈夫儿女吃晚饭,靠近电话旁边坐的她连忙把筷子放下,拿起了话筒,刚说了一声: 「喂!」 话筒那边立刻传来...

  • 典型丈夫

    李良是一名货车司机,人品好很有责任心,在家庭是一位典型丈夫,是两个儿女的模范爸爸,是一个幸福家庭,每星期都会出差一次运载菜蔬到B埠分发,每次都在外逗留一晚隔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