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散文精选 > 情感散文 > 列表

情感散文

  • 童老师

    老家油菜花结籽的时候,清明节也就到了。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日各纷然(宋高翥《清明》)。每年4月4日前后,我们兄弟仨都会听从父亲的吩咐和嘱托,带些祭祀品回老家去祭...

  • 眼前春光里

    我一直把多年前的一次午睡当成是我跟童老师的第一次见面。 那是二十多年前了,正值初秋,我居然梦到了铺天盖地的茫茫大雪,雪把整个世界都耀白了,我则在洁白的雪地上漫无...

  • 祖先礼拜日

    清明,这是一个多么美丽的日子!不似仲春时节的热闹排场,也不似暮春时节的凌乱感伤,这个日子如此的清新明亮。近处,桃红李白或含苞或绽放;远处,乳燕声声,呢喃穿梭于柳...

  • 乡村记忆打湿我的眼睛

    当一阵阵春风拂到面颊上,暖融融的春阳梳妆着嫩绿的小草,光秃秃的树枝上萌动出翠珠新芽,声声春雷惊醒了漫山遍野的野花,清明也就在浑然不觉间悄然而至了。 清明,这是一...

  • 紫云英

    幼时放牛,乡邻最怕你牵牛去食他的嫩庄稼,骂起人来会毫不留情面。但若是牛偷食了当时遍野的草籽花时,乡邻却是放任不管的,可祖父却又要责骂了,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

  • 姑从深山沟嫁到省城,我依稀记得。后来爷爷奶奶前后脚病故,姑姑姑父奔丧,见他俩吃饭捡小碗,像猫叼,几口就抹嘴:饱了,饱了。我心里才有了他们的模样。 转眼十来年过去...

  • 小鸟的天空

    当得知外甥女琪琪中考只考到四百多分、并自作主张地报了护校专业时,我大跌眼镜,当晚就去了琪琪家。琪琪是我大姐的女儿,她们一家还租住在郊区的屋子里,除了逢年过节,平...

  •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又快到教师节了,近来常常想起小学老师王文贤。王老师是本村人,从民办教师到国办教师,一干就是30多年。村里很多家庭,从父亲到孩子都是王老师的学生。而我,是他众多弟子...

  • 乡村教师那些年

    1989年秋天,我师范毕业,被分配到一所乡镇中学。和我一同去的还有姓吴的姑娘,我们是当时那所学校仅有的两位女教师。 紧接着冬天就来了。那时别说暖气,连蜂窝煤球都没有...

  • 月光·火光·泪光

    中秋佳节,是中华民族传统的节日,是家家户户团聚的日子。每到这天我特别思念外祖父侯年兴烈士。一轮明月,熠熠清辉,我手捧一杯水酒,轻轻地酹在黄土地上,以此遥祭为国捐...

  • 感恩的心

    我是清河的儿子,请接受我的一拜。这是已经76岁高龄的石祥在个人作品展演会的舞台上,用颤抖的声音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当他努力地弯下高大而苍老的身躯,向剧场内的观众深情...

  • 那风,皱了仓桥夜

    那天,我在绍兴。下班后,有同事相约,就随便找了家饭馆,全且小聚。大家在一起喝得尽兴,酒毕,其他人都散了,看看天色还不晚,就借着微微酒意,想出去随便走走。 顺着马...

  • 致回忆

    向晚漫步,恰逢微雨,心里掠过一丝犹豫,不知一会儿这微雨是否就会失去耐心,变成缠绵的小雨,然后是中雨而心不愿停下,脚步也不想回家,难舍雨中情境,既然难得遇到,我选...

  • 梅是雪的心

    梅花向来不自卑,她是自信的,通常以乐观者的姿态站在寒冬里,不离不弃地依偎在大地母亲的怀抱,生长在泥土中,绽放着自己的花瓣,散发着自己的芳香,不忧亦不惧。因此,在...

  • 站在冬天的门槛

    立冬日,水始冰,地始冻。秋天走了,走得那么庄严;冬天来了,来得那样轻松。直到这时,才真正感到秋天静静地飘逝于秋风与朔风抵掌相接而又紧密交融的立冬之日。也正是从这...

  • 平顶房的突破

    我们的祖先自从树上下来,掘地为穴,房屋便作为人类生活的包装,就有了缓慢然而巨大的变化,并且,形式和内容往往一致,相应变化。房屋建筑形式又因地形、地域、气候、历史...

  • 寻常的蒲草

    乡下的泽塘边,遍生着一种水草,乡下人称之为蒲草,它还有另一个好听的名字叫香蒲。不管称蒲草还是叫香蒲,在乡下生活过的我,一点都不陌生。其实,它就是长在水边极寻常的...

  • 那些失去的,那些留下的

    二十年前,父亲还在,年过半百的他还像个文艺青年一样喜欢散文和诗歌。 二十年前,还没有现在流行的网络自媒体,没有微信手机报,几乎每个单位都有一个朴素的图书室。 每天...

  • 锤布石

    我小时候家里不可或缺的家伙什,我们家的锤布石还是做石匠的姨夫给我们特意定制的,它是一个长约40公分、宽约25公分,厚约20公分的长方体青石石块,上平面平缓光润,中间略...

  • 十八块补丁

    公交车上,一位妙龄女郎的大衣格外引人瞩目。我悄悄数着,足足有二十多个破洞。这让我想起自己也在这个年龄时穿的一件打了十八块补丁的蓝色上衣。 我在家排行老四,家境不...

  • 岁月的痕迹

    如果说四十不惑是人生历程的一个重要节点,那么此后漫长的人际旅程,我设想,不惑只是起点而已,真正的人生历练和人性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一直体况不佳的父亲在去年冬天出...

  • 粉饰

    一 那时,我还年轻。 和许多刚从农村到城市的女孩一样,不懂得梳妆打扮,整天素面朝天,清汤挂面一样,甭说胭脂粉彩,就是连一块钱的擦脸油都几乎没有用过。 那时,只知道...

  • 一个小布包

    我在大同县四中上高中时,也是家里境遇最差的几年。姐姐和大哥相继结婚成家在外居住,二哥在宣化参军,家中仅剩下父亲和爷爷。爷爷长年卧病在床,父亲既要干农活,还要做饭...

  • 家乡问树

    我是在去年秋天一个不经意的时候再次见到这棵老树的。三十年前初次见到它的时候,它就在府前街的南侧,枯枝朽干,行将暮年。这次见到它却让我有点惊讶:腰身粗壮,枝杈横弋...

  • 小径深处

    独自行走在树林的幽静被几声虫声、鸟声肆意地放大。日月穿梭,我为什么去管?莺飞草长,我为什么去管?风雨雷电,我为什么去管?我要排除所有的杂念,聆听心语。我要重新打...

  • 过年

    儿时对过年除夕夜的那种无限期盼早已成为过往。令人兴奋到睡不着觉的新衣服、新鞋子、年糕和饺子,早就进入寻常人家的日常生活。年轮的飞速转动还意味着青春不再,美好年华...

  • 归期亦有期

    那些天曾接到一个电话,至今忆起,心头犹有暖流。 那是暑假之前的一节课间,鹏弟的电话。他声音并不太响亮,甚至还有点吞吐:姐,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跟你说声,忙完这阵...

  • 乡下的年

    只要听到年的脚步,感受到年的气息,我的心就怦怦地跳动起来,突突地奔腾起来。尽管身居闹市已经多年,但乡下的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磁场,无时无刻不在强烈地吸引着我,心头...

  • 童年印象

    过年了。俺们农家人总是要把房屋打扫的干干净净,扫除一年的灰尘,留下一年的幸福。二十四扫房子,我帮奶奶扫房子。毛手毛脚的我,不小心碰触到了柜子角落里一个装奶粉的铁...

  • 竹竿下的微感动

    小时候,母亲对我格外疼爱,不仅在生活上无微不至地照顾我,还对我严加管教,教我如何做人,至今我也仍然没有忘记那竹竿下的微感动。 老家旁边,有一片橘子林。正逢节假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