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散文精选 > 情感散文 > 列表

情感散文

  • 有爱不觉天涯远

    由于爸妈两地分居,我的记忆中,差不多是妈妈一个人把我拉扯大。爸爸不过是一个称呼,除了每次回家给我带些好吃的,我实在找不出他的优点。年幼的我甚至有些讨厌他他每次回...

  • 一盒润嗓药

    自古以来,老师这个职业被人们赋予了很多美好的代名词:老师是辛勤的园丁,是无悔的蜡烛,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我知道,作为一名老师,自己所承担的工作不仅仅是教授知识,...

  • 成长的青春

    淌过涓涓细流的童年,人生便开始躁动个性的浪花,一朵朵一片片奔腾着青春的旋律。它的汹涌澎湃,它的桀骜不驯,时时拍击着岁月的堤岸,摇晃着人生的航船。 开始,额头上有...

  • 青春不是错

    三个月前,她离开了学校,固执得像头小牛。手里攥着向同学借的两百多块钱,背着父母奔赴她向往已久的梦想之地,她要自立更生,她硬是要靠打工闯出一片天当陌生的城市横亘在...

  • 那一次我哭了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所发生的事就像天上的星星,数也数不清。但其中的一件事令我至今难忘。 那是在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那时候,爸爸为了家里的生活,在外打工,离家很远,...

  • 深沉的爱

    我出生在一个鱼米之乡的小镇,父亲是一名下岗工人,母亲是一位没有正式工作的家庭主妇。 时光如梭,我也该上学了,由于户口是随爸爸在昆明,没法进入我们县城里的小学。父...

  • 一路有你

    一路有你,让我孤单时也不寂寞;一路有你,让我失落时也不彷徨;一路有你,让我要输时也不放弃。 夜很深,我躺在床上突然想起了儿时的我们,那一轮明月仿佛又照在了我们两...

  • 年关萝卜

    萝卜是梅山区域最常见的蔬菜,容易栽种,生长期短,产量也高。每年秋末冬初,乡下农民把萝卜籽播到地里,到了残冬腊月,就可以收获萝卜了。梅山区域的萝卜,甜、脆、嫩,大...

  • 奶奶的老木房

    窗外的一道闪电,划过平静而昏暗的天空,紧接着轰隆隆的雷声,雨滴也顿时倾泻下来,敲出一片凌乱刺耳的声音。望着窗外愁云密布的天空,我的思绪不禁飘回到了那座老木房。 ...

  • 世间最美的颜色

    快点睡觉吧!不要明天早上又叫不醒,我那么累,你就不知道帮帮我吗? 哎呀、哎呀,知道了,你不要讲了,我要睡觉去了,要不然明天早上又早不起。不等她说完,我急忙接过话...

  • 爬山肉

    我的老家位于三县交界之地,山峦起伏,偏远闭塞,自古以来十分贫困。也许是因为生活贫穷,平时没有什么好吃的,过年时,我们那儿的人对吃十分重视,进入腊月二十五,家家户...

  • 儿时的味道

    现在朋友聚会吃饭常常会听到这样一句话,叫做:儿时的味道。 日前到乡下富阿姨家去吃饭,饭前,她拿出一小盆番茄让我们尝尝。那番茄小小的,尾部尖尖的,只有菜场里的大红...

  • 未来是否开花与结果

    看着手中浅绿色的苹果时,突然对表哥兴致勃勃地说,我要把苹果核种在地下,任它自由生长,来年我一定可以看到满树的青苹果。 记得童年时,不论是什么果核,都会天真地挖一...

  • 往事随风

    炽热的阳光如诗,一如与你初识。 那时的你,坐我前排,接近病态的白,引来了多少人的羡慕。我思量应该是个娇生惯养的女生,直至你对我说了第一句话:同学,可不可以借一下...

  • 两封信

    一封潦草,像随意流淌的月光。一封端正,像女孩干脆的乌发。那一晚,藤写了两封长信,在教室里偷偷摸摸地写。 写完后,内心像有一条河,悲喜流淌,泾渭分明。 他肯定不知道...

  • 马情

    父亲喜欢养马,养了十多年,对马有着一种特别的感情。他买第一匹马的时候,母亲还没有生下我!他常说,养马比养我都要久。以至于我偶尔怀疑,他对马是不是比我更重要?渐渐...

  • 无言的爱

    站在这空旷黑暗的场地上,静静望着斜挂在苍穹之上的白月亮,从不想家的我,此刻突然有点想家。家门前的槐树下,父亲正坐在下头,拿着那自产自制的旱烟卷吧,那可是他的宝贝...

  • 藏在发丝里的爱

    依然记得小时候妈妈帮我洗头发的情景:余晖还未褪尽的傍晚,天空中仍留一抹绚丽的晚霞,给人温暖、幸福。 妈妈先将我的头发润湿,再将洗发液涂抹在手心,轻轻地搓揉,魔术...

  • 小幸运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原来我们与你相遇,好幸运。我想,你应该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吧! 与你相识时,并没有小说中的那种狗血的剧情出现,仅仅是转学恰巧与你成为同学...

  • 再也没有

    在和母亲收拾杂物柜时,偶然翻到一张旧的发黄的老照片,四周的棱角卷曲着,像一片枯黄的树叶,沉淀在时光的角落里。 照片上的人有些模糊,但依旧辨别得出,那是一个满头白...

  • 靠近你,温暖我

    炎炎是我的小学同学,初中校友,是那种笑起来令人觉得邪魅的男生。喜欢穿纯色到深浅不一的T恤,脸上洋溢着青春的骄傲,目光里有着对生人的敌意! 已经不记得大一是从什么时...

  • 点点滴滴都是爱

    我常常想不明白,明明是我的妈妈,为什么她把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学生身上呢,而我只能中午和晚上才能见到她。这种情况持续了许久,我也越来越郁闷。这天,我想让她陪我出去...

  • 一枚党徽成家风

    父亲的抽屉里,珍藏着一枚党徽。 小时候,常看到父亲从抽屉里拿出党徽,细细地看,充满感情地抚摸着。孩子们好奇,每次都想拿过来玩,但屡屡遭到父亲的训斥。父亲对这枚党...

  • 梦回百年车站

    火车的诱惑始于祖辈的谈话,30年以前,耄耋之年的祖父就爱讲关于火车的故事。因为火车留下了他太多的思绪与记忆。 从小听着祖父关于火车的记忆长大的我,便总是梦想着去看...

  • 是谁绚丽了故乡的秋色

    双手向右上方高扬起禾把,然后往左下方用力抽去,随着嘭的一声响过,稻谷洒落在禾桶里,沙沙有声。禾把上扬和下滑的弧线还是那么流畅,抽打在禾桶上的声音还是那么响亮,节...

  • 山里·山外

    英雄和菩萨都是好人 我看到奶奶,她静静地站在千秋寨顶上,喃喃地说些什么,我没听清,甚至于她的神情,我同样没看清。张口喊声:奶奶!忽觉奶奶去世已三年,惊醒,一阵凉...

  • 晒被子的老人

    早上我喜欢站在窗前看风景,小区总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上班的上学的急匆匆离开,周遭便渐渐沉寂下来。忽然,对面楼顶出现一个瘦弱的身影,一位抱着被子的老人,只见她很费...

  • 哭泣的围墙

    何伟又打架了,这是他升入初三后第四次打架,原因嘛,很简单,就是对方刷碗时溅到他身上一点儿水,于是,他擂起拳头,把对方打了个鼻青脸肿。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老想...

  • 墙角有块地

    小时候,父母外出打拼,把年幼的我留在爷爷奶奶身边。奶奶重男轻女,脾气暴躁,和她在一起,我从来得不到一丝疼爱。不仅如此,她还特别讨厌我,总是拿我撒气。还制定了许多...

  • 无私呵护

    小时候,我总是嫌弃妈妈。总感觉到别人家的菜比我家的好吃。总觉得妈妈洗碗洗得不够干净,择菜择得不够仔细,穿着打扮时常爆冷,要么臃肿、随意,要么穿得大红大绿显得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