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散文精选 > 情感散文 > 列表

情感散文

  • 最好的孝顺是陪伴

    周末,我终于抽出时间,可以回娘家看看。 屋里,爷爷一个人坐着看电视,空荡荡的房间,空荡荡的屋子,让心里的孤独感陡然升起。 自从奶奶走后,爷爷的孤独就更深了。爸爸妈...

  • 孤单的活着

    我不知道,如今有多少高龄老人像爹爹这样孤单地活着。 1937年出生的爹爹身上镌刻着那个时代深深的烙印。 他忠诚。60年党龄的老共产党员,在镇政府工作了一辈子,对党无限热...

  • 相逢小城

    高考前夕,市里的运动会在邻县召开,阳光明媚的下午,我带着一支队伍来小城参赛。 好几年没来小城,感觉特别新鲜。漫步街头,看到小城长高了,路宽了,比过去洁净了。到处...

  • 家乡的枇杷熟了

    夏日在不知不觉中款款而来,家乡的枇杷也渐渐熟了。那天,我接到母亲的电话:你最喜欢吃的枇杷熟了,快回来摘吧! 周六,我迫不及待地回到母亲家。走进后院,那棵已有十几...

  • 往昔如茶如酒

    我们常说往事如烟,是因为往事抓不住,是不可能再回到从前。随着岁月的慢慢流逝,往事大都淡然如水。如水的平静,这是生活最寻常的状态;如水的恬淡,这是生活最家常的味道...

  • 我的大学,我的青春

    又是一年毕业季,我回忆起了我的大学。 年纪越大越容易怀旧,越来越喜欢回忆,回忆那时的青春年少,回忆那时的人和物。 教室篇 伴随着清脆的上课铃声,同学们陆续来到教室...

  • 悠悠艾草情

    离家愈远,故乡的一切在心里愈近。在高楼林立的缝隙里,我忽地看到有人高举艾草叫卖的身影,泪腺顿时被那嫩绿刺破,父亲的坟冢上一定又是艾草萋萋,思绪在泪眼迷蒙中放飞。...

  • 短发父亲

    爸爸,你头发好长!儿子一句不经意的话把我从匆忙中拉了回来。 是啊!我已经一个多月没理发了。浓密的头发已经盖住了耳朵,遮住了前额。 坐在理发店里,任理发师剪吹理烫,...

  • 带父母游江南

    为让父母放心我在异乡的生活,我决定将他们从黄冈老家接来,在宁波住上一段时间,到处走走看看。 父母皆已年逾古稀,长途跋涉来一趟不容易。我陪着他们到杭州游西湖,到南...

  • 大海

    我生在长在杭嘉湖平原上,小时候没有见过大海。家乡给我的印象是水多、河多、桥多。我的童年除了抓鱼捉虾外,更喜欢在运河里洗澡,一泡就几个时辰,并乐此不疲,那种对水的...

  • 饺子馅水枪

    触手可及的幸福,也许就在自己的转念之间。 儿子今年八岁,按老师的话说,比较单纯不像一般同学显得成熟,虽然心智幼稚了点,但很有人情味,在学校生活中乐于真心的帮助别...

  • 第100个电话

    母亲这段时间有点怪,经常背着我偷偷地与一个陌生人通电话。 为了方便,我给母亲配了手机。上次,一个骗子电话,竟骗得母亲去银行汇款,幸亏工作人员有经验,及时处理才没...

  • 越爱越胆小

    妻子怀胎十月,终于到了预产期。可是一个星期过去了,妻子始终没有临产的表现,医生说预产期已过了七天,不能再等了,建议马上剖宫产。一大早,我就被医生叫去进行术前谈话...

  • 父亲的剪报

    父亲爱做剪报,这个习惯已经保持很多年。 想当年,父亲也是一位文艺青年,狂热地喜欢文学与美术,不仅经常写写诗歌散文,还爱画花鸟。父亲画的鸡鸭鹅等家禽简洁灵动,别具...

  • 最是那一眸的眷恋

    母亲倒床了。她双脚已经支撑不住她那瘦弱干枯的身体,如同一架过度磨损的机器。于是,我电话联系姊妹们轮流过来照顾她。母亲是个极要强的人,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答应让...

  • 梦魇

    军终于下决心跟兰提出协议离婚。兰没有像他预想的那样又哭又闹,只是默默地为他做了最后一顿午饭,并叮嘱他,胃不好,要少饮酒,要注意保暖,那情形不像是分手,倒像是给外...

  • 场上的温暖时光

    盛夏时节,稻谷丰收了,饱食过稻香的镰刀休息了,接下来就是晒谷子了。这时我不由的想起老家的晒谷场。我家的晒谷场,就是家门口一块平整的自留地,不种庄稼,待将要晒稻谷...

  • 穿越西藏到阿里

    今年是我第三次进藏,2015年6月4日,一路向西,半个月的西藏之旅,除了美丽的风景保存在了记忆中,能留下的还有那一份怎么也看不透的神秘。有人说,不到阿里等于没有真正到...

  • 只要有梦想

    最近媒体报道,在重庆云阳县新县城捡拾垃圾卖废品的棒棒军老熊,为了让在家做农活的60多岁的妻子开心,觉得嫁给他值得,没有选错男人,放弃政府为他们提供的5元钱一天的棒...

  • 鞋的记忆

    最近整理鞋橱,发现一家三口四季的鞋子多达好几十双,真可谓鞋多成患。特别是儿子脚板长得快,许多鞋子穿上一季就小了。看着这堆半新不旧的鞋,我舍不得扔掉,童年缺衣少鞋...

  • 煤油灯的记忆

    煤油灯早已退出历史的舞台,它只能闪烁在我的记忆里了。 小时候,常停电,煤油灯便成了家家必备品。 我家的一对煤油灯,还是母亲出嫁带来的。因为穷,所以敝帚自珍,母亲一...

  • 我的“大厨”父亲

    我的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还是我们村的土厨师。村里谁家有什么红白喜事,就会来请父亲掌厨。 父亲置办了一套做酒席的工具,有各式各样的碗碟、菜刀、砧板、盆子等。有...

  • 贤妻

    要吃晚饭了,岚岚下楼去买面条,走时将方河的两只手绑在两侧的床栏杆上,方河乖乖地躺着。 护士进来了,笑着说:方河,又将你捆起来了? 他憨厚地笑了。一会儿,岚岚端着两...

  • 记忆中的菱角

    大学毕业,我没有回到家乡,而是选择了几百里之外的凤城。如今,我度过了凤城里的四季,也渐渐融入了此地。每逢周末休息时,我总会骑着单车在凤城的大街小巷里寻找类似家乡...

  • 远方,一个叫桂花的梦

    甘愿藏着,继续我美丽的梦。 那,是一次出乎其类的人生际遇,是一个拔乎其萃的甜蜜花期。她不会辜负在她生命里寻梦的人,只是片刻留驻,便是终生踯躅。是的,给我一瞬,还...

  • 家乡的板栗熟了

    秋意渐浓,家乡的板栗越来越熟了。远看,那漫山遍野的板栗林如霞似火;近看,成片的板栗树犹如庄严肃立的武士,一个个板栗又好似顽皮的孩童在树上荡来荡去,透着成熟、清香...

  • 我爱家乡冬天的树

    我的家乡在鄂东乡村,那儿最多的是树。一年四季我和我的乡亲们都生活在树的世界里。春天的树,青枝绿叶,郁郁葱葱,充满了大自然生命的活力,装扮着咱乡村的风情。而我最喜...

  • 爹抱着一些沙棘枝进了土屋,随身带进的寒风,将灶台上的那盏豆油灯吹得跳跃不定。 快,快生火烧水?守在娘身旁的二奶奶,督促着爹。 爹凑近灶口,费了好大劲,才将点燃的几...

  • 一枕书香伴梦眠

    近来失眠,感觉自己像那无根的风,脱离了正常的生活轨道,被遗忘在世界的角落里。不得已,只好去医院求医问药。老中医来自横岗山脚下,那一头苍苍白发,令人心存敬意。一番...

  • 回家随想

    回家小住了一阵子,感觉住在小城其实也挺惬意的,我想大概是在大城市住久了的缘故吧。 我出生在小城,在家读书的时候,觉得小城没有什么新奇的。长大在外工作了,发现大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