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散文精选 > 优秀散文 > 列表

优秀散文

  • 寂静的火花

    秋嫂院中那棵枝繁叶茂的枣树,在一天冷似一天的寒风中渐渐地由绿转黄,当枣树褪成鸡爪一样突起的光秃秃的枝杈时,牛角湾的冬就降临了。 牛角湾的夜很静,冬夜尤其显得幽深...

  • 那山,那人,那油茶

    我依稀记得,孩提时父母在大年初三初四就得出工,而出工的第一件事就是栽油茶树。那时没有人工育苗,也就是落在山里的油茶籽长出了新苗,大伙将它寻来,移栽在空地里而已。...

  • 秋收

    秋天苞谷成熟了,田野里送来庄稼的醇香,忙碌了大半年的农人们开始秋收了,脸上挂满了丰收的喜悦和幸福。 收棉花很是开心,一朵朵棉花从棉桃里钻出来,棉地里像下了一夜的...

  • 芦苇花

    风飘逸,那一片片的风景,摇曳在家乡的秋冬季节。轻柔的芦苇花,温煦中有苍凉,像一轴一轴的黄云在斑驳的绿海中涂抹,又像一面又一面古战场的旌旗。芦苇花不似苇海里枝叶那...

  • 炊烟的味道

    山野的味道,也是乡村生活的标志。乡下人家习惯于用灶火做饭,灶用砖坯砌成,台面宽大,灶口方正。柴火在广袤的田野里到处都有,树枝、秋收的棉秆都是理想的燃料。做饭时,...

  • 季季精彩

    一年有四季之分,人生也有老中青少年四个年龄段之说,它们是那样的相似。一年四季的时光流转,装扮出我们这个多姿多彩、如诗如画的世界来。人生四个阶段,承载着生命中各个...

  • 秋风棉花白

    棉花如窈窕村姑,展露曼妙的身姿,发出洁白的笑声,透着一股野性的风情。棉花白得纯粹,像陌上的芦花,像翩跹的雪花。 棉苗嫩红的小茎、掌状的叶子,风中不停地招摇,飒飒...

  • 四季飘满豆磨香

    当你踏上福源桥,就闻到了从贾庄飘来的豆磨香味儿。 福源桥上两边,各有七个红石墩,担着一溜红石板做护栏。看上去混凝土面的小桥,其实是一座红石单孔桥。桥东桥西一溜拦...

  • 红薯相伴那年月

    近晚,一锅热气腾腾的红薯出锅了,随即招呼左邻右舍都来品尝这新鲜红薯。7月的一场特大洪灾把家家户户的红薯一冲而净。好在老天眷顾我,三百多棵红薯还给剩下五十来棵,刨...

  • 谷花鱼香

    春里棠梨花,夏秋谷花鱼。稻田泛黄、谷穗飘香的季节,正是谷花鱼上桌的时节。谷花鱼其实就是鲤鱼和鲫鱼,由于生长在水田中,以稻花为食而得名。 家乡地处云贵高原,小坝子...

  • 母亲看雪

    母亲是个有点浪漫情调的人,虽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却和大多数的农村妇女不太一样。闲暇时,母亲喜欢捧一本书,细细品读。 小时候,常听母亲说,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

  • 蒜窝子

    从安徽回广州,母亲把那只用了几十年的蒜窝子包扎结实了,塞到行李箱的一角。一到广州就把蒜窝放到灶台上,里里外外仔细擦拭。晚饭前,母亲剥了头大蒜,放入蒜窝,以擀面杖...

  • “蔬菜皇后”

    地瓜就是家乡一普通农作物,也是老百姓餐桌上常见的食品。地瓜可以煮、烤,或晒成干或磨成面吃。地瓜叶、秧拌上玉米面蒸着吃,或做成菜吃,是当年乡间一道佳肴,别有一番滋...

  • 见信如面

    晚来欲雪,独坐窗前。 多年前,曾经有无数个这样的黄昏。我一时恍惚,只是只是,分明缺少了什么。轻蹙眉尖,冥想。 哦,这样一个黄昏,少了一封书信,一封来自远方的书信,...

  • 故乡的南苇地

    在我的故乡村南,有一块绿似小海的苇地,人们习惯称它为南苇地。苇地呈东西走向,东西长,南北宽,大约有三亩多地。苇地的东边是一条通往村中的土马路,北高南低,大概有二...

  • 竹林里的鸟语墨香

    村里人都说,北方养不活竹子。可父亲不信,偏把偶然得来的竹子种在东窗下边。没想到,几年之后,这竹子郁郁葱葱,竟然成了一片竹林。 冬天,其他的树木已经冬眠,只有几片...

  • 腊月的醇香

    时间一进入腊月,年的喜庆气息便在鼻翼间氤氲,而此刻身在异乡的我,开始怀念起的是老家那些纯粹而地道的醇香。离开家乡已经很久了,内心的某些角落早被一种叫着乡愁的东西...

  • 亲亲的桃红

    竹篱茅舍莺歌燕舞,老屋深巷桃红柳绿。在我的记忆中,那一排座落于青青河畔、掩映于葱葱林间的老屋,是一帧美丽的风景。母亲爱种花,尤爱种桃。老屋的庭院里总是长满了花花...

  • 冬至糍粑香

    每年冬至到来之前,我的家乡大别山北麓的光山县,人们喜欢打糍粑。这是一种为过年准备的食物,用糯米制作而成,有的地方叫年糕。据史料记载,它的创始人居然是大名鼎鼎的吴...

  • 开春

    走过一段旱地路,田就到了。田是水田,四周散发着新鲜泥土的气息,这是父亲从板结的泥田里翻出来的。父亲说,开春了,田得犁一犁。我看见牛走在父亲的前面,他们形影相随,...

  • 乡间的草

    在乡间,没有什么比草的势力更浩大的了。 草生堤坝,草覆阡陌,草从石缝里探头探脑,草籽会在屋檐上发芽,它也想看看远处的风景,草还挤在庄稼地里,挂在牛羊的嘴边,沾在...

  • 盼年

    一进腊月,火车票预售点早早排出了长长的队伍。看着那一张张焦急等待的脸,我也有了对过年的渴望。年糕浓浓的脆香、父亲墨香的春联、乡亲们笑容可掬的脸庞这些孩提时纯粹的...

  • 家乡的菜窖

    时常,生活中不经意间触及的场景,便唤起一些恍惚的记忆。 深秋初冬,蜗居在城市水泥和钢筋浇注的楼房里,听到楼下不时有叫卖白菜的吆声,忽然想起几十年前在乡下居住的岁...

  • 那时冬天

    早先时,冬季是山村最闲适、最快乐的季节。 野外的庄稼收割完了,田野上空荡荡的,裸露着坚硬的、疲乏的土地。 村里的街边、空地上,堆满了一垛垛的柴禾。街道拥挤了,空地...

  • 城市里的蛙声

    雨在蝉鸣结束之后的夜晚降临。没有蝉鸣的夜,多了些许静谧和清凉。 灯光给雨丝涂上色彩,色彩缤纷的雨,把平淡无奇的夜晚装饰得神神秘秘。 隔着窗户听雨,我听到了庄稼伸展...

  • 夏天随想

    夏天热着,草里蚂蚱都不想蹦高。树叶和草蔫蔫拉拉,就像贪睡的孩子,强挺着身子,一个瞌睡一个瞌睡地打。 我的屋子里,一台风扇,头摆来摆去,转得颇我行我素。不轻易害热...

  • 瓜果飘香

    七月流火,瓜香流蜜。每逢这个时节,家乡莱芜市大街小巷各种瓜车便多起来。闻着飘来的缕缕瓜香,我仿佛又回到30多年前 记得那时候我正在上初中,双休日都要帮家里干点农活...

  • 性定菜根香

    一入冬,白菜、萝卜、土豆、地瓜等就成了乡亲们餐桌上的主食。有时一样东西吃腻烦了,就从自家的陶瓷缸里取出腌制好的黄瓜、萝卜、芸豆、咸菜疙瘩等来调调胃口。 在乡下,...

  • 贫贱萝卜

    萝卜再贱不过,无论多瘦的地,随便撒一把种子,无须费劲侍候,就等着去拔那些大大小小的萝卜头吧。因为贱,而且多,乡下就常拿来喂猪喂鸡。不过,俗话说得好,萝卜青菜,各...

  • 腌菜记

    过去家里穷,每到秋天,总要腌制几大坛咸菜过冬。品种基本就是白菜、芥菜、雪里蕻。母亲在时,腌菜全是她的事。母亲走后,弟妹还小,这腌菜的任务自然就落到我这个当时十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