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散文精选 > 优秀散文 > 列表

优秀散文

  • 麦黄杏儿

    麦收季节,老远望去,只见金黄色的杏儿藏在树叶间,或隐或现,几十米远就能闻到它的浓厚的醇香。近看,三五一簇的杏子,就像是一群捉迷藏的孩子,羞羞答答地躲在密林里张望...

  • 借面

    物资困乏的年代,生活在农村的人们,经常为操持柴米油盐醋犯愁。为了维系家庭生活,邻里之间,今天你借给我几斤黄豆,明天我借给你几斤地瓜干,互相接济着,对付捉襟见肘的...

  • 麦田里的微笑

    回到乡下时,已是黄昏。我出院门,直走百余步,便到了村郊。扑面而来的,是麦子的海。 这黄色的海浩浩荡荡,从我脚下延展开去,直到远处的树林旁。树林的尽头,是一抹青山...

  • 菜园里的幸福时光

    其实,那不过是一小块地,并不能称之为真正的菜园子。可母亲说,离家不远又能种菜的地方,我们就叫它菜园子。于是,我们都跟着母亲把那一小片地叫做了菜园子。 母亲的菜园...

  • 吃在山野

    小时候,山野里有很多可吃的东西:春天刚刚冒出的小草包儿,夏天松树上的松蚕蛹,秋天将要收获的玉米秸,冬天猪拱出的冻地瓜对年小的我们来说,无一不是无上的美味。 最美...

  • 父亲的菜园子

    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跟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直到60岁那年因照看侄女不得已随同母亲进了城。父亲进城后可谓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满脑子都是对乡村的怀念:记挂着那几亩养...

  • 梦里又闻嫣油香

    嫣油是我小时候最爱吃的一种小野果,植株不高,果子圆圆的,大小与黄豆仿佛。果子没成熟时绿而硬,不能吃,成熟了以后黑而软,味道非常甜,里面有微小的子儿。嫣油大多生长...

  • 永远的家

    父亲去了青岛之后,老家的房子就托付给堂兄照管。堂兄腿有残疾,不能干力气活,便依托房子,建起了一个小超市,盈余虽不及一家人柴米,但堂兄很知足。 门前的那株老槐,风...

  • 早春,荠菜飘香

    三月的寒气还未褪尽,荠菜便代表野菜出场了,虽贵为代表,但她仍保持着低调的本色:匍匐在地,努力伸展着锯齿状的灰绿色的叶子,在周围那些浅浅的灰绿色的草中,不仔细寻找...

  • 香椿

    当春风唤醒冬眠的梦幻,杨柳在鸟儿们灵巧的抓踏下变成绿色,她慢腾腾地吐出了缕缕紫红色嫩芽,生机盎然。那芽分着杈,梗和叶清淅,像花儿初绽的羞涩,又似牛犊不怕虎的凛然...

  • 远去的灯光

    对灯光最初的认识,是一盏小小的煤油灯。 煤油灯由一个小瓶子做成,盖子是一块圆形薄铁皮,中间穿插一个圆柱状的空管,灯芯是粗棉线,一端浸于煤油里,一端微微露出,点上...

  • 家乡的石碾

    过去,家乡村子大,分布在角角落落里有几座石碾,伴随着石碾的转动,曾为一方百姓带来过幸福,改善过生活。岁月悠悠,过去的石碾大多已不知去向,即使遗留下来的也浑身雕刻...

  • 母亲的年

    腊月二十三,小年一过,母亲便打电话说:我把你们的房子打扫了几次,你爸把炕都烧热了,房子暖和得很。在母亲的提醒中,年越来越近,年味也越来越浓了。 母亲是家的主心骨...

  • 年糕

    小时候过年是在乡下的奶奶家,一进腊月门,不大的小村就因为过年而蠢蠢欲动起来。那时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年糕。年糕年糕,年年高寄托了人们对未来日子的美好向往。年糕有...

  • 走进腊月

    跨进腊月的门槛,寒风似刀,气温降到了一年中的最低点。尤其是在北方,放眼望去一片枯黄,整个世界都是灰蒙蒙的。于是,你会在房间里放一盆花草,格外珍惜和怜爱这微弱的绿...

  • 又到“年菜”飘香时

    年来了,我又闻到了乡下老家年菜的味道,馥郁的香气和浓烈的乡愁便弥漫开来。 年菜在农村又称酥菜。说起年菜,我有着特别的记忆。记忆中,临近年关,农村都有炸年菜忙年的...

  • 用心种一棵柠檬树

    时光荏苒,工作已经四年有余,从刚开始的懵懂无知到后来的得心应手,从每天都是匆忙奔走到现在的工作安排井然有序,最大的变化应该就是心态了。 记得那是一个夏日上午,我...

  • 我是那么馋

    小时候在农村,生活寡淡寡淡的。可是,我嘴馋,就盼望有人来家里串门,蹭吃几颗花生米,打打牙祭。记忆中的冬天,夜长,晚上又无事可做,人们喜欢聚在一起聊天。有人来家里...

  • 三代人的腊八粥

    每年腊八节这天,我们家总要熬上一大锅腊八粥,全家人聚在一起,喝热气腾腾、香气飘飘的腊八粥。我们家三代人的腊八粥,承载着一代代人美好的生活回忆。 母亲三餐不离粥。...

  • 挖干板田

    只要几天大太阳,灌满浆的稻子很快就黄了,满沟里就会响起打谷机呜呜呜的旋转声,以及稻粒击打拌桶的哔啵声。 水稻田的水在收割之前就放干了。 失去了水的稻茬子在水田里显...

  • 拾禾路

    在那一段段凄风苦雨的峥嵘岁月里,汗水和泪水铺满的弯弯山道、一串串浅浅深深的脚印,记载着我的成长历程。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的家乡因为经济条件差,村民过着朝不保夕的...

  • 妈妈捎来的酸菜

    拿着妈妈让老乡带来的川北老家的盐酸菜,我仿佛又看到了妈妈日渐苍老的身影。 自我只身一人来到宁波,已经好几年没回家陪妈妈过年了。想家乡味道的时候,我便在市场上买来...

  • 麦黄时节

    妈妈,几时才能吃粽子?我小的时候,经常跟妈妈问这句话。 春天,麦子黄的时候,就到端午节了,到那时候就可以吃粽子了!母亲常常停下手中正做的活计,缓缓地告诉我。 于是...

  • 粽子飘香

    端午节,家家都吃粽子。 记得小时候,粽子都是妈妈亲手包裹,糯米装在一个竹箩里洗尽,拌上碱水,米就变成了浅绿,散发出米和碱混合的香气,那是一种非常好闻的味道。那时...

  • 清香的端午

    川北一走进农历五月,阳光就更加热情,山中的蓼叶、艾蒿、菖蒲就更加碧翠,街上卖粽子的叫卖声也更加响亮了。每当这时,沿袭几千年的端午就如约而至,带着清香袅袅娜娜地走...

  • 油香

    我住在北城墙根,每天早上步行十几里路到大雁塔附近的单位上班。机关有食堂,中午饭后在办公室休息,一般不回家。昨天中午临时有一件急事,我只好风风火火地挤公交回城。刚...

  • 花园·菜园

    老家有两个园子,一个是花园,一个是菜园。如今,花园独有一株月季,菜园仅留一块韭菜。两个园子显得很孤影,默默相守着大瓦房,宅院也萧条了。 拥有两个园子,是妻的想法...

  • 丝瓜

    那一年暑假学画画,整天画门前的丝瓜,足足画了两个月,结果画没学怎样,对丝瓜倒有了深刻的了解。从一株简单不过的柔弱植物,长成爬满半边篱笆的绿色城墙,从一朵朵单纯而...

  • 夏天是一部杂书

    夏天是一部杂书。每年,只要太阳一开足马力,这部杂书便被印制出来,供人们翻阅、品读。 书里有风情画。女人们爱秀一把美,那好,夏天给机会。女人们就紧紧抓住机会,该显...

  • 野果童年

    那个时候,你随便问任何一个康定娃娃,最快乐的事是什么?他都会用稚嫩的嗓音告诉你,去子耳坡采黄泡儿。 那是种草莓类的野果,康定人的土语把莓不叫莓,叫泡儿。那儿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