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踏过我的忧伤

来源: 时间: 2014-10-30 阅读: 所属栏目: 情感文章

小时候喜欢安静,清清的淡淡的,感觉生活如此,爱情亦应如此。

一个人,冰天雪地,如同喜玛拉雅之上的高寒,无人能懂,亦无需人接受。

记忆中,十一二岁,穿一双布鞋,游走在开满金黄色菜花的田间。微风拂过,偶有蝴蝶驻足其间,于是跳着叫着,天真如同白纸。南方多雨,田间常是积满水的沟沟洼洼,于是钓虾便成了最快乐的事。只需一根线,一条蚯蚓。运气好的话,一天下来会收获颇丰。

家在山上,周围遍布各种果树,春天迈着厚重的脚步,汹涌而来。粉红色的桃花缀满枝头,漫山遍野。置身其中,如痴如醉。夕阳西下,晕黄色的光线铺展开来。温暖渐渐注满心间,少年时就是那么易于满足,从未如此刻般觉得幸福。

自家的田边挨着当地人家的竹林,翠绿翠绿的,仿佛空气都变的清新。那时侯觉得自己也许可以长生不老,只需每天来这里坐上两个小时。

屋后有井,清澈几可见底,大小可容下一只水桶。每逢雨天,有股股细流汇聚其中。用时,便提一桶,做饭,洗衣,未有不便。

上学,要走很长的路。每天早晨母亲都会为我和姐姐每人准备一元钱,到镇上买5个包子,滋味至今犹有记忆。有要好的同学,星期天便会邀回家中来玩,一人一个桃子,吃的满嘴幸福。

之后五年,回到山东老家,院中杂草几可齐腰,入目即是荒凉。自那时开始喜欢画画,常常拿着铅笔在纸上画出各种幻想出来的事物,画技拙劣,却乐此不疲。

屋后依然有山,树却是不多。每每烦闷,便会躺在山顶大块的石头上,看着天上的白云,翻滚,如同潮水,汹涌的撞向浩大的天地。看着大片枯黄的野草,秋天的肃穆让我心生荒凉,不感多想,怕心被冻伤。大声呼喊,声嘶力竭。

依然会去上学,路依然还是很长。母亲偶尔早晨起不来,便会自己下一碗面条,不熟,吃着却很塌实,因不愿母亲早起。每天八个来回,不知疲倦,亦是不会抱怨。那时侯喜欢唱歌,有母亲为我学英语买的录音机。各种各样的磁带,英语到是没听过几回,整天塞着耳机,最多的是林志玄的单身情歌。

枯燥的重复,挥霍了大半的青春。光阴如水在指间绕了一圈又一圈,最终一去不返!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