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成了一棵会开花的数

来源: 时间: 2015-10-23 阅读: 所属栏目: 情感文章

天青色等烟雨,那红油纸的伞在手里握着前世今生的回忆。故事里的伏笔,有太多端倪,而我就像一个被岁月遗忘的旧人。日日夜夜任孤独炼狱。相思的树啊!不停疯长的手臂,渐渐把自己捆绑成爱的囚徒。好似独角戏里,那个绝望的青衣。曾经的素墨轻点,写下了多少梨花带雨!就像青涩光阴里一抹妖冶的胭脂红。却,还是在泪落风中,飘逸成一缕轻烟,淡了痕迹。

仿若,某个大雨倾盆的夜里,你怀抱的温度。从沉醉时的炙热到梦醒时的凉薄。冰冷决绝的逃离、逼退软语相寻的叹息。我无邪的眼里,徒留一线情债的水滴。你说,一直在、只想我好好的!只是隔了一段云水薄雾的距离。我笑,红尘滚滚割地而居,这就是轮回!说什么挂念?我重重的跌落,你在哪呢!终于明白,誓言是叶尖的露珠、经不起风吹。匆匆一瞥后的擦肩,也只是一阕没填完、却再难起笔的陈词而已。

若,最深的孤寂终将尘埃落定。我愿在紫陌最深处寻一处桃源,静如水、静如诗。最末了,与一懂我之人,邀月品茗、倾听花开的声音,恋上燕子归来呢喃细语……

年华逝水,那满眼的绿肥红瘦开始演绎相遇的佳期,而你还是杳如黄鹤渺无音讯。一些事放心底,一些人只是过客而已,物转星移我是我、你是你。用我三生烟火换你一世珍惜,却花开荼靡冷了记忆。爱的沙场已烽烟四起,我却选择退走单骑。或许、残缺才是美丽。任性的做了自己!若可,就在苍茫烟水间,独舞青衣。把流苏垂腰舞成弱水惊鸿,或者、邀约清风菡萏吞纳暗香满怀。

依然是简约的女子,素墨轻挥,独秀一枝梅骨瘦。如果偶有忧郁的心事,被窗前的星子窥探。我就蘸着薄凉的白月光,任情思打磨泪海的朵朵青萍。容我,雪纳宫锁心语的愿,以风的姿态遗忘、封缄。那些无涯的想念,你、不会知道。那场灵魂深处的相遇,已被冰封在静水流深的湖底。我,一个人偷偷藏匿所有的秘密…

你,还好么?在喉咙里打转。想了又想,终归无言。只有自己明白,那些过往云烟一幕幕上演,万千情愫却已归于阑珊。风拂过眉梢、星子在黑暗里酩酊大醉。梦沉溺欲望的海,如失事的纸飞机。寂静的午夜,你是否,也会思念泛滥成灾、氤氲成死海?

独倚危楼风细细,月光留白。轻弹掉眼角的晶莹,恰似珠玉碎裂无痕。忽的一念,把自己藏进梦里水乡,被疼惜抱紧、再抱紧。而此生,你可愿,为我守一世的温婉、清绝成古刹的钟声。听孤独在山水里入画吟诗、撩拨成天籁之音。

恍惚间那年,你鲜衣怒马的放纵、风中璎珞乱如飘蓬,我就沦陷了所有抵抗的本能。长亭古道晚,任一场夕阳漫镀,湮灭春草离离。离别时,我们都没有回看。那带枷的镣、重重的横亘了峰回路转的途径。守着回忆美丽的哭声,我站成了会开花的树。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