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轩听雨漏

来源: 时间: 2014-07-28 阅读: 所属栏目: 心情文章

像是离别的音符氤氲着流年的凄美,这场夏雨缠绵在七月的屋檐。青石小巷滴出的苔痕,镌刻下年华的青涩,也封存了那一幕幕唯美的际遇。

临轩听雨,静守岁月,我不忍心打搅雨滴的步履盈盈,只想守候在这向南的窗台边,赌书泼茶,枕琴听雨,享受片刻安宁的宠幸。提笔写下的风情,是雨滴婉约而成的文字,平仄的笔尖总爱敲醒回忆的心扉。

窗台的积尘堆放着往事的细碎,薄薄的一层似乎要压弯谁人心底的桥。这是时光的积淀,沉默着无人诉说的离殇。纤细的微尘静驻在斑驳的窗棂上,似乎在等待,似乎在缅怀,又似乎只是摆设着缄默,谁也不愿搭理。这平凡的微粒只是躺在天地一隅,窗沿一角,静静的陪我聆听着窗外的雨声。寂静的屋宇下我甚至听不到它的声息,但我又能确切的感受到它的存在。

我不知道这些微尘是如何来到这窗台的,我甚至不知道这些渺小的颗粒何时已存在这世间,或许在千年之前它们早已诞生,沉浮了千年的光景,饱尝过百世的沧桑,更换了无数次的归宿,如今,它们沦落成了风的眼泪,滴在这窗沿。也许这也只是短暂的停留,下一刻风起时,它们又将演绎出新的命运。重复着蜉蝣的方式,它们似乎赢得了永恒。在这一粒粒的尘埃面前我似乎变得悲渺,我只是一个过客,经历不了万事变迁,下一秒它们将看见我永别的背影,而它们自然也无暇顾及这转身的风景。但我会永远记着:曾有那么一个雨天,在一扇窗前,我陪一粒微尘听过一场雨声。

扶轩仰望屋檐,我没有听见梁燕的呢喃。原来在这场雨前,燕子已经飞去了,空留下一个寂寞的巢。我怀念那只在此安家的燕子,虽然我们未曾谋面,陌路的未逢也算是一种缘分,因为我相信,曾经总有那么一刻,有一只燕子来到过这窗台,只是坚硬的窗柩没能记下它到访的足迹。聚散无常,我不知燕子可否懂得分离的苦痛,如若它也曾在离巢的那一刻有过哭泣,那么我相信总有一滴泪是因为难舍这窗边的风景而坠落的。时光总爱把记忆的锦囊扯破,遗漏的情愫若掉进了走过的足迹,疯长的思念就会开成一片回忆的花海,连离别时也不会忘记浇上一瓢苦涩的泪水。

抱怨轩窗太过狭小,她竟然没能关住梁燕的身影,她也没能留住三春的雾柳,十月的寒梅,就连那溶溶的烟月,淡淡的清风,她也无意挽留,任由美好的瞬间逃脱于窗缝之间。后来才懂的窗户的宽容,弘往纳来,不谈得失,原来她从未贪恋过这短暂的风景。容得下白云的舒卷,容得下风月的阴晴,自然也就容得下眼前这一帘温婉的雨声。

窗外的巷弄被雨淋透,青石板填成的古道迷失在细碎的雨声中。来来往往的油纸伞穿梭在窗下的街道,他们都忙着奔赴一场又一场的故事,演绎一段又一段的邂逅与擦肩。而轩窗只是安静的敞开着,细数着流逝的足迹,旁观着故事的跌宕起伏。

雨依旧敲击着屋檐,带着流水的韵律延续着诗意的唯美。此刻,我只是等待在窗前,任凭忧伤敲击心口,让搁浅的回忆徜徉在这半尺的轩窗内外,听一声雨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