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文章阅读 > 友情文章 > 一句迟来的抱歉能否挽回昔日的友情

一句迟来的抱歉能否挽回昔日的友情

作者: 王仿2016年04月29日阅读: 加载中...友情文章

阅读提示:妍(化名)和小七(化名)是一对无话不谈的好姐妹,从小学、中学到大学,两人都在一个学校读书。然而,因为林(化名)的出现,两个姐妹渐行渐远,最后反目成仇。时过境迁,两个姐妹的情感纠葛依旧未能化解。近日,妍向记者敞开心扉,追忆那段回不去的时光,希望一句迟来的抱歉,能够挽回昔日的友情

“一见钟情”,姐妹二人相伴十年

记得那是1996年秋天,我们刚刚升入四年级。学校开设了微机课,并在年级挑选微机成绩好的同学组成兴趣班,每个周末都到学校练习五笔打字。我和小七就在这个兴趣班里认识了。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因为早到,我一个人无聊地在学校操场上游荡。小七也早到了,迎面向我走来,我故意装作没看见,躲开她的目光。其实我早就知道小七,她是我们年级最优秀的学生之一,每次学生书法展、考试成绩排名表里我总是能够看到她的名字,就连我们班的老师上课,也会表扬她。没想到,小七却微笑着跟我打招呼,让我有点受宠若惊。接着,我们各自向对方介绍了自己的姓名、班级,一起聊天,讲老师、同学们的八卦。就在那天,我和小七成了好朋友,虽然在不同的班级,但我们经常一起上学、放学,一起玩耍。

后来,是小升初考试。小七以全校第三名的成绩考上了黔江中学。而我,意料之中没考上。开学一周后,我以择校生的身份去到了黔中,一进教室,我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是小七,我心中大喜,那是1999年,一个阳光明媚的夏天。三年的初中时光在小七的陪伴下转瞬即逝。她一直都是那么优秀,而我,除了长得漂亮,一无是处。2003年,高中文理分科,我转班去了文科班。仿佛上天的安排,小七也从另外的班级转到了文科班,我们再一次成了同班同学,好像上天注定一样。我把小七当成是我最亲的姐妹,一起去食堂、一起逛街,我所有的秘密都毫无保留的讲给她听,

因为单亲家庭的缘故,也因为我太招男孩子喜欢,妈妈管我管得很严,除了上学,也不准我和其他人过多交往。唯独小七除外,每次,我被关在家里出不了门,小七都会来“救我”,然后我们疯跑着、欢笑着,跑马山、情侣山、仰头山,还有黔江的每一条大街小巷,都留下了我们的身影。从认识到高中毕业10年,我们成了彼此最信赖、最不可替代的姐妹。然而,或许正是因为这般深刻的情感,才让我们最终那样透彻的恨,那样刻骨的伤。

如果可以,我宁愿当初没有认识林

经过那个黑色的高三,小七顺利地考上了川外,当时我为了和她在一起,则选择了南方翻译学院,却没想到两个学校距离那么远。一上大学,我像脱了缰的野马,享受着在母亲监视下永远得不到的自由。我终于可以大胆地恋爱,终于可以不用再拼命地学习了。我和小七每周都会聚一次,有时我去川外,有时她来北碚。认识的人都说我们像情侣。是的,我也以为,我们的感情坚不可摧,如果我们没有认识林。

记得那是我们刚上大二的一个周末,小七班上组织爬山活动,我也参加了。一群人,一大早,背着背包,踏着重庆的浓雾,上山去了。一路上,小七班里一个叫林的男生一直和我们走在一起,林是个帅气的北方男孩,一口富有磁性地北方口音让人着迷。他对小七呵护备至,一会帮着提包、一会帮着买水。

“咦,怎么回事?这么优秀的男生你以前怎么没跟我说过?献殷勤献得这么明显?不会是在追你吧?”趁着林走开,我打趣道。

“他是我们班的班长,照顾下我这个弱小女子很正常啊。我们只是关系比较好的朋友而已。”小七不以为意地答道。

“这么优秀的男生你不要,我可要了哦。”我开玩笑地说道,但是心里却想着,上大学以来就一直想要谈恋爱,却一直都没有遇到合适的,林高大帅气又会照顾人,真是个不错的选择。小七没有回答我,只是微微一笑。

到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微笑,代表的是迟疑,是小七心里对林深深的爱。如果可以,我真希望,后来的一切,都没有发生,我们从来都没有认识过林。

我的自私,让我们的友谊支离破碎

后来,我和林互留了联系方式。却没想到,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便是,他知道我是小七最要好的姐妹,希望我帮着他追求小七。那一刻,我心里的恶魔出现了。我一边叮嘱林让他不要急着向小七告白,一边要小七撮合我和林。被蒙在鼓里的小七,还是向往常一样,带着林去北碚看我,或者带着林一起逛街、看电影,她以为那是给我创造机会,林以为是我在给他创造机会。

可是,窗户纸始终是要捅开的。终于,我向林表白了,并告诉他,小七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撮合我和林,根本不是喜欢他。林既吃惊又气愤地转身离开。几天后的深夜,喝醉酒的林打电话给我,我从北碚一路打的来到林的跟前。他说,小七告诉他,我很喜欢林,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能够幸福,所以,林愿意跟我在一起。说实话,那一刻我真的很感动,因为我知道,其实小七也是喜欢林的。

那之后,我和林在一起了,他还是那么会照顾人,还是那么高大帅气,就算他总是喝醉酒偷偷地给小七打电话,总是在喝醉酒之后把我当成小七,但我想,没关系,只要林在我身边就好。我和小七渐渐疏远了,好几次打电话约着玩,她都找各种理由拒绝了。而我,为了让林对小七死心,要求他坚决不准背着我再和小七有任何联系。可是好景不长,或许是因为我把他抓得太紧,大三那年,林终于不顾一切地和我分手了。林说,他心里爱的自始至终都是小七。我把心里所有的不甘心全都转化成了对小七的恨。于是,我故意在小七班里的男同学面前散布一些谣言,故意在那些女同学面前说小七的坏话。我知道,像川外那样男生稀缺的学校,不知道有多少女生因为林苦追小七而心生厌恶呢。不出所料,小七的名声越来越坏,什么样的传言都有。我太了解她了,她从不在乎别人对她的议论和指指点点,除非是她在乎的人。

林找到我,问我那些谣言是不是我散布出去的,我毫不否认。林抬手准备打我,可最终没落下手来,他愤愤地转身,我看到他身后泪流满面的小七。那一刻,我好像听到心碎的声音,我知道,那是我和小七10多年的友情,碎了一地,再也回不去了。

再后来,我们再也没有联系。我从旁人那里听到小七和林在一起的消息,气愤地我诅咒小七永远都找不到真爱。后来,大学毕业,小七和林还是分开了。再后来,我结婚了,有了孩子,辗转从朋友那里得知,小七到现在还是一个人。很多时候,我会想起和小七在一起的那些年,如果不是我的自私,也许事情不会发展成这样,对不起,真的是我错了,不知道这一句迟来的抱歉,能否唤回我曾经最好的朋友。

记者手记  

对面坐着的妍,虽然已经28岁,虽然已为人母,但从她时尚的穿衣打扮,精致的妆容,丝毫不难看出学生时代难以掩盖的美貌。妍口中的小七,成绩优异,才情了得,想必也是一个相貌清秀,温婉可人的女子。

听了妍的倾诉,先是震惊,然后是惋惜。都说在爱情面前,人都是盲目的、自私的。一段10多年的姐妹情份,就因为一个男人,最后反目成仇,未免太过不值得,太过可惜。妍如今早已认识到自己错误,并且悔恨万分,不知道小七是否早已释怀,早已放下。无论如何,十余年的姐妹情相信不是那么容易就破碎的,希望两个姐妹能够早日重归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