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诚勿扰

来源: 时间: 2012-07-18 阅读: 所属栏目: 人生哲理

非诚勿扰,有多少非可以勿扰?又有多少诚可以能扰?

“人”字是两个人相互支撑还是一个人两脚行走?这人类最大的课题就是最大的<哥德巴赫猜想>世界顶级困惑,破解这奥妙恐怕任何数学家都算不出这定律与几率。

1+1=?,是1还是0?当然不在乎争执不休智商是三岁还是四岁那些荣辱毁誉,爱情或者婚姻的正确得数,是金钱+容貌等于一个完美还是一个完零?这无论是骑在感情的树上还是跌落树下的猴子,其实都是忽悠的码子,因为视角差异的感觉认识,自欺与欺人没有本质的区分。

人生的行走靠的就是事业有成和爱情和谐?如果说因此而跛脚,那主要还是身体残疾或者力行能力上的欠足。金钱男人扶持一个花样女人的拐杖,或者说花枝女人靠扶一个金钱男人的竹棍,这不管从那个角度去思维都能感觉出病态,无论有诚无诚是非不非,你自己先忽悠别人智商就不要报怨别人笑扰你愚蠢。

给爱情或者婚姻打分也好,给情人或者爱人打分也好,XY数轴上的任何一点那个值的大小都是代数值,那运算的轨迹不确定性直接决定出结果的不确定性。当然若只是做人生或者爱情游戏,不讲结果只讲运行过程中的快感浓淡深浅,正如出生婴儿的大哭和临终老人的大笑,完全没有必要口舌之争以此褒贬祸福倚伏。

物质感觉与心理感觉,是相生相克也罢是相互辉映也罢,都是自己去体验感受,别人打扰不打扰其实没有多少干扰力。可能是自己过于心理发虚胆怯失意,才歇斯底里怪罪金钱门或者容貌户具备不具备当对的诚意,是不是达不到那种伊甸园的王子公主就干扰了梦幻?

听说时尚试婚:是驴是马先遛一遛在说骑不骑的后事,管他跌得皮开肉绽还是神魂颠倒,爬起来拍拍尘土揉揉筋骨,嬉皮笑脸也好骂骂咧咧也好,大声嚷嚷“老子也算风流过了”这归属骑士的风采也无话可说。

我既没胆识也没能耐去干扰那些绅士淑女的化妆婚会,这连诚意非诚意的资格都不具备就不具备讨厌的风险。如果说我痞性难改的话,就只说一句观感:别试婚,先试爱----自我幸福再续后,自觉痛苦就中断----为了下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