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奶奶的菜园子》

《奶奶的菜园子》

作者: 风林海2018年10月11日来源: 好句子大全抒情散文

奶奶的菜园子,准确说是一块荒废了的祖宅,爸爸分家的时候在别处买了房,叔叔又嫌那儿偏僻,加上村里的风水师,觉得那里不该住人,否则对后代不利。住过几代人的老屋,就这样空了下来。

旁人似乎也曾问价,看是否可以盘下来,盖一间牛棚。不知何种缘故,终究没有卖掉。只是,过了好些年头,怕哪天突然倒塌,压死过路的人,将屋顶和其余的墙壁推倒了,除去一道厚厚的泥墙,又无人照顾,慢慢的让荒草占了位,渐渐荒芜起来,早已看不出曾有人住过的痕迹。

奶奶是闲不着的人,家里有一块土地,就要拿些东西种下去,不管收成多少,荒着在她眼里是不应该的。没过几年,土壤慢慢肥了,一家人的蔬菜,大可供应起来。

今年回家,奶奶老早就嘱咐,蔬菜不用买,全在菜园子可以摘到。恍惚记得,老屋的门前有一丛盛大的瓜架,支撑瓜架的竹杠,一年要换一次。那时候,每逢瓜刚刚伸出嫩条,爷爷便要叫上邻居,去竹林里杠几棵又粗又到的老竹,打进土地里,架成比人高那么一点的瓜架。架下可以供人玩耍,又可供拴住牲口之用。

瓜的藤条,即沿着设定好的路线,爬上架上,不出多少日子,已把瓜架站满,绿油油的叶子,平添了许多乐趣。没过多久,农家人喜爱的丰收瓜,就在那架上长满了。那家那户来了客人,总要打下几个,就着各类肉汤煮熟,配上独特的佐料,又是一道待客的佳肴。

农家的小孩,闲不住又淘气,总想着法寻乐子玩。于是,模仿大人的常规生活,就成了儿童的游戏。抽瓜藤,即是常玩的游戏。从架上拉出一段干枯的瓜藤,点上火,嘴里就有了烟,学着大人的模样,吐出烟圈。而我,总不能掌握其要领,一口吸进去,呛得头晕眼花。

有一次,感觉自己似乎掌握了玩这瓜藤烟的技巧,而且比同伴吐出来的圈更有型,正当沾沾自喜,准备卖弄时,父亲的一棒子,打掉了我的美梦,从此,凡是面对烟酒。总会想起那挥之不去的一棒,终究还是与烟类无缘了。或许我应该感谢父亲的那一棒,避免了我走上另一条路。

现在,瓜架依旧留着,架上的瓜藤依然旺盛的延伸着。等花藤干枯后,去玩的孩子,怕已看不到了吧。他们总有玩的东西,这么无趣的事儿,也许可能再也不会有人来玩了。

站在这片让绿色包裹的菜园前,思绪是闲不住的,仿佛那已经过去很久的往事,一会儿就忽然回来了。儿时玩耍的伙伴,门前供我夹鞭炮放的木梁,还有那些日日夜夜,望着门前那条黝黑的村道,总害怕突然冒出什么东西的恐慌。

夏季的夜晚,屋里总是闷的慌。爷爷就在那门前,把那淋不着雨的地方,打扫干净,铺上一块草席,就在屋外过夜了。我曾好奇的缠着爷爷,在那儿睡过一晚。不过,夜间抵挡不住蚊虫的攻击,半夜里乖乖的躲进了屋里。

老屋在村寨的最下方,下去便没有了房屋。下面,既是一块养鱼的水塘,再往下是一大片竹林。白日还好,夜晚却显得异常冷清,黑漆漆的,总有不停息的声音,惹人害怕。有时是风吹的声音,有时是蝉鸣的声音,当然有时候也有流水的声音。

那一晚,爷爷告诉我,那竹林里埋着珍宝,说是村里的一个地主,怕被人抢了金银,偷偷在那唯一的桃树下,埋了。到了晚上埋着金银的地方,会微微发出光芒。于是,我总盯着那颗桃树根看,希望某一天看见那儿发光。

我疑心爷爷的故事,白日里曾偷偷去看过,没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又不甘心去家里偷拿锄头,挖了许久,也不见什么金银,慢慢就被迫放弃了发财的机会。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使我彻底断了挖那地主藏宝的念头。

那一日,往日冷清的竹林里多了好些人,他们闹了一天,还以为宝藏的故事,被泄露了出去,听到了风声,来此处挖取钱财。谁知,却是让我终生难忘的事儿。

傍晚的时候,爷爷说那是迁坟的人,属于这片竹林的人家,将祖坟迁到了那里。不知何故,我那时对于死了的人,带有莫名的恐惧。每到晚上,再也不敢看那片竹林一眼,怕突然看见什么东西冒出来。当然,对于宝藏的热爱,也慢慢忘记了。

时到今日,我总不敢一个人进去那片竹林,怕是童年生活中对于黑的恐惧,深深的烙印在心里,再也抹不掉了吧。如果真有宝藏,或许也埋得很深了,没有了从见天日的时候。

自离开家乡,独自去外地谋生,大大小小的菜园子见过不少,一大片一大片,用塑料薄膜围着,当然菜品的种类也很多,奶奶的这个菜园子,与之相比,实在上不得什么台面。可是,不论我去到哪儿,每看见那家那地忽而有一个菜园子,我都会想起,那个弯着腰在瓜架下劳作的奶奶,用她那不太灵活的手,一锄一锄,开荒扩土的场景。

奶奶在土地上辛苦了一辈子,不识几个字,也不懂的表达所谓的情感,但是每当我从外面回家,吃上一口奶奶做的饭。我都觉得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更好吃的饭吃啦,尽管只是那么几个重复的菜肴,奶奶都能变得花样,尽量满足我们的味蕾。

奶奶年事已高,总有一天要回到属于她的另一个世界里。只是我希望,那样的日子来得晚一点,让我能有机会,每次从外面失魂落魄归来,依旧能吃到奶奶做的饭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