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山溪水

山溪水

作者: 风林海2018年10月12日来源: 好句子大全抒情散文

(一)

在一个夕阳西下夜色初现的昼夜交替之时,大山深处的一个村庄里,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他来到了这个充满爱恨情仇、酸甜苦辣的世界。他在贫苦但却深受爷爷、奶奶和父母喜爱的家庭中慢慢成长,他在一出生就看见的崇山峻岭里渐渐长大。他爱这山中的小鸟,不管小鸟愿不愿意,哭着闹着让大人把小鸟逮来,圈在笼子里精心喂养。他知道那个山坡上有中草药,那个山坳里有野韭菜,那一片草地蚂蚱肥,那一段河沟螃蟹多。他喜爱这大山,从没有想过要走出这大山、离开这大山。因此,他以“山”为名。

“山”,其貌不扬。脸盘象山一样不圆不顺,皮肤象山一样又粗又糙。但却十分喜欢读书,在全班、全校乃至大山里那一个小镇,没人能够超越。一场高考,他被一个繁华都市的大学录取。不想从此没有走向欢乐、幸福,却掉进了苦闷和烦恼的深渊。

(二)

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山”认识了家乡小镇上一个长发飘飘、清秀可人的美丽女孩,他们一见钟情。女孩一看见“山”就歪着头嘻嘻地笑,笑时露出一排玉光闪烁的洁白的牙尖,两腮还有浅浅的酒窝。“山”一见那女孩,就会神采飞扬、激情高昂。他们经常借着夜幕的遮掩,手挽着手,在一条弯曲的山路上慢慢地散步。有时候会被雨淋,但却全然不顾,淋得越湿,他们会拥抱得越紧。

春去秋来,花开花落。人间变换的不仅仅是季节,还有爱恨情仇。青山依旧在,溪水仍然流,可是在“山”读大四的时候,却再也接不到曾经与他山盟海誓的女孩的来信。一时间,“山”不知何去何从。想过放弃学业,追踪寻迹,当面向她诉说衷肠;想过杀人放火、投河悬梁与她同生共亡……“山”在爱恨情仇中像砂锅炖着中药一样苦苦地熬煎着自己的人性、理智和性情。

他在煎熬中从噩梦里慢慢醒来,从此,他冷漠无言,一心学业,不涉情事。

(三)

春华秋实,风花雪月。3000个日日夜夜过去,“山”在国外读完博士,在试验室搞出发明,戴上了一顶“专家”的帽子,此外就是眼角眉梢的一条条浅浅的皱纹。不变的是他依然孤身一人,一心事业,不涉情事。

一个炎热的夏日,在人流车流川流不息的街头,“山”看见微风中站着一个长发飘飘、裙角轻扬、袅袅娜娜、笑颜盈盈的女孩,他眼前一亮,恍然回到了10年之前,许多早已尘封心底的记忆重又显现眼前。他情不自禁地上前,与那女孩交谈。都市中的女孩,文质彬彬、落落大方,没有乡村女子的畏怯、拘谨。女孩叫“溪”,见到“山”就歪着头嘻嘻地笑,笑时露出一排玉光闪烁的洁白的牙尖,两腮还有浅浅的酒窝。

“溪”是个文学青年,喜欢写诗、画画、弹古筝、品香茶。她能即景生情,出口成诗,转瞬之间,五言七句,一气呵成;她能凭着记忆、仗着印象为人作像,惟妙惟肖,形神兼备;她梦中曾在西子湖上、画舫楼中,披着薄纱,轻抚琴弦,面对碧水蓝天,弹唱心中的歌;她想找一家雅静的茶楼,穿短袖小褂,秉壶侍茶,不要工筹,但愿能与茶者对茗,与同志、同趣之人谈日月星辰,说春华秋实。

“山”与“溪”结成了忘年之交。“溪”爱吃肯德基、麦当劳,三五分钟一份。“山”喜欢坐在旁边,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从心里溢出一种欢喜。“山”喜欢西餐、青菜,他们并肩而坐,像教孩子用筷子一样,告诉“溪”如何使刀用叉。偶尔四目相对,会心一笑,“山”有看见一个聪明的孩子做成一件手工一样的快乐。

他们常在歌厅相会,但是并不唱歌,只是想借一个二人空间,在暗暗的灯光下,听着悠悠的音乐,享受见面的幸福。

“铜雀台”包间,随着音乐响起,服务生轻轻地走出,随手关上了厚重且隔音的高门。看着“溪”的美丽,“山”压抑不住心的冲动,情不自抑地伸手把她揽在怀里,于是,一丝体香穿过薄薄的夏衣,通过“山”的鼻腔,渗入心肺。那时候“溪”的样子,像是一颗婀娜纤秀的含羞草,怯怯羞羞又半依不依,昏暗的灯光下,脸上似乎涌出点点红晕,整个人儿是那样的娇美!碧水湖畔,红瓦楼中,“溪”给“山”讲自己的青春之梦,像管孩子一样让“山”坐着不动,笑盈盈地冲泡两碗香面,主妇一样端到桌上,二人相对而坐,慢慢享用。时而“溪”会顽皮地眨眨眼睛、歪着脑袋笑笑。那一顿饭,让“山”记忆永久。

“溪’的表面笑颜频频,娇言嗔语。只是在夜晚,伴着孤灯,在“溪”的日记里会出现青涩的梦境,粉红的色彩。

于是,“溪”有了雨中的独行,风中的忧郁,阳光下淡淡的微笑,路灯下静静的徘徊。而这一切无一例外,都是为了一个人,一个具有诗人的气质哲人的智慧的人。“溪”觉得这一切都像那朵雨中的紫丁香,淡雅而纤丽,脆弱却动人。

“溪”知道,那被称作“恋爱”的日子到来了。那些在风吹柳梢,月挂枝头的夜晚,心中弥漫的淡淡闲愁,那些夏夜灯前,花香暗浮的日子里,满溢的相思终于触手可及。

每一次见面,“溪”说太短;每一次离开,“山”都魂不附体。见面后“山”总觉得是一种罪恶,离开后又忍不住还想再看那朵正在开放的丁香。20年后再续20年前的故事和情景,不知到底是上天的安排还是人间的巧合。

在黄昏、孤独、有雨的夜晚,“溪”听着梁静茹的《勇气》,旋律坚定沉着:“终于做了这个决定,别人怎么说我不理,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我愿意天涯海角都随你去。”一遍一遍又一遍。

“溪”曾经有悖常理地幻想着自己能长大一点,再长大一点,用惊人的速度长到像“山”一样大。曾经为了模仿电视剧《倾城之恋》中的情景,从老远的距离飞奔扑入“山“的怀里,而后“山”把她紧紧拥在怀里,“溪”脸上、心中都溢满了笑容……

曾在月光如水的夜晚,“山”把“溪”送回家,“溪”都会在下车后,笑着向他挥挥手,看着他的车绝尘而去……偶尔会想:不如就长成一棵树吧,长在他必经的路旁。为此,可以在佛前虔诚地下拜……

“溪”的心中,有很多很多的梦。很想站上讲台,下课时说一声“桑扬娜拉”;很想开一间影楼,试遍每一件婚纱;很想一辈子独身,自由自在地走完人生的路;还想逮住老爸偷会情人,敲一笔钱却不知道干什么用。

“溪”的心中,也有很多很多的结。很想在“山”为工作、为事业一筹莫展之际,给他帮助,只是自己的帮助太渺小;给他安慰,只是自己不能时时留在他的身边。很想抛弃一切,将自己的一切完完整整地镶嵌在“山”的世界里,只可惜,人生,有些许无奈,也有些许酸涩……

都说山高水长,但愿山不会老,水不会断流。让“溪”能够藏身“山”中,让“山”随时都能捧起一捧清凉、纯净的“溪”水,饮满一肚醇甜的甘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