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散文精选 > 心情散文 > 听蝉

听蝉

2016年03月06日心情散文

不知是老家所处的地方幽静,还是雨霁初晴时声音的传播更显空灵,抑或是牵挂某事心有所念。清风的午后,如常小憩一会儿,却在热闹的蝉鸣中化困乏为清醒。

似乎每到夏秋,便是到了蝉的世界。午后或傍晚,听蝉正当时。独唱,重奏,此起彼伏,绵延不绝,时而高亢激越,时而低沉婉转,在树与树之间悠扬回旋。原生态、纯天然的演唱,在听觉上堪比一场盛大的音乐会。

老家的院子里有父亲栽的花木,三米多高的紫薇,四季芬芳的金桂,还有大枣、樱桃、李子等果树。特别是那棵几十年的香樟,枝繁叶茂,如同一把巨大的遮阳伞,给房屋带来阴凉和清爽。

时值夏末秋初,“一场秋雨一场凉”。站在树下,微风习习,偶尔会有一片青黄的树叶轻轻飘落。循声确定发出声响的香樟树,透过枝叶的缝隙,却已不见蝉黑小的踪影。我想,也许它们历经盛夏的酷暑,已然隐身在树的高处,叶的深处。

索性在香樟的阴凉里,静听大自然的乐章。记得曾经看过一句话,说被落叶打中是一种幸福,原来是真的。因为在蝉吟叶落的时刻,自然而然陷入幸福的回忆。那是与蝉有关的童年故事。

我实属个性极文静的孩子,可是当看见大点的伙伴用蜘蛛网粘蝉的时候,却也觉得有几分趣味。只见他们将蝉从蜘蛛网上拿下来,用一根细长的线索拦腰拴结,解出翅膀,拽紧,蝉就怎么也飞不离那根线索。于是,自己也想学样。捡一根长长的竹枝,去掉末端的几根枝桠,留住枝梢。接下来就是擎着竹枝,去房前屋后凡是有屋檐拐角的地方套蜘蛛网。那种网面大、丝密集的蜘蛛网,如果担心粘性不够,可以多套几个叠加使用。捕蝉“工具”做好了,捕蝉却没那么容易。每每屏住呼吸,靠近一棵树时,那蝉仿佛洞悉了心思,原本妙趣的声音戛然而止。在叶子间几番搜寻无果,它已在另外的某处欢快高歌。现在想起那番情景,不禁哑然失笑。

那时候,捕捉到的蝉极少,倒是多次在树杈中或者叶底下见到了蝉蜕。一次偶然,了解到蝉蜕是一种中药材,有很高的药用价值。蝉蜕,就是蝉羽化后的蜕壳,每一次痛苦的蜕变,就是它的一次新生。现在想来,其实人又何尝不是呢?人的成长,亦如蝉蜕去外皮一般,从年幼的懵懂无知到成年的逐渐懂事,几经历练。

古往今来,文人墨客爱咏蝉,也因此,蝉被赋予各种特殊的含义。“垂绥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在名臣虞世南的笔下,蝉是高洁清远的象征。“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此地动归念,长年悲倦游。”在颇得大谢诗风神韵的王籍笔下,蝉则是幽静的思归之念。“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在仕途坎坷沉迷旖旎繁华的柳永笔下,蝉是伤感悲凉的化身。“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听取蛙声一片。”在豪放爱国的辛弃疾笔下,蝉又是恬静喜悦的代言。诗人的世界与常人有所不同,相同的物象,在诗人的生花妙笔下,往往会产生不同的意象。无论是轮回的春秋四季,还是河流的深浅缓急,他们的人生总能在蝉声中诗意地栖居。

蝉声渐消,即将过去的季节,明年还会重来,蝉也会再度吟唱,而属于人生的某一个成长时段,却是一去甚远,永不复返。听蝉,听季节变换,听人生变幻。且学一只蝉,即使餐风饮露,也能积极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