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四季梅

四季梅

作者: 张振平2016年12月12日来源: 张家口日报优美散文

母亲喜欢在院子里养花,人搬到了城里,她的“院子”也跟着住进了楼房。

母亲家的卧室虽都在阳面,可采光不算是特别好,受对面楼顶那排太阳能热水器的影响,一年中总有三个多月进不来阳光,但母亲的花好像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一年四季总是绿意浓浓、花团锦簇。

母亲家的花很多,但我却格外钟情那两盆四季梅。

四季梅之所以被冠以四季梅的名号,大概就是因为它花期不分季节,四季常开。至于那个梅字,倒是有些牵强。四季梅的花瓣儿平平地展开,被一根细细的花茎托起,看不到多瓣儿的花萼,实在不像梅花。再细想,梅字也许只是取之简约雅致像梅花。

我喜欢四季梅,淡紫色的小花朵,或一朵独立,或两三朵、四五朵簇拥,不分晨昏,不分四季,只安安静静地绽放在碧绿丛中。四季梅的叶子呈椭圆形,那端庄、素雅之态,给人一种娴静的感觉,这也是我喜欢它的一个原因。

因这份喜欢,便央求母亲为我养一盆。母亲却给了我几粒芝麻粒儿般的黑色的小种子。我说母亲小气,竟不舍得把她的送我一盆。母亲说四季梅是最好养活的花儿,自己种也不是难事,如果你真是懒得种,那就把我的端走好了。

我当然不会夺母亲所爱,依着母亲所教,把那几粒可怜巴巴的花种撒进花盆。我家阳台上的花草多是观叶的植物,不是移栽就是扦插,像这样播种还是第一次。由于是第一次,种子撒在土里,对它们是否能发芽却没有多少把握。也就没有抱有多大希望。

那些种子却不在乎我对它们的态度,没过几天,全都纤纤地张开了两片椭圆叶片。看它们那么弱小,我不知该如何照料,打电话向母亲求援,母亲却只是一句,不用管它们,让它们自己长好了。

虽是有了母亲的话,担着的心终是放不下。看着四季梅的苗儿细细弱弱的拔高,我忍不住给其中最粗壮的两棵培了土。这世上的事儿多是事与愿违,培过土的花苗儿却并没有因我额外的关照儿更加茁壮,反而是一天比一天蔫,直到最后萎缩成枯黄的一团,凄凄艾艾地夭折。而其他苗儿似乎是由于少了两个竞争者,却一天比一天舒展、粗壮起来。突然想起家乡老人口口相传的一句俗语“惜儿坏儿”,看来养花与养儿皆是此理!

母亲询问我,四季梅养得怎样了?我说,除了死掉的那两棵,都很好。母亲说,留一棵就行了。这次我听了母亲的话,狠狠心做了一次刽子手,很是惋惜。

也许成长总是要伴随着疼痛,痛过之后才会收获喜悦。没几天的功夫,四季梅便开始分枝展叶,每一个枝头都冒出了一簇尖尖的花蕾。

四季梅不负我望,一天清晨,它终于绽开了第一朵淡紫,我带着欣喜,特意给它衬了粉墙做背景。素净的花,浓郁的叶,竟是一副难以言说的静美画面!

从那以后,每每望向那些花儿,我的心便静成了一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