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散文精选 > 短篇散文 > 列表

短篇散文

  • 雨中的幸福体验

    3月17日,郑州下了今年的第一场春雨。雨不大,像天真烂漫的儿童,随心所欲地飘洒着玩儿。如雾的雨丝粘着薄雾笼罩的河面,竟分不清了河水与雨水。刚刚萌芽的垂柳被雨雾幻化...

  • 赶场的日子,街就醒了

    镇金是个大镇。为区公所(1992年改为镇政府)所在地。1951年,我父亲就是在这里,和本村的七个村民,奔赴朝鲜作战的。后来,只有我父亲命大,回到了故乡。当兵打仗,别人打...

  • 冬夜里的蝴蝶

    三十年前的冬天,父母之间发生了严重的矛盾,母亲伤心地带着我回了老家。为了生计,母亲找朋友求得了一份扫马路的临时工作。冰冷透骨的夜啊!每天凌晨四点就要起床出门开始...

  • “吃铲铲”考

    村里饭锅菜锅都是一个,做饭炒菜都需用铲子。每户人家吃什么?吃锅里的东西。谁家断粮了,要吃锅里的东西,就只有吃铲铲了。吃铲铲,就是饿肚子! 四川话变化多端,比如吃...

  • 女医生

    去年十月,偶受风寒引发多起不适,一向被朋友圈内称为国防身体的我,第一次对一脉不和,周身不安有了深切的体会。 自然痊愈的黄历,这次不灵验了。迫不得已只好和医院近距...

  • 铁匠铺

    每个镇上都有一家小小的铁匠铺,都是沿街一间低矮的瓦房,门前地上,垫着厚笃笃一层铁屑煤灰。房里有大锤、二锤、铁砧、风箱、炉子、水桶、切刀、长钳。火炉边架着风箱,杂...

  • 堂倌不是龟儿子

    乡场上,必有茶馆,少则一家,多则六七家。当时茶馆就叫茶馆,还没有取纯心找茶、井茶局之类的怪名字。还好! 茶馆里有小木桌,竹制倗倗椅(靠椅),或长板凳。倗倗椅的坐...

  • 草的力量

    草的力量在于串联集结,它是弱小的也是强悍的。黑暗中,草总是在反抗压迫试图冲破遮蔽与覆盖,在无望中或伸或曲,不懈地寻找光明与出路,这个过程一定是痛苦的。不同种类的...

  • 幸福从关掉手机开始

    每天下班,我和老公便会不约而同地将手机关掉。关手机的初衷是担心经理打来电话加班,或者是朋友间聚会,后来我发现,关掉手机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不用当低头族,在手机里...

  • 信义烧饼铺

    烧饼铺不大,也没有装饰什么,可以说,和别的烧饼铺比起来没什么两样。它没有招牌,信义烧饼铺的名字是顾客随口起的。 那天,一位老大爷来买烧饼。烧饼还没有出炉,但他习...

  • 古代“放榜日”

    高考的结束,放榜日的来临,牵动起一个民族的神经。自隋代科举制度以来,放榜便成为考试后的重要环节。放榜亦作放牓,即考试后公布被录取者名单。科举,创始于隋代,形成于...

  • 大师的写作课

    鲁迅在北师大任教时,曾以天真不好为题,让学生写作。第二天点评作文时,他说有一篇写得最好,最有新意。有个学生问:一个写天气,能有什么创意? 鲁迅笑笑说:我说写天气...

  • 逛巴黎旧货市场

    这次去法国旅游,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在巴黎逛旧货市场。 乘坐四号地铁至北边十六区终点站,随着人群走,过了两个红绿灯,便来到法国最大、历史最悠久的旧货市场圣图安旧货市...

  • 古代官员的工作餐

    古代的好官员,饮食上都是相当节俭的。 马王堆墓主是个女人,她丈夫是西汉初期长沙国丞相,权势可谓大矣。但从出土的餐具以及餐具上的食品中,可以看出女主人生前生活的简...

  • 德国人都是“抠抠族”

    堂哥在德国工作多年,前不久回来探亲,想着堂哥好多年没回老家了,我总得表示东道主的热情和好客,于是和老公商量,在市里选了一家最好的酒店为他接风洗尘。 堂哥落座后,...

  • 雪花飘飘

    我坐在你曾住过的木屋里,绿色的帘子荡漾着我们爱情的甜蜜。窗外白了,花过雨后,就是飘飘的雪;那么白,一如我们爱情照片上的思念,唯有圣洁和快乐!冰冷的桌面,小巧的闹...

  • 张之洞过年

    在中国历史上,张之洞可算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他的贡献暂且不说,就是他的为官清廉,也足以警示后人。比如他过年的轶事,至今仍为人所津津乐道,并在湖广一带留下了一句家喻...

  • 一只狗的“孝心”

    每当我疑心水晶球里的时间被凝固的时候,我就会为忘记那只狗的名字而找到理由,但看客的那种负罪感却从水晶球里滴落出来。 所以,为了解脱,我现在要写下我所知道的关于那...

  • 六月,明亮若锦

    这个六月,我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明亮的。花草树木,山川河流,半截城墙上残损不全的瓦砾,以及驮着阳光越飞越高的燕鹊。 这些明亮,让我想起锦帛,想起被我当锦帛般珍视的...

  • 六月栖栖

    小的时候总是望着西山那个人字形白印儿痴痴地想,是谁在那画下的印痕?那里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乞求爸爸领着我们去。爸爸说:望山跑死马,没个个把月是走不到那里的。 每次...

  • 牵手

    朋友老父七十有余,六月初生病住院,术后感染,医院连发病危通知,意识模糊的老人亦无求生意志。 儿女们已准备后事,通知亲友同学见最后一面。一同学告知几百里外老人初恋...

  • 飞来的鸟儿

    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叶射在长椅上,椅上的中年男子不禁皱了皱眉。 小区里,孩子们打闹嬉戏声,让他既陶醉又心酸。唉,要是儿子也能这样生龙活虎地疯玩该多好!想至此,他的心...

  • 那年中考

    673分。拿到成绩单,我只扫了一眼,就塞进裤兜。离重高线差8分,但这有什么关系呢?即使考上高中,父亲也不会让我读。 中考前填志愿时,父亲就说:要报就报中师,女娃娃当...

  • 滴血的观音

    我从未想过,三年前的那个六月,会成为我家的分水岭,成为先生的一场生死劫难;也让我明白在遥远的内蒙古鄂尔多斯,不只有温情的大草原,更有险象环生的大沙漠库布其。 为...

  • 闲与忙

    闲字,古代人是怎样写的?繁体字写为閒,原来是在门里望月亮。多美!让人想起有月亮的晚上,晚风清凉,秋虫唧唧,月光如水,一位绮年玉貌的女孩倚在门前,抬起头见当空皓月...

  • 满脸灰尘

    神秘的灰尘总是在夜晚显现。神秘的雾、水汽、梦呓总是在夜晚升腾。有一株水草从湖心伸出自己长长的茎,悄无声息地刺破露水。有一个人在这里坐了很久,离开的时候留下划痕。...

  • 我叫六六

    我叫六六,生于农历六月初六。长辈说有福之人六月生,而我出生的那天似乎无比吉利,六六大顺嘛。还有一种说法,说这一天全年最热,乌龟也会出来晒壳。但不知为何,再多的六...

  • 阿婆、果树和鸟

    巷子深处有座小楼,楼前有两棵三层楼高的玉兰树,满树繁花,花香一次次把我和雪吸引过去。楼前还有一棵黄弹树、桑树和芒果树,都已青果累累。阿婆说,这些果树结的果子可甜...

  • 六月栖栖

    六月的一个正午,母亲急匆匆赶来公司,交给我一张拆迁通知,并塞给我一些钱,让我赶紧想法,把弟弟的户口迁回农村。 我不理解,当初费了多大神,才把弟弟迁进城! 母亲是怎...

  • 战胜“恐水症”

    几年前,我丈夫驻防的那个地区发生了一场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涝灾害。作为武警部队的一名指战员,我丈夫在抗洪抢险中身先士卒,为保卫国家和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献出了自己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