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散文精选 > 情感散文 > 列表

情感散文

  • 童年的船

    童年最大的愿望是生活在船上,不仅可以自由自在地漂流,还可以捕鱼捉虾,过着神仙般的日子。 那时村里只有一艘小船,就是三叔公的小渔船,每天天刚亮,他就下河捕鱼。三叔...

  • 端午的欢喜

    有孩子之前,我曾想,若生在某些节日或节气倒不错,连名字都不用想了,叫小寒、霜降、小雪、立春、夏至、端午,都行。尤其好的是端午,阳气足,底子旺,是个男孩就可以虎虎...

  • 小巷的外衣

    三四月,一个多雨的时节,湿润而闲适的环境里,最容易滋生的东西恐怕就是青苔了。 落的雨多了,青苔便会无声无息地在水里、雾气里滋长。早或迟,淡或浓,一夜之间它们就可...

  • 说给天鹅山的情话

    一晃二十余年,思念结成茧又化成蝶,时常徜徉于天鹅山的山水之间。 还记得吗?那时,你很年轻,以丰厚的绿色覆盖和生物的多样性刚刚摘取国家森林公园的桂冠;那时,季节很...

  • 祖孙仲夏乐

    仲夏之夜,热浪袭人,我不禁想起儿时与爷爷共度夏日的往事。 那年我读小学四年级,整天沉迷于电视和电子游戏,无心向学,这让爸妈十分头疼。暑假时,爸妈决定把我送到乡下...

  • 瓜棚记事

    乡下的父亲爱种瓜,如西瓜、甜瓜、小白瓜等。这一片瓜果离小镇很近,每当瓜果成熟时节,就有镇上的人过来偷。父亲只好在瓜果地旁搭建一个瓜棚,日夜看守。 我家的瓜棚是由...

  • 薅草像拍武打片

    我确切地感受到,草的生命力实在太强。韭菜畦上,草长得像韭菜一样,简直分辨不出;苘蒿、苋菜、小白菜、空心菜地里,它们长得比菜还高;至于田沟和院墙根下,虽然土踩得很...

  • 近邻胜远亲

    我和老伴均年逾七十,两个儿子都不在身边,一个在外省落户,一个即使住在同城,也不能天天守着我们,我们可算是真正的空巢老人。生活中,我们难免会遇上一些力所不及的难事...

  • 门牌号码的时光印记

    这座城市有很多的门牌号码,和我产生关系的那几枚,静默散落在大街小巷里,像一种印记,记载着属于私人的过去时光。 太平街22号,有我寻访的记忆,在这个城市最古老的街道...

  • 柴门半开

    我梦里的故乡,始终有一扇柴门,它半开着,沐浴在清泠的月光中,像是在等待,等待一个人的归来 曾看到一幅画作,画里是深秋,小院里,一扇半开的柴门;阳光稀薄,洒在满是...

  • 为你暖脚

    前几天参加朋友的婚礼,在婚礼仪式上,主持人问新娘,天冷了,你愿意给新郎暖脚吗?也许在台下他们没有商量好,新娘一下子愣住了,她支支吾吾半天也不知道回答什么,这时候...

  • 老去的菜园

    秋越来越深了,菜园里大大小小的果实纷纷被采摘下来。几场萧瑟的风吹过,园子里的菜好像是感知到季节的召唤,迅速收敛了蓬勃旺盛的姿态,藤枯了,叶落了,菜园的鼎盛时期就...

  • 故乡的石桥

    村里有两座石桥,一在村南,一在村北。南为平桥,北为拱桥。 村庄横亘在西山的脚下,小河自南而来,将村前的水田一割为二,蜿蜒着向北去了。村人要去小河对岸,按着行事的...

  • 乡间腊月

    在岁月的年轮里,腊月是一个飘着雪花、透着年味,忙碌而又特殊的月份。 忙完了秋收冬藏,腊月就悄无声息来到身边。岁末时节,一年的辛劳,一年的收获,连同蕴藏在心中的愿...

  • 会吹口琴的碾米坊

    沙州坪边上的碾米坊,比村里的民房高一些,有三栋民房那么宽阔。曹田大队的社员,有人习惯上称碾米坊为发电厂,有人又喊它加工厂。 碾米坊离村湾有几百米远,在沙洲坪东岸...

  • 乡间过年

    在我的记忆中,乡间年事是从一碗腊八粥开始的。这天,天刚麻麻亮,家家户户的厨房里亮起了微黄的灯火,操劳了一年的女人,一脸安详地坐在灶台边,红红的火苗衬着她们质朴的...

  • 记忆里的年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王安石的这首《元日》把中国的新年生动传神地记录了下来。年,年年过,贴春联,敬财神,除夕守岁即便如...

  • 故乡的老宅

    新春佳节,我驱车回老家拜年,窗外的村村寨寨,时不时响起鞭炮声和村里女人叫娘的声音。这久违的乡音,激起我无限的思念。是啊,岁月无情,人生易老,少年的时光、青春的记...

  • 乡村的年

    好像时光在村前的老槐树上打了个盹,眨了个眼,便到了年关。 老槐树上的天空,愈来愈清朗。洁白的云朵,像成群结队的绵羊,在悠闲地溜达。欢快的风在田野上游走,像调皮的...

  • 留在故乡的鸟

    在我的家乡,很多鸟都要飞到南方去过冬。但是,总有一些鸟会留下来,它们是一群恋家的小东西,即使冷一点也要守在故土。有它们在,冬天会多几分生趣。有鸟儿在,再冷的冬天...

  • 回首郴师

    回首郴师三年,思绪便像潮水一样涌了上来。那一千多个日日夜夜被镌刻成了一种记忆,窖藏于生命的城堡,酿造成了一杯美酒,注入延绵永恒的回忆。 步入师范时的我懵懵懂懂,...

  • 酒缸

    想起母亲做的糯米酒蒸猪脚,馋虫又上来了。 在老家永兴八公分村,糯米酒又叫湖子酒、湖酒、水酒、甜酒。糯米酒一年四季都能酿制,在过年的那段寒冷时间,酿糯米酒的人家更...

  • 赐我力量的那盏明灯

    前不久,一堂《家风家训》培训课触动了我,儿时关于母亲言传身教的几个片段忽然又清晰地出现在眼前,仿佛就在昨天。细细想来,其实这些故事从来没有远去,一路走来,它们一...

  • 春分的童年记忆

    又是一年春分节气,怎不令人想起欧阳修的《踏莎行》:雨霁风光,春分天气,千花百卉争明媚。画梁新燕一双双,玉笼鹦鹉愁孤睡。薛荔依墙,莓苔满地,青楼几处歌声丽。蓦然旧...

  • 布谷声声入梦来

    早春三月,在故乡能听到布谷鸟的叫声。 故乡人都说:布谷开声,下地播种。三月的故乡,村民开始下地翻耕,除草清沟,修理水渠。布谷鸟就像一个播音员,在村子里、田野中四...

  • 梦回老屋

    清晨醒来,仍沉浸于梦里的世界,回到老屋的感觉是那么亲切却又如此遥远。之所以对老屋如此怀念,是因为它承载着我童年所有的欢乐和记忆。 记忆中的老屋是一个青墙黛瓦、款...

  • 石磨

    在八公分村,石磨总是与美味的食物联系在一起。正月的米豆腐,二月的碱水米粑,夏秋之间的烫皮、炒米粉、麦芽糖,临近过年的油豆腐、霉豆腐、豆腐渣。如今想来,样样都令人...

  • 被汗水浸透的“五一”节

    如果让时光退回到二十年前的五一节,在我的家乡,你常会看到一个梳着麻花辫的小姑娘,跟着她的父母,急匆匆地走在田埂上。是的,那个女孩就是我。 我是随父母亲赶去田里种...

  • 回不去的书信时代

    退休之后,陪伴家人,从南到北,移居迁徙。老家院落,无人养护,虽有不舍,依旧卖掉,那些我视若珍宝的物件,小到连一片树叶书签也被我带到了南方,其中便有厚厚的一沓书信...

  • 北大坑

    在我们家乡,水坑就是池塘,是村里人挖土留下的洼地。农村没有排水设施,水坑就派上了用场。夏天一场接一场的暴雨,家家户户的雨水流进巷子里,再流到低洼的水坑里,盈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