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散文精选 > 写景散文 > 列表

写景散文

  • 小城里,岁月流过去

    小城里,岁月流过去 一 我所居的城市诸暨,是位于会稽山脉与龙门山脉之间的河谷盆地之上,一座依山傍水的南方小城。从浙中天灵岩发源的浣纱溪,自南向北,一路行山经峡,丛...

  • 一棵榆钱树

    在这钢筋水泥丛林竟然有这么棵榆树,它伟岸、秀美、挺拔、玉树临风。 每日我迎着朝阳,走近它,仰望它,从积雪堆积,到长出星星点点紫褐色的苞蕾,到它一直站在春光里。美...

  • 澳洲探亲旅游之三元宵在奥本

    澳洲探亲旅游之三元宵在奥本 睡眼惺忪醒来,感觉房间完全陌生,躺卧在不熟识的床上。「我们住在澳洲姨丈的家呀,不是美国,也不是越南啦!」太座轻声提醒我。哦!记起来了...

  • 母亲的菜园

    入夏后连着二十多天,天天都是晴天大太阳。周末无事,打电话给母亲,说要回去一趟。母亲问了具体时间,临了千叮咛万嘱咐:什么都不要买,有呢。 既渴望儿子多回来,又怕连...

  • 想象居住的地方有条河

    我在看一张地图,尺幅比例不大——这其实恰好,既看得清楚,上边界也不是很远,到不了需踮起脚尖伸长脖子去看的程度。也不定刻意看什么,它就是一张地图而已,除了不同色彩...

  • 澳洲探亲旅游之四蚌壳和塔眼

    澳洲探亲旅游之四蚌壳和塔眼 我夫妇这次到澳洲探亲旅游,是内姨丈刘邦水十多年不断相邀所促成,终于万里迢迢到来,不巧的是遇上他老人家身体不适,细姨要在家照顾姨丈,不...

  • 大花狗——写狗的散文

    小时候,庄子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狗。那时候,人们尚且在为温饱而发愁,自然没有闲心情去养什么宠物狗,养的都是体格庞大的土狗,还是那种不加锁链进行约束的散养法。养条土...

  • 小果园

    在老家院子前,有一块两亩多大的园子,里面生长着三十棵左右的果树。这样的数量,称其为果园多少有些夸大其辞的感觉,但却有着梨、苹果、杏、李子、枣等几大品种,细分下来...

  • 澳洲探亲旅游之五袋鼠与树熊

    澳洲探亲旅游之五袋鼠与树熊 今天星期二,我夫妇和昨天一般,起早下楼到厨房饭厅,姨丈指示冲咖啡,细姨煮小米粥,四人在家中同吃早餐,然后等待清荣表弟来接载,继续畅游...

  • 澳洲探亲旅游之六蓝山三姊妹

    澳洲探亲旅游之六蓝山三姊妹 「星期三,去蓝山!」 人在雪梨,任由亲戚摆布,清荣表弟早已安排好畅游行程,头两天去参观海港一带的繁华景观,包括:著名地标蚌壳型的风帆歌...

  • 乌鸦(散文外一篇)

    乌鸦(散文外一篇) 我喜欢坐在山坡上,看太阳慢慢落山,看羊群慢慢回家。故乡没有很高的山,但有山坡。黄昏的时候我就坐在山坡上看对面的山影,树影与人影,还有乌鸦的影...

  • 古渡口古河州

    古渡口古河州 刘梅花 一重一重的青山,藤花掩映了临着黄河的古镇,大河家。 一路草木多,车开过去,树枝子簌簌披拂过车窗,手掌一般,敦厚得叫人心生喜欢。大河家的房子都...

  • 地上的铃兰

    地上的铃兰 黄秀莲(香港) 在地铁站看见一幅广告照片,笑靥如花的钟楚红,抱着一大束铃兰。而铃兰呀,素白如雪,花朵娇小,一朵一朵含羞下垂,如成串铃铛,风中摇曳,美丽...

  • 我家的猫和老鼠

    我家的猫和老鼠 毕飞宇 我有两个姐姐,大姐长我6岁,二姐只比我大一岁半。我们是在无休无止的吵闹和绵延不断的争斗中长大成人的。我们姐弟三个就像鼎立的三国,在交战的同...

  • 走访阳明山上中山楼

    走访阳明山上中山楼 趁着母亲节假期,我和先生一同走访阳明山上的中山楼,众所周知,中山楼是过去国民大会开会的会场,国家元首接待外宾或举办国宴的重要场所,在全民直选...

  • 芍药盈筐满市香

    芍药盈筐满市香 刘心武 难忘那些美好的日子。杂院里有位大姐在小厨房里操持晚饭,不断地吟唱着当时极为流行的《乡恋》,隔院不知哪家在用四个喇叭的录音机放送着《潜海姑娘...

  • 椴树蜜

    椴树蜜 肖复兴 那年,我回北大荒,当车子跨过七星河,来到大兴岛,笔直朝南开出大约十里地,开到三队的路口青春时节最重要的记忆,许多都埋藏在这里了。车子刚刚往东一拐弯...

  • 溱潼湖游记

    溱湖,又名鸡鹊湖、喜鹊湖,因“昔多鸡鹊飞集”而得名。听说那儿不光有烟波浩淼的溱湖还有号称“大地之肾的湿地”和“中国特有的世界珍稀动物-----麋鹿”。这些我只在电视...

  • 流动的静物

    流动的静物 1.1蚂蚁和树叶 小餐馆门口坐着几个人。他们在闲谈。男孩在他们中间。 他大概六七岁,蹲在台阶上,看着地上几只类似于昆虫尸体的东西,有点像蚱蜢,发了黄死了很...

  • 蝉声拼凑出的夏天

    蝉声拼凑出的夏天 西窗 蝉在夏天当头牌,唱主角,锣鼓一响就出场,华丽丽直唱到秋风起,声音也喑哑了,才黯然退场。 办公室窗外是一蓬蓬樟树,不知道蝉爬在哪株哪个高度,...

  • 徜徉溱湖

    去溱湖的计划早在开学初就有所耳闻,3月8号“海小家园”的所有同仁,终于如愿踏上开往溱湖的班车。随着时间的飞奔,汽车开始行驶,带着我们种种美丽的憧憬。我知道,在我们...

  • 夏兴

    夏兴 德富芦花 江村八月碧鲈肥。亲戚知友三四人,载着钓竿、锅釜、米、盆碗、酱油等物出海了。头顶艳阳照,水上微风吹。拣个岛影沉静的地方,泊下小舟,各人都垂下钓丝,船...

  • 只开一季的花

    只开一季的花 韩浩月 我是最不擅长养花的,再好看的花买回来,用不了多久就会发黄枯萎。看一盆花由盛放到变得蔫头耷脑,是很有挫败感的。后来就只买绿植。当绿植也养不好的...

  • 羊城游思(三章)

    羊城游思(三章) 【草暖公园情思】 草暖公园,一个喷溅着诗意的名字。 春暖草绿,芊鲜的嫩叶暖色流动,羊城人握着这造化的大手笔,素描了这个娇艳而壮丽的景象,又撷取这个...

  • 风吹青苇天籁生

    风吹青苇天籁生 水生的植物,风一拨弄,即发出窸窣的天籁。这便是苇,青苇。 城市里看不到苇,往乡野走,夏日芦荡深处,一滴水汽凝结的露珠,像一滴汗珠,从光洁的苇叶上跌...

  • 岁月的伴奏

    关关 黄昏的雨仅仅能把发梢打湿,空气中弥漫着九月的桂花香。小村落的孩子在院子里奔跑,叫卖水果的小贩,牵着孩子回家的夫妻,披着雨衣的农民工,仿佛创造了一场平凡的热...

  • 画眉谷里没有画眉

    十一去画眉谷玩了,那是一个很小的景区,但我依然玩的很开心。 出发前,我笑着对同行的人说:开车三个小时的路途,应该不算很远。先生也笑着回了我一句:多远你都没关系,...

  • 月下

    冯炜莹 喜欢月色笼罩的模样。 清透的,素白的,沁凉的,朦胧的,宛若一阕词、一首诗,宛若一幅水墨留白、一曲《渔歌子》。 时常于月下散步,看槐花被月色镌刻上幽白的光,...

  • 雨化的蘑菇

    鲍尔吉·原野 蘑菇并不是草地和森林里的居民,它们只在雨后突然出现,打着伞,三三两两,在齐腰深的草里行走。 我喜欢这些冒冒失失的客人。蘑菇的样子,与草、树、泥土和石...

  • 清东陵游记

    额,实话说,相比过去去的那些景点,清东陵真真的是不值一提,比秦始皇陵、黄帝陵都不及,现在只差明十三陵没有去看了(真奇怪,我为什么对坟墓这么感兴趣?明明老见鬼的人...

  • 济南小吃街素描

    刘建春 俗话说食在广州、味在四川,每个城市都有其饮食文化特点。有人说,粤菜是华尔兹,川菜是迪斯科。这种形象的比喻,确也道出了两个地方菜系的本质区别。须知,华尔兹...

  • 绣色倾城

    夏 磊 今年的冬天雨水特别多,寒雨连天的日子最喜欢在傍晚时分与父母家人围坐灯下,热腾腾地吃个火锅,絮絮叨叨地说点家常话。因为前一段时间去了苏州高新区,所以我就把...

  • 北欧行

    北欧行Memory.e019 飘飘何所似 一九七八年的初夏,我去斯德哥尔摩开会,顺道游历瑞典,丹麦,西德,乃有半个月的北欧之行。一路上,正如王勃所说,「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

  • 山谷里的花

    于振坤 早晨醒来,鸟啼树间。我洗漱完,走出山村,直奔山谷。 山谷距山村五里路,但要翻过一个山头,再走上一段弯弯的小路。 正是春末,晴朗的天。从山里吹过来的风,带着...

  • 古村行

    任晓璐 一 西沟村位于太行深处的凤凰山西侧,传系明永乐年间由山西洪洞移民所建,以方位兼地形命名。西沟村四面环山,东隔凤凰山与东沟村相对,西南近雄伟的大垴。 走在通...

  • 旅行散记

    上一次旅行是去武汉,桂林,湖南,之后去过一次鼓浪屿。好几年没出去了,每天除了见客户,就是上网打麻将,无聊透顶。憋屈久了的心会麻木的,于是一个人出去转转,一个人旅...

  • 天籁的声音

    天籁的声音 丰 古 喜欢一个人淋雨 我喜欢雨天,喜欢一个人淋雨,这或许是命里注定的事。小时候为淋雨,没少被父母呵斥,但始终未能改掉这个习惯。每逢下雨,我都会诌出一...

  • 行走西安

    行走西安 江西周启平 兵马俑 两千多年的沉默,掘开的是大秦的呐喊。燃烧过的血,在体内变得坚硬。掩埋的黄土,再次聚拢大秦将士的铮铮铁骨。大风飞扬,猎猎旌旗淹没在历史...

  • 夜游西湖醉品醋鱼,别有一番滋味醉心头

    话说回来,这次的江浙之旅确实有点仓促,但新年的第一份惊喜从手机传来,那笔不算丰厚但赏心悦目的奖金让我决然而然的迈出了这次散心的匆忙脚步。 除了参加勇哥甜蜜气派的...

  • 安徽戏曲

    安徽戏曲 钱续坤 黄梅戏 把铿锵的锣鼓敲起来,把悠扬的二胡拉起来,把清脆的云板打起来,淳朴清新的婉转歌喉,带着泥土的气息,伴着乡野的和风,呀子依子哟地从阡陌小径,...

  • 描写夜晚的散文___滨江之夜

    滨江之夜 张成元 盛夏,入夜,去滨江广场闲步,墨黑色的河水里面倒映着五彩的灯光,微风吹拂河面,灯光随波逐浪荡漾起来。 对岸星光灿烂,那是绵阳建市以来的硕果全是住宅...

  • 大阳山境界

    大阳山集北方雄奇和南方婉约于一体,加之底蕴深厚的人文景观与佛教文化,有着独特的风景,绝美的意境。 题记 一 长江三角洲的烟雨迷雾,居然孕育出这样一处原生态的诗画之...

  • 水竹笋

    水竹笋 傅小菊 小时候,随父亲去了新安煤矿,住在煤矿的邻村黄泥岗,周围有许多小山,山上小水竹蓊蓊郁郁,密密层层。一阵新雨过后,竹叶上挂着玲珑剔透的小水珠,散发出淡...

  • 描写春的散文

    春 张鹏程 七奶说,农家的春天是布谷鸟叼来的。布谷鸟很久以前不是一只鸟,是农家的一个勤劳能干的小媳妇,一次,她和小姑到野外挖菜,一阵大风刮过,那风大得能刮飞一头大...

  • 苏州,另一半山水等你来

    苏州,另一半山水等你来 芒果树在四月卸下果实,枝叶间顿时寂寞寥落。总监班巴先生站在树下躲避非洲旱季的烈日。龙翻译代表公司向他发出一个邀请:携夫人访问中国。 我听见...

  • 母亲的铜脚炉

    母亲的铜脚炉 褚福海 阴冷的腊月里,我常常想起母亲的那只铜脚炉。 早些年,我家确有只铜脚炉,提襻拎放自如,盖子上有密密麻麻排列有序的小孔。别看那脚炉已开始氧化了,...

  • 湿漉漉的磨道

    湿漉漉的磨道 荆爱民 一进腊月门,我们小伙伴都盼着过年,但是却有一项灾难般的劳动在等着我们进磨房磨面。 20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全部是靠自己动腿推动石磨磨面才得以活...

  • 德国街角的微笑

    德国街角的微笑 辉姑娘 2013年6月,多瑙河遭遇百年一遇的大洪水。 彼时我与朋友正打算从布达佩斯出发去萨尔茨堡,然后就听说洪水来了。从电视上看,萨尔茨堡的街道上已经可...

  • 滇西旅行书

    滇西旅行书 12月11日(星期五)晴 大理巍山腾冲 昨天中午在昆明机场接上老赵和临嫂,在读书铺服务区第一次开会,我不得不改变原定的行程计划。 35公岁的老赵按照约定,从曲...

  • 运河水上

    运河水上 金霖 清脆的鸟声把我唤醒,打开舱盖,见东方已亮出一抹鱼鳞 我登上小舢板,摇动小橹,向远处的鱼栅悠悠滑去。水面上缕缕雾气在轻柔地舒展,我的舢板轻轻,不牵动...

  • 清清碧流河

    清清碧流河 李秀文 暑假里,一个星期天下午,艳阳高照,蓝蓝的天空没有一丝白云。在盖州东部山区的一个村头,我向一位十来岁的女孩打听:这里什么地方好看? 女孩歪着头,...

  • 老家祖屋

    老家祖屋 沈向农 老家传过话来,说我家祖屋因风雨侵蚀,年久失修,如今已墙歪梁腐,檐朽瓦落,破败不堪,非修必塌 我心海起波澜,倏然泛起一抹浓浓的乡愁,下意识地对着天...

  • 从前的那些老房子

    从前的那些老房子 戢兰芬 赤夏,阳光在林立的高楼间,一路畅行无阻,烤热的水泥墙,撒泼置气地释放阵阵热浪,裹挟着屋内咸鱼一样黏腻腥臭的人。 这个时候,真想念从前的那...

  • 走宁陕

    走宁陕 杨常军 城隍庙悟道 到宁陕去,少不了要去城隍庙拜谒。 那是一个传奇而写满故事的地方,道佛合一的城隍庙,始建于清乾隆五十年(1785年),背北面南,面积不过千平方...

  • 描写泉州的散文——【永不褪色的泉州蓝】

    永不褪色的泉州蓝 潘艳红 坠人时光的海洋,思绪随着潮涨潮落穿越。我想要一件飞天的裙子,追寻大海的歌声,翔游在海丝路上,飘落在天空之下那蓝色的地方蓝蓝泉州湾。 泉州...

  • 湖的三个片段

    湖的三个片段 黄山学院/晚 乌 我捏着笔,一点点写这一池水。屏住呼吸,怕一些片段不经意间就要逃走。这一池水,潮湿了多少人的笔尖。所有的文字密密匝匝,但恬美、安静,...

  • 美丽神奇的纳木错

    美丽神奇的纳木错 郑相豪 我在西藏工作多年,曾先后两次到海拔5000多米的念青唐古拉山那根拉山口,从高处远远看到纳木错湖,像一块巨大的通灵宝镜静静地卧在蓝天白云之下,...

  • 描写乡间的散文

    乡间 赣南医学院/肖新泉 稻香 芳香泥土育出的是人间金黄,育来的是秋日丰收,育成的是乡间欢笑。我为这芳香泥土歌唱,歌唱她的肥沃、深厚与宽广,歌唱她的接纳、包容与善...

  • 童年的沙枣树

    童年的沙枣树 甘肃武威市凉州区青年巷小学/杨秉旭 眼下正是沙枣花开的时节,脑海里不由得想起童年时校园里的那几棵沙枣树。 校园面积不大,没什么风景,真正点缀其间的也...

  • 空灵明净绳武围

    空灵明净绳武围 苗理洁 仿佛穿越了时空,一股怀幽思古之情悄然涌上心头。我终于见到建于清代光绪年间的绳武围那间占地15717平方米的大屋。在龙门县龙城镇的新楼下村,它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