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散文精选 > 优秀散文 > 列表

优秀散文

  • 端午艾草香

    我的童年是伴着郁郁葱葱的艾草长大的。在乡下老家,艾草是一种极其普通的植物,每年夏天,它们散落在村子里,立于水畔中、溪水岸、小河边,长在饱经沧桑的门楣上;也长在每...

  • 素食主义的夏天

    暑热里,人困马乏,食欲不振,看到餐桌上的油腻荤腥之物,往往不欲动筷。这个季节,素菜当为首选。年岁渐长,清淡饮食越来越契合我意。鲜嫩的菜蔬,闻之有清香,嚼之有美味...

  • 楼顶的秋天

    钢筋水泥堆砌的城市,对季节的变换是迟钝的。暑去秋来,本应是凉意渐起天高气爽的时节,小城却俨然还是夏天的模样,燥热而烦闷。 然而,在我家楼顶,却有一方红肥绿瘦的秋...

  • 冬至农家忙

    立冬了,朔风乍起,霜落,阳光炫白,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大地清爽,明净。晚稻收割后,旷阔的田野里剩下一茬茬稻根,秃立于黄褐色泥土之中,宁静,安详。 村前,一棵棵挺...

  • 冬至的冬

    冬至确实是不客气的。它不像立春那样谦恭,唤来和煦的春光,还有滋润的雨水追随,而是迎来刺骨的寒风和冷媚的表情,并把黑夜拉到最长的境界。 其实,冬至是小心翼翼地来的...

  • 种花种树种春风

    有事上街,经过卖树秧的集市。 一捆一捆的树苗,排列在集市两侧,靠着农用车、拖拉机、平板车,立成一片未绿的丛林。我忽然感觉,这真是一个充满诗意的市场啊,再没有比这...

  • 冲菜的哲学

    每年春天,菜市口总有一个大娘在那里卖冲菜、萝卜干什么的。地上摆着个大肚的黑釉瓦罐,里面装的就是冲菜。大娘系着蓝花布围腰,手提一杆小秤,一边招呼着顾客,一边麻利地...

  • 香椿

    春风的手指一点,万木开始吐露新芽。母亲小院里那株粗粗壮壮的香椿树也把积蓄一冬的热情,全部绽放在新芽上。千万朵新芽,像探头探脑的小娃娃,新鲜娇嫩,绿绿地摇曳在春风...

  • 梅雨落成灾

    清晨起床发现,下了整整一夜的大雨毫不知疲倦,依旧不依不饶地缠着窗户,大有不击碎玻璃势不罢休的任性,震得玻璃啪啪直响。我站在窗前,凝视着窗外疯狂的梅雨,任由它载着...

  • 舌尖上的夏天

    每到溽暑盛夏,对家庭煮妇来说,做饭算是一件苦差事。厨房里没有空调,做完一顿饭浑身是汗,头发湿透,连吃的兴致也没有了。不过,倘若遇到难得的好食材,我也很乐意下厨,...

  • 故乡的野菊花

    秋日的清晨,我来到那座小山坡前,如儿时一样,那一片一片的菊花,映入我的眼帘,它们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地美。轻轻地摘一朵拿在手上,淡淡的清香一下子散开,不禁让人神清...

  • 满架秋风扁豆花

    扁豆开花,演绎的是一个传奇小版本。 整个夏天,扁豆在酷日下,默不做声,苦撑苦熬;秋风一起,它像忽然焕发了生命的热情,哗啦一下,绿斗篷里散出万千蛱蝶。紫的,白的,...

  • 入秋的萝卜

    入秋,江南的小圆白萝卜上市了。去菜市场的时候,我都会挑一些圆而匀整、皮白光滑的萝卜,再买一点五花肉,回来做萝卜烧肉。萝卜烧肉,香而不腻,家里人都喜欢吃。 萝卜烧...

  • 秋茄味道香

    菜园子里的蔬菜一茬接着一茬,一季下市,接着就要种下一季,生生不息,绵延不断。入秋以后,上一季的蔬菜也就即将退出舞台。这时,母亲会把菜园里的南瓜、丝瓜藤蔓扯了,架...

  • 秋来稻谷香

    晚上我刚吃过晚饭,家里的电话响了。我赶快拿起话筒,一听,话筒里传来的是父亲的声音。父亲说,家里的稻儿黄了,要准备开始收割稻子了。 听父亲说老家要割稻子了,我的鼻...

  • 红红火火辣椒串

    秋阳下,街边有人家晒辣椒串,火红喜庆,热闹招摇,有女孩站在辣椒串前用手机自拍,说沾点喜气。 咱家就沾沾自喜,门楣上,吊着一串本人的辣椒作品,那是去年,我在阳台上...

  • 舌尖上的月亮

    一年三百多个日子,是由颇有意趣的节日串起来的。季节的脚步走到秋天,一轮温婉的明月,明亮了一个馨香的节日。 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对一个孩子来说,节日的全部意义,无...

  • 冬至的汤圆

    冬至那天清晨,在厨房里小心翼翼地煮开热水,抬头看见一个星期没有换水的黄金葛的绿叶子已经垂头丧气,赶紧先给它淋上新鲜的冷水浴。然后,把昨晚自福州带回来,一共陪我们...

  • 冬至“粥宴”暖心田

    儿时的冬天,自从立冬那天开始,我和弟弟便开始盼望着冬至节早早到来。 小时候,我们最早学会的不是儿歌、童谣,而是二十四节气歌。当时,我们并不懂什么春雨惊春夏满芒夏...

  • 美味姜饭过冬至

    一年一度的冬至又到了。冬至是中国农历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节气,也是中华民族的一个传统节日。冬至俗称冬节长至节亚岁等。冬至是个令人盼望和难忘的节日。 冬夜读书,读到有...

  • 最喜新年腊梅开

    黄昏归来,一股馨香触动了我的嗅觉,回首,原来腊梅花开了。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环顾小区,柳树笨拙地扭动着腰肢,偶尔引起人们的一瞥;一丛丛的竹子也不再...

  • 椿芽香

    进入三月,天气渐渐暖和了起来。等到杏花、梨花、桃花等花疯过闹过以后,光秃秃的香椿树像一位儒雅的学士悄然登场。在春风中不知不觉绽出新芽,绛红水嫩的芽叶在春光中闪现...

  • 冰粉,每一口都是清凉

    今年农历闰六月,夏天比往年显得更漫长。骄阳似火,蝉鸣如嘶,热浪滚滚,逃无可逃,汗水湿透衣衫,溽暑里,人的味觉也似乎钝化了。这时,来一碗冰粉,可好?它冰凉香甜、嫩...

  • 夏走故乡

    一条笔直却干净的村路,深入老家的心灵,像一支柳笛被春夏交替的风吹响。一树一树的繁花尚未落尽,枝头绿叶却早已舒展开来。我站在村头,遥望着近在咫尺的老家。 已是黄昏...

  • 窗边的苦楝

    每次经过教学楼的楼梯间时,在拐角处,我总能随意见到几棵高大的苦楝树。 这种树是南方常见的树。花盛期大约在四月,小而多,呈紫白色,散发着阵阵清香,从树下经过时,老...

  • 老枣树

    老枣树,老家门前的一棵很老很老的树。 我的老家是个小村子,位置偏僻。近年来,村里的人们纷纷往外走,处处是倾颓的残垣,破旧的房屋,长满荒草的院落,似乎在静静地诉说...

  • 童年的水磨坊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陕南家乡有一座水磨坊,它在老屋后山下的平定河对岸。 提起水磨坊,我先想到石磨坊。那时村里家家户户都有石磨,我家也有一盒磨,一年四季都要推磨。我...

  • 清苦马齿苋

    马齿苋叶翠、梗青、茎红,肉厥厥,肥厚多汁。马齿苋长相清秀,却很泼辣。耐旱抗瘠,耐荫防渍,晒不枯,沤不烂,沾土即生。 马齿苋如邻家女孩一样,羞怯地躲在偏僻的田头地...

  • 又到玉米飘香时

    儿时在东北农村,每到夏末秋初,玉米开始成熟,母亲便会带着我们去地里掰玉米。踏进绿油油的玉米地里,可以看见每棵玉米杆上都有一个或是两个鼓鼓的玉米棒子,身穿淡绿色的...

  • 阳台上的草莓

    十二年前的四月,女儿匆匆降临。婆婆特意从老家赶来看我,还带来了新鲜的草莓。草莓是婆婆自己种的,红艳欲滴,味甜,果肉柔嫩,比超市买的草莓好吃一百倍。 婆婆洗好草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