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散文精选 > 优秀散文 > 列表

优秀散文

  • 柴香

    一直觉得在乡下随处可见的柴禾,是有着属于自己独特的香味的。 一捆柴,就是一顿农家饭菜的香味,就是真实的人间烟火味儿。 想想那些年月里,没有电磁炉,也没有液化气,做...

  • 青青瓦间草

    老屋的脊背上,摇曳着一株株草,我仰起小脸蛋儿迎着朝阳望天空,鳞片状的瓦楞间,青盈盈的叶片让我好心动,蓄满好奇的小童心,也随着瓦楞草轻盈地舞起来。 我在屋里背唐诗...

  • 巷陌深处

    闲来无事,我沿着旧街一路徜徉,原本想寻找一条贯通的捷径,却不经意闯入一片清平地界。旧街房舍分立两旁,略显萧索陈旧,中间石板路,表面光洁、透亮,一路伸延。 这座城...

  • 一片行走的黄叶

    穿行的人流如歌萦绕,走着累着,累着走着,前方如陀螺,沉醉光阴,落一地眩晕。 我走向山野,希望抖落一身的红尘,任秋天的丰盈装满空空的行囊,任秋的黄色涂满忧伤的脸庞...

  • 挖葛根

    野生葛,豆科多年生藤状植物,或匍匐于山间沟壑,或攀附于密林树梢,叶片宽大肥厚,生机盎然。藤蔓粗壮有力,苍劲蜿蜒。到了冬季,葛藤上的叶子凋零掉光。农村冬季空闲时间...

  • 直面时光

    时光是隐形的,河流让时光显露了形象,坐对一条河,其实,便是直面着时光,回忆在水光中闪动,过往如影子映在面前,云影落在水里,变幻莫测,无疑是充满神秘的未来,而思索...

  • 天空三美

    在家乡广袤的原野上,天空中自由自在飞翔着各种各样的鸟儿。我按照熟稔和喜爱的程度暗自在心里评选出它们中的天空三美。 第一美要数燕子。你看它真是鸟类一族中的颜值担当...

  • 茶之真味

    我是慢慢感悟茶之真味,并渐渐爱上喝茶的。 小时候,爷爷每天喝茶。在我的记忆中,他喝茶没有什么讲究,在闲暇时间,总喜欢坐下来泡一壶茶慢慢喝,显出十分享受、十分舒畅...

  • 老宅听雨

    整个少年时期的生活,我都是在那所老房子里度过的。 那座老房子,可真是老,百年老宅,满目沧桑。房屋,呈现着典型的北方房屋特点:坚实、厚重、朴拙,一切都是为了实用而...

  • 心静如莲

    心静如莲,是一种修行,更是一种境界。 我的一位好朋友,身居官场要职,权力很大。周围有朋友提醒他,身在高位,可以抓紧机会多捞一把。而他却坚定地拒绝,说此生唯一心愿...

  • 捣衣棰

    捣衣棰,其实就是一根可手的木棍,最多亦不过是把木棍的一端斫扁,打磨光滑,长约尺二,关键是拿着可手,看着顺眼,当然能悦目更佳。 别小瞧这根短小的木棍,几成农耕文明...

  • 又是一年端午到

    在我的老家,自古就有端午节插艾蒿、挂菖蒲、饮雄黄酒的习惯,也许是因为雄黄有毒的原因,现在饮雄黄酒的习俗已不多见了,但插艾蒿、挂菖蒲的习俗依然十分盛行。 到了城里...

  • 小巷深深

    长长的发辫飘举在空中,缓缓垂落,然后嵌在一座小城,于是就有记忆中的小巷了。 外婆家住在那座小城,我童年的时光在那里度过。从小生活在那条深深的巷子里,对小巷的记忆...

  • 随记忆飘飞的蒲公英

    在山坡、路边、田野、河滩,蒲公英没有花香,也没有树高,大多是白色的,像一个绒球,即便点缀在草丛中,也叫人一目了然。远离乡间,这种朴素的风景烙印在记忆中,反而越来...

  • 且将蚕豆伴青梅

    经历过冬天严寒的洗礼,春味渐浓时,故乡的田埂边,河坎上,翠绿的蚕豆苗越发葱郁起来,依傍着成片成片的油菜花,点缀成一幅诗情画意的乡野画卷。那黑白相间的蚕豆花恰似一...

  • 山野胡葱香

    冬天来了,胡葱便会一片片地从沙土里钻出来,生命力旺盛,一株株地精气神十足。吹来的风,会让它们欣喜若狂,兴奋得在野地里手舞足蹈,恍如向左或向右摇摆着身子,在齐着声...

  • 棉花的棉

    棉花不是花。却有诗人这样赞叹:生,是一朵花;死,亦是一朵花。 是的,是的,如果从观赏的角度来说,它当之不愧。五月棉花秀。六七月间是它的第一次花期,乳白色间或粉红...

  • 等待一场枣花雨

    枣树是最耐得住性子的一种树。 早起走步的振兴路两侧,地里种满各色花木。一开春,树木比赛似地抽出新嫩的叶子,绽放着红的、粉的、白的、紫的花朵。唯独一片枣林不见半点...

  • 秋收

    玉米熟了,踩一部单车直奔田野。收割机正好停在我家地头,用手一指,机器轰鸣声中,秸秆倒下,玉米装车,来去不过十分钟,秋收已经结束。走在回来的路上,回首身后的田野,...

  • 年味儿渐淡的春节

    春节年年过,年味儿却是越来越淡了。 从前,最能体现年味儿的,在家是贴春联、放鞭炮、吃饺子;出门是赶年集、走亲戚、发压岁钱。而今,这些虽然还有,但都变味儿了。 从前...

  • 端午艾草香

    我的童年是伴着郁郁葱葱的艾草长大的。在乡下老家,艾草是一种极其普通的植物,每年夏天,它们散落在村子里,立于水畔中、溪水岸、小河边,长在饱经沧桑的门楣上;也长在每...

  • 素食主义的夏天

    暑热里,人困马乏,食欲不振,看到餐桌上的油腻荤腥之物,往往不欲动筷。这个季节,素菜当为首选。年岁渐长,清淡饮食越来越契合我意。鲜嫩的菜蔬,闻之有清香,嚼之有美味...

  • 楼顶的秋天

    钢筋水泥堆砌的城市,对季节的变换是迟钝的。暑去秋来,本应是凉意渐起天高气爽的时节,小城却俨然还是夏天的模样,燥热而烦闷。 然而,在我家楼顶,却有一方红肥绿瘦的秋...

  • 冬至农家忙

    立冬了,朔风乍起,霜落,阳光炫白,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大地清爽,明净。晚稻收割后,旷阔的田野里剩下一茬茬稻根,秃立于黄褐色泥土之中,宁静,安详。 村前,一棵棵挺...

  • 冬至的冬

    冬至确实是不客气的。它不像立春那样谦恭,唤来和煦的春光,还有滋润的雨水追随,而是迎来刺骨的寒风和冷媚的表情,并把黑夜拉到最长的境界。 其实,冬至是小心翼翼地来的...

  • 种花种树种春风

    有事上街,经过卖树秧的集市。 一捆一捆的树苗,排列在集市两侧,靠着农用车、拖拉机、平板车,立成一片未绿的丛林。我忽然感觉,这真是一个充满诗意的市场啊,再没有比这...

  • 冲菜的哲学

    每年春天,菜市口总有一个大娘在那里卖冲菜、萝卜干什么的。地上摆着个大肚的黑釉瓦罐,里面装的就是冲菜。大娘系着蓝花布围腰,手提一杆小秤,一边招呼着顾客,一边麻利地...

  • 香椿

    春风的手指一点,万木开始吐露新芽。母亲小院里那株粗粗壮壮的香椿树也把积蓄一冬的热情,全部绽放在新芽上。千万朵新芽,像探头探脑的小娃娃,新鲜娇嫩,绿绿地摇曳在春风...

  • 梅雨落成灾

    清晨起床发现,下了整整一夜的大雨毫不知疲倦,依旧不依不饶地缠着窗户,大有不击碎玻璃势不罢休的任性,震得玻璃啪啪直响。我站在窗前,凝视着窗外疯狂的梅雨,任由它载着...

  • 舌尖上的夏天

    每到溽暑盛夏,对家庭煮妇来说,做饭算是一件苦差事。厨房里没有空调,做完一顿饭浑身是汗,头发湿透,连吃的兴致也没有了。不过,倘若遇到难得的好食材,我也很乐意下厨,...

  • 故乡的野菊花

    秋日的清晨,我来到那座小山坡前,如儿时一样,那一片一片的菊花,映入我的眼帘,它们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地美。轻轻地摘一朵拿在手上,淡淡的清香一下子散开,不禁让人神清...

  • 满架秋风扁豆花

    扁豆开花,演绎的是一个传奇小版本。 整个夏天,扁豆在酷日下,默不做声,苦撑苦熬;秋风一起,它像忽然焕发了生命的热情,哗啦一下,绿斗篷里散出万千蛱蝶。紫的,白的,...

  • 入秋的萝卜

    入秋,江南的小圆白萝卜上市了。去菜市场的时候,我都会挑一些圆而匀整、皮白光滑的萝卜,再买一点五花肉,回来做萝卜烧肉。萝卜烧肉,香而不腻,家里人都喜欢吃。 萝卜烧...

  • 秋茄味道香

    菜园子里的蔬菜一茬接着一茬,一季下市,接着就要种下一季,生生不息,绵延不断。入秋以后,上一季的蔬菜也就即将退出舞台。这时,母亲会把菜园里的南瓜、丝瓜藤蔓扯了,架...

  • 秋来稻谷香

    晚上我刚吃过晚饭,家里的电话响了。我赶快拿起话筒,一听,话筒里传来的是父亲的声音。父亲说,家里的稻儿黄了,要准备开始收割稻子了。 听父亲说老家要割稻子了,我的鼻...

  • 红红火火辣椒串

    秋阳下,街边有人家晒辣椒串,火红喜庆,热闹招摇,有女孩站在辣椒串前用手机自拍,说沾点喜气。 咱家就沾沾自喜,门楣上,吊着一串本人的辣椒作品,那是去年,我在阳台上...

  • 舌尖上的月亮

    一年三百多个日子,是由颇有意趣的节日串起来的。季节的脚步走到秋天,一轮温婉的明月,明亮了一个馨香的节日。 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对一个孩子来说,节日的全部意义,无...

  • 冬至的汤圆

    冬至那天清晨,在厨房里小心翼翼地煮开热水,抬头看见一个星期没有换水的黄金葛的绿叶子已经垂头丧气,赶紧先给它淋上新鲜的冷水浴。然后,把昨晚自福州带回来,一共陪我们...

  • 冬至“粥宴”暖心田

    儿时的冬天,自从立冬那天开始,我和弟弟便开始盼望着冬至节早早到来。 小时候,我们最早学会的不是儿歌、童谣,而是二十四节气歌。当时,我们并不懂什么春雨惊春夏满芒夏...

  • 美味姜饭过冬至

    一年一度的冬至又到了。冬至是中国农历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节气,也是中华民族的一个传统节日。冬至俗称冬节长至节亚岁等。冬至是个令人盼望和难忘的节日。 冬夜读书,读到有...

  • 最喜新年腊梅开

    黄昏归来,一股馨香触动了我的嗅觉,回首,原来腊梅花开了。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环顾小区,柳树笨拙地扭动着腰肢,偶尔引起人们的一瞥;一丛丛的竹子也不再...

  • 椿芽香

    进入三月,天气渐渐暖和了起来。等到杏花、梨花、桃花等花疯过闹过以后,光秃秃的香椿树像一位儒雅的学士悄然登场。在春风中不知不觉绽出新芽,绛红水嫩的芽叶在春光中闪现...

  • 冰粉,每一口都是清凉

    今年农历闰六月,夏天比往年显得更漫长。骄阳似火,蝉鸣如嘶,热浪滚滚,逃无可逃,汗水湿透衣衫,溽暑里,人的味觉也似乎钝化了。这时,来一碗冰粉,可好?它冰凉香甜、嫩...

  • 夏走故乡

    一条笔直却干净的村路,深入老家的心灵,像一支柳笛被春夏交替的风吹响。一树一树的繁花尚未落尽,枝头绿叶却早已舒展开来。我站在村头,遥望着近在咫尺的老家。 已是黄昏...

  • 窗边的苦楝

    每次经过教学楼的楼梯间时,在拐角处,我总能随意见到几棵高大的苦楝树。 这种树是南方常见的树。花盛期大约在四月,小而多,呈紫白色,散发着阵阵清香,从树下经过时,老...

  • 老枣树

    老枣树,老家门前的一棵很老很老的树。 我的老家是个小村子,位置偏僻。近年来,村里的人们纷纷往外走,处处是倾颓的残垣,破旧的房屋,长满荒草的院落,似乎在静静地诉说...

  • 童年的水磨坊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陕南家乡有一座水磨坊,它在老屋后山下的平定河对岸。 提起水磨坊,我先想到石磨坊。那时村里家家户户都有石磨,我家也有一盒磨,一年四季都要推磨。我...

  • 清苦马齿苋

    马齿苋叶翠、梗青、茎红,肉厥厥,肥厚多汁。马齿苋长相清秀,却很泼辣。耐旱抗瘠,耐荫防渍,晒不枯,沤不烂,沾土即生。 马齿苋如邻家女孩一样,羞怯地躲在偏僻的田头地...

  • 又到玉米飘香时

    儿时在东北农村,每到夏末秋初,玉米开始成熟,母亲便会带着我们去地里掰玉米。踏进绿油油的玉米地里,可以看见每棵玉米杆上都有一个或是两个鼓鼓的玉米棒子,身穿淡绿色的...

  • 阳台上的草莓

    十二年前的四月,女儿匆匆降临。婆婆特意从老家赶来看我,还带来了新鲜的草莓。草莓是婆婆自己种的,红艳欲滴,味甜,果肉柔嫩,比超市买的草莓好吃一百倍。 婆婆洗好草莓...

  • 挂青

    有儿有女早上坟,没儿没女等清明。婆自己生养了一儿两女,后又收养了乞讨而来的一儿一女,父母养育了我们三男四女姊妹七个,我所见过的上两辈人中,算得上有儿有女,因而每...

  • 春雪

    没想到立春节气已经过了半月之久了,突如其来的一场罕见大雪又将我所居住的秦岭山城装扮的银装素裹,分外妖娆。 小山城的山川河流之上,因为雪的到来,气温的骤降,穿城而...

  • 杏花雨

    堂兄家有一棵杏树,树龄不得而知,反正在我的记忆中,树的主干一个成人抱且不住。树长得也高,枝叶在空中肆意伸展,像一把撑开的伞,而且是一把巨伞,当我想用亭亭如盖来描...

  • 石缝中的松树

    村头有块三间房那么大的石头,凹凸不平寸草不生,可有一天,在石缝间突然就长出了一棵小松树。小松树的出现,俨然山村的一个奇观,也由此得名石缝松,得到村人的保护。 因...

  • 才情如叶善如花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风行上世纪80年代的《一棵开花的树》,以纯情...

  • 感谢那只蝴蝶

    伫立自家菜园子边上,兀自凝望那刚刚成形的小黄瓜的时候,一只白色的蝴蝶,对,就是一只白色的蝴蝶,闯入了我的视野。 一下子,我想到了宋代杨万里的那首诗:篱落疏疏一径...

  • 暗夜的柔情

    一段漫长的旅途之后,回到故乡,已是立秋的时令。农人们收割工作至尾声,紧接着又在田垄上起着花生和大豆。承包户在棚里做最后的淘金,紫颜如玉的葡萄,低眉敛目的冬瓜西瓜...

  • 纸上乡愁生云烟

    立秋以来,我的视觉,我的味觉,我的听觉,我的手感,无一例外,都与故乡有关。就连落到纸上的文字,都离不开故乡的风土人情,田园画卷。日日里的乡愁,牵着我,黄昏,蝉声...

  • 撑油纸伞的女子

    某日石牌坊的小巷里,缠绵的雨中娉婷着一位撑着油纸伞的女子,忽然令我想起了有些许忧怨、美如丁香、真挚纯一的油纸伞下的女子。 油纸伞承载着1000多年的风风雨雨从古代款...

  • 烧火记

    我出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农村,小时候干不了重活,每天早上爬起来,先是叠被子扫炕,再穿鞋下地,抱柴火,妈做饭我烧火。 那时候能烧火做饭的柴火可多了,凡是地里种的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