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现代诗歌 > 诗歌大全 > 现代诗歌欣赏

现代诗歌欣赏

2015年12月10日诗歌大全

1、《我爱这土地》
艾青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一九三八年十一月十七日

2、《双桅船》
舒婷
雾打湿了我的双翼
可风却不容我再迟疑
岸啊,心爱的岸
昨天刚刚和你告别
今天你又在这里
明天我们将在
另一个纬度相遇

是一场风暴,一盏灯
把我们联系在一起
是另一场风暴,另一盏灯
使我们再分东西
哪怕天涯海角
岂在朝朝夕夕
你在我的航程上
我在你的视线里

3、《窗》
陈敬容
一、
你的窗开向太阳,
开向四月的蓝天;
为何以重帘遮住,
让春风溜过如烟?

我将怎样寻找那些寂寞的足迹,
在你静静的窗前;
我将怎样寻找我失落的叹息?

让静夜星空带给你我的怀想吧,
也带给你无忧的睡眠;
而我,如一个陌生客,默默地,走过你窗前。

二、
空漠锁住你的窗,
锁住我的阳光,
重帘遮断了凝望;
留下晚风如故人,
幽咽在屋上。
远去了,
你带着照澈我阴影的你的明灯;
我独自迷失于无尽的黄昏。

我有不安的睡梦与严寒的隆冬;
而我的窗开向黑夜,
开向无言的星空

3、《思念》
舒婷
一幅色彩缤纷但缺乏线条的挂图
一题清纯而无解的代数
一具独弦琴,拨动檐雨的念珠
一双达不到彼岸的桨橹

蓓蕾一般默默地等待
夕阳一般遥遥地注目
也许藏有一个重洋
但流出来,只是两颗泪珠

呵,在心的远景里
在灵魂的深处

4、《被鸟笼关住》
聂沛
被鸟打开的天空
万物被它心领神会地聚拢
被鸟遗弃的鸟笼
总在微睡中,微微张开窥伺

天空呈现了什么
我们都是它的影子
鸟笼不过是影子的影子
无关真实,也无关伤心和痛

也许需要这样一个逻辑——
鸟笼只要关住一只鸟
就关住了天空
关住天空就关住了我们
不言而喻——
有鸟,才能消磨难耐的时光

5、《井》
杜运燮
我是静默。几片草叶,
小小的天空飘几朵浮云,
便是我完整和谐的世界。

是你们在饥渴的时候,
离开了温暖,前来淘汲,
才瞥见你们满面的烦忧。

但我只好被摒弃于温暖
之外,满足于荒凉的寂寞:有孤独
才能保持永远澄澈的丰满。

你们只汲取我的表面,
剩下冷寂的心灵深处
让四方飘落的花叶腐烂。

你们也只能扰乱我的表面,
我的生命来自黑暗的地层,
那里我才与无边的宇宙相联。

你们可用垃圾来使我被遗弃,
但我将默默地承受一切,洗涤
它们,我将永远还是我自己:

静默,清澈,简单而虔诚,
绝不逃避,也不兴奋,
微雨来的时候,也苦笑几声。

6、《冰心》
月明之夜的梦呵!
远呢
近呢
但我们只这般不言语
听——听
这微击心弦的声!
眼前光雾万重
柔波如醉呵!
沉——沉

7、《致橡树》
舒婷
我如果爱你——
决不象攀缘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象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籍;
也不止象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语言。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
也像戟;
我有我的红硕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红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

8、《断章》
卞之琳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9、《梦与诗》
胡适
醉过才知酒浓,
爱过才知情重,
你不能做我的诗,
正如
我不能做你的梦。

10、《生如夏花》
泰戈尔
生如夏花之灿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引
枫叶落
残阳如血
坐在山岗上饮酒的人哪
嘴唇鲜红
却不动声色
童年转瞬即逝
观音和阎王在河边散步
生死两岸
忘川流淌
月如霜
花无衣
天要下雨
肉体如泥
残忍的青春在后退
老年人开始厌倦自己的身体
看见鬼
在稻田里吃泥
草木一春
婚丧嫁娶
啼笑皆非
人生如戏

11、《沙扬挪拉一首》
徐志摩
赠日本女郎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象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沙扬娜拉!

12、《烦忧》
戴望舒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13、《无题》
林徽因
什么时候再能有
那一片静;
溶溶在春风中立着,
面对着山,
面对着小河流?
什么时候还能那样
满掬着希望;
披拂新绿,
耳语似的诗思,
登上城楼,
更听那一声钟响?
什么时候,
又什么时候,
心才真能懂得
这时间的距离;
山河的年岁;
昨天的静,钟声
昨天的人
怎样又在今天里划下一道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