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现代诗歌 > 诗歌大全 > 纪伯伦经典散文诗选

纪伯伦经典散文诗选

2016年01月14日诗歌大全

1、自由(先知)
于是一个辩士说,请给我们谈自由。
他回答说:
在城门边,在炉火光前,我曾看见你们俯伏敬拜自己的"自由",
甚至于像那些囚奴,在诛戮他们的暴君之前卑屈,颂赞。
噫,在庙宇的林中,在城堡的影里,我曾看见你们中之最自由者,把自由像枷铐似地戴上。
我心里忧伤,因为只有那求自由的愿望也成了羁饰,你们再不以自由为标竿、为成就的
时候,你们才是自由了。
当你们的白日不是没有牵挂,你们的黑夜也不是没有愿望与忧愁的时候,你们才是自由了。
不如说是当那些事物包围住你的生命,而你却能赤裸地无牵挂地超腾的时候,你们才是自由了。

但若不是在你们了解的晓光中,折断了缝结你们昼气的锁链,你们怎能超脱你们的白日和黑夜呢?
实话说,你们所谓的自由,就是最坚牢的锁链,虽然那链环闪烁在日光中炫耀了你们的眼目。

自由岂不是你们自身的碎片?你们愿意将它抛弃换得自由么?
假如那是你们所要废除的一条不公平的法律,那法律却是你们用自己的手写在自己的额上的。
你们虽烧毁你们的律书,倾全海的水来冲洗你们法官的额,也不能把它抹掉。
假如那是个你们所要废黜的暴君,先看他的建立在你心中的宝座是否毁坏。
因为一个暴君怎能辖制自由和自尊的人呢?除非他们自己的自由是专制的,他们的自尊是可羞的。
假如那是一种你们所要抛掷的牵挂,那牵挂是你自取的,不是别人勉强给你的。
假如那是一种你们所要消灭的恐怖,那恐怖的座位是在你的心中,而不在你所恐怖的人的手里。

真的,一切在你里面运行的事物,愿望与恐怖,憎恶与爱怜,追求与退避,都是永恒地互抱着。
这些事物在你里面运行,如同光明与黑影成对地胶粘着。
当黑影消灭的时候,遗留的光明又变成另一种光明的黑影。
这样,当你们的自由脱去他的镣铐的时候,他本身又变成更大的自由的镣铐了。

2、法律(先知)
于是一个律师说,但是,我们的法律怎么样呢,夫子?
他回答说:你们喜欢立法,
却也更喜欢犯法。
如同那在海滨游戏的孩子,勤恳地建造了沙塔,然后又嘻笑地将它毁坏。
但是当你们建造沙塔的时候,海洋又送许多的沙土上来,
到你们毁坏那沙塔的时候,海洋又与你们一同哄笑。
真的,海洋常和天真的人一同哄笑。
可是对于那班不以生命为海洋,不以人造的法律为沙塔的人又当如何?
对于那以生命为岩石,以法律为可以随意刻雕的凿子的人又当如何?
对于那憎恶跳舞者的跛人又当如何?
对于那喜爱羁轭,却以林中的麋鹿为流离颠沛的小牛的人又当如何?
对于自己不能蜕脱,却把一切蛇豸称为赤裸无耻的老蛇的人,又当如何?
对于那早赴婚筵,饱倦归来,却说"一切筵席都是违法,那些设筵的人都是犯法者"的
人又当如何?
对于这些人,除了说他们是站在日中以背向陽之外,我能说什么呢?
他们只看见自己的影子。他们的影子,就是他们的法律。
太陽对于他们,不只是一个射影者么?
承认法律,不就是佝偻着在地上寻迹-阴-影么?
你们只向着陽光行走的人,地上哪种的映影能捉住你们呢?
你们这乘风遨游的人,哪种的风信旗能指示你们的路程呢?
如果你们不在任何人的囚室门前敲碎你们的镣铐,那种人造的法律能束缚你们么?
如果你们跳舞却不撞击任何人的铁链,你们还怕什么法律呢?
如果你们撕脱你们的衣囊,却不丢弃在任何人的道上,有谁能把你带去受审呢?

阿法利斯的民众呵,你们纵能闷住鼓音,松了琴弦,但有谁能禁止云雀不高唱?

3、罪与罚(先知)
于是本城的法官中,有一个走上前来说,请给我们谈罪与罚。
他回答说:
当你的灵性*随风飘荡的时候,
你孤零而失慎地对别人也就是对自己犯了过错。
为着所犯的过错,你必须去叩那受福者之门,要被怠慢地等待片刻。
你们的神性*象海洋;
他永远纯洁不染,
又像以太,他只帮助有翼者上升。
他们的神性*也像太陽;
他不知道田鼠的径路,也不寻找蛇虺的洞穴。
但是你们的神性*,不是独居在你们里面。
在你们里面,有些仍是人性*,有些还不成*人性*。
只是一个未成形的侏儒,睡梦中在烟雾里蹒跚,自求觉醒。
我现在所要说的,就是你们的人性*。
因为那知道罪与罪的刑罚的,是他,而不是你的神性*,也不是烟雾中的侏儒。

我常听见你们论议到一个犯了过失的人,仿佛他不是你们的同人,只象是个外人,是个
你们的世界中的闯入者。
我却要说,连那圣洁和正直的,也不能高于你们每人心中的至善。
所以那奸邪的懦弱的,也不能低于你们心中的极恶。
如同一片树叶,除非得到全树的默许,不能独自变黄。
所以那作恶者,若没有你们大家无形中的怂恿,也不会作恶。
如同一个队伍,你们一同向着你们的神性*前进。
你们是道,也是行道的人。
当你们中间有人跌倒的时候,他是为了他后面的人而跌倒,是一块绊脚石的警告。
是的,他也为他前面的人而跌倒,因为他们的步履虽然又快又稳,却没有把那绊脚石挪
开。

还有这个,虽然这些话会重压你的心:
被杀者对于自己的被杀不能不负咎,被劫者对于自己的被劫不能不受责。
正直的人,对于恶人的行为,也不能算无辜。
清白的人,对于罪人的过犯,也不能算不染。
是的,罪犯往往是被害者的牺牲品,刑徒更往往为那些无罪无过的人肩负罪担。
你们不能把至公与不公,至善与不善分开;因为他们一齐站在太陽面前,如同织在一起
的黑线和白线,
黑线断了的时候,织工就要视察整块的布,也要察看那机杼。

你们中如有人要审判一个不忠诚的妻子,
让他也拿天平来称一称她丈夫的心,拿尺来量一量他的灵魂。
让鞭挞扰人者的人,先察一察那被扰者的灵性*。
你们如有人要以正义之名,砍伐一棵恶树,让他先察看树根;
他一定能看出那好的与坏的,能结实与不能结实的树根,
都在大地的沉默的心中,纠结在一处。
你们这些愿持公正的法官,
你们将怎样裁判那忠诚其外而盗窃其中的人?
你们又将怎样刑罚一个肉体受戮,而在他自己是心灵遭灭的人?
你们又将怎样控告那行为上刁猾、暴戾,
而事实上也是被威逼、被虐待的人呢?

你们又将怎样责罚那悔心已经大于过失的人?
忏悔不就是你们所喜欢奉行的法定的公道么?
然而你们却不能将忏悔放在无辜者的身上,也不能将它从罪人心中取出。
不期然地它要在夜中呼唤,使人们醒起,反躬自省。
你们这些愿意了解公道的人,若不在大光明中视察一切的行为,你们怎能了解呢?
只在那时,你们才知道那直立与跌倒的,只是一个站在侏儒性*的黑夜与神性*的白日的黄
昏中的人,
也要知道那大殿的角石,也不高于那最低的基石。

4、买卖(先知)
于是一个商人说,请给我们谈买卖。
他回答说:
大地贡献果实给你们,如果你们只晓得怎样独取,你们就不应当领受了。
在交易着大地的礼物时,你们将感到丰裕而满足。
然而若不是用爱和公平来交易,则必有人流为饕餮,有人流为饿殍。
当在市场上,你们这些海上、田中和葡萄园里的工人,遇见了织工、陶工和采集香料的——
就当祈求大地的主神,临到你们中间。来圣化天秤,以及那较量价值的核算。
不要容许游手好闲的人来参加你们的买卖,他们会以言语来换取你们的劳力。
你们要对这种人说:
"同我们到田间,或者跟我们的兄弟到海上去撒网;
因为海与陆地,对你们也和对我们一样地慈惠。"

倘若那吹箫的和歌舞的人来了,你们也应当买他们的礼物。
因为他们也是果实和-乳-香的采集者,他们带来的物事,虽系梦幻,却是你们灵魂上的衣
食。

在你们离开市场以前,要看着没有人空手回去。
因为大地的主神,不到你们每人的需要全都满足了以后,他不能在风中宁静地睡眠。

5、衣服(先知)
于是一个织工说,请给我们谈衣服。
他回答说:
你们的衣服掩盖了许多的美,却遮不住丑恶。
你们虽可在衣服里找到隐秘的自由,却也找到了橛饰与羁勒了。
我恨不得你们多用皮肤而少用衣服去迎接太陽和风。
因为生命的气息是在陽光中,生命的把握是在风里。

你们中有人说:"那纺织衣服给我们穿的是北风。"
我也说:对的,是北风,
但他的机杼是可羞的,那使筋肌软弱的是他的线缕。
当他的工作完毕时,他在林中喧笑。
不要忘却,羞怯只是遮挡不洁的眼目的盾牌。
在不洁完全没有了的时候,羞怯不是仅仅是心上的桎梏与束缚么?
也别忘了大地是欢喜和你的赤脚接触,风是希望和你的头发游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