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现代诗歌 > 诗歌大全 > 普希金诗集精选

普希金诗集精选

2016年01月15日诗歌大全

1、《多么甜蜜!……可上帝啊,多么危险……》

多么甜蜜!……可上帝啊,多么危险,
去听你的声音,看你可爱的目光!
这热烈神奇的交谈,这美妙的眼神,
和这微笑,我怎么能够遗忘!
奇妙的女人啊,我为何见到了你?
认识了你,我便已将极乐品尝,
对我的幸福的仇恨也充满了胸膛。

2、《我曾经爱过您:这爱情也许……》

我曾经爱过您:这爱情也许
还没有完全在我的心中止熄;
但是别让这爱情再把您惊扰;
我不愿有什么再让您忧郁。
我曾经默默地无望地爱过您,
时而苦于胆怯,时而苦于妒忌;
我曾爱您那样真诚那样温存,
上帝保佑别人也能这样地爱您。

3、《致某某》

不不,我不该,我不敢,我不能
再疯狂地沉湎于爱情的激动;
我严格地守护着自己的安宁,
不愿再让心灵燃烧,迷惘;
不,我已爱够;但是为什么,
我仍时而陷入短暂的幻想,
当年轻的纯洁的上天的创造,
偶尔走过我的身旁,一晃,
消失?……难道我已无法
怀着忧伤的激情将姑娘欣赏,
用眼睛追随着她,并静静地
祝愿她幸福,祝愿她欢畅,
衷心地希望她一生顺利,
有无忧的悠闲,欢乐的安宁
祝福一切,甚至祝福她选中的人,
那将可爱的姑娘称做妻子的人?

4、《玫瑰》

我们的玫瑰在哪里,
我的朋友们?
这朝霞的孩子,
这玫瑰已经凋零。
不要说:
青春如此蹉跎!
不要说:
如此人生欢乐!
快告诉我的玫瑰,
我为她多么惋惜,
也请顺便告诉我,
哪里盛开着百合。

5、《渔夫和金鱼的故事》

从前有个老头儿和他的老太婆
住在蓝色的大海边;
他们住在一所破旧的泥棚里,
整整有三十又三年。
老头儿撤网打鱼。
老太婆纺纱结线。
有一次老头儿向大海撒下鱼网,
拖上来的只是些水藻。
接着他又撒了一网,
拖上来的是一些海草。
第三次他撒下渔网,
却网到一条鱼儿,
不是一条平常的鱼--是条金鱼。
金鱼竟苦苦哀求起来!
她跟人一样开口讲:
“放了我吧,老爷爷,把我放回海里去吧,
我给你贵重的报酬:
为了赎身,你要什么我都依。”
老头儿吃了一惊,心里有点害怕:
他打鱼打了三十三年,
从来没有听说过鱼会讲话。
他把金鱼放回大海,
还对她说了几句亲切的话:
“金鱼,上帝保佑!
我不要你的报偿,
你游到蓝蓝的大海去吧,
在那里自由自在地游吧。”
老头儿回到老太婆跟前,
告诉她这桩天大的奇事。
“今天我网到一条鱼,
不是平常的鱼,是条金鱼;
这条金鱼会跟我们人一样讲话。
她求我把她放回蓝蓝的大海,
愿用最值钱的东西来赎她自己:
为了赎得自由,我要什么她都依。
我不敢要她的报酬,就这样把她放回蓝蓝的海里。”
老太婆指着老头儿就骂:
“你这傻瓜,真是个老糊涂!
不敢拿金鱼的报酬!
哪怕要只木盆也好,
我们那只已经破得不成样啦。”
于是老头儿走向蓝色的大海,
看到大海微微起着波澜。
老头儿就对金鱼叫唤,
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
“你要什么呀,老爷爷?”
老头儿向她行个礼回答:
“行行好吧,鱼娘娘,
我的老太婆把我大骂一顿,
不让我这老头儿安宁。
她要一只新的木盆,
我们那只已经破得不能再用。”
金鱼回答说:“别难受,去吧,上帝保佑你。
你们马上会有一只新木盆。”
老头儿回到老太婆那儿,
老太婆果然有了一只新木盆。
老太婆却骂得更厉害:
“你这傻爪,真是个老糊涂!
真是个老笨蛋,你只要了只木盆。
木盆能值几个?滚回去,老笨蛋,再到金鱼那儿去,
对她行个礼,向她要座木房子。”
于是老头儿又走向蓝色的大海(蔚蓝的大海翻动起来)。
老头儿就对金鱼叫唤,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
“你要什么呀,老爷爷?”
老头儿向她行个礼回答:
“行行好吧,鱼娘娘!
老太婆把我骂得更厉害,她不让我老头儿安宁,
唠叨不休的老婆娘要座木房。”
金鱼回答说:“别难受,去吧,上帝保佑你。
就这样吧:你们就会有一座木房。”
老头儿走向自己的泥棚,
泥棚已变得无影无踪;
他前面是座有敞亮房间的木房,
有砖砌的白色烟囱,
还有橡木板的大门,
老太婆坐在窗口下,
指着丈夫破口大骂:
“你这傻瓜,十十足足的老糊涂!
老混蛋,你只要了座木房!
快滚,去向金鱼行个礼说:
我不愿再做低贱的庄稼婆,
我要做世袭的贵妇人。”
老头儿走向蓝色的大海
(蔚蓝的大海骚动起来)。
老头儿又对金鱼叫唤,
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你要什么呀,老爷爷?”
老头儿向她行个礼回答:“行行好吧,鱼娘娘!
老太婆的脾气发得更大,她不让我老头儿安宁。
她已经不愿意做庄稼婆,她要做个世袭的贵妇人。”
金鱼回答说:“别难受,去吧,上帝保佑你。”
老头儿回到老太婆那儿。
他看到什么呀?一座高大的楼房。
他的老太婆站在台阶上,
穿着名贵的黑貂皮坎肩,
头上戴着锦绣的头饰,
脖子上围满珍珠,
两手戴着嵌宝石的金戒指,
脚上穿了双红皮靴子。
勤劳的奴仆们在她面前站着,
她鞭打他们,揪他们的额发。
老头儿对他的老太婆说:“您好,高贵的夫人!
想来,这回您的心总该满足了吧。”
老太婆对他大声呵叱,派他到马棚里去干活。
过了一星期,又过一星期,
老太婆胡闹得更厉害,
她又打发老头到金鱼那儿去。
“给我滚,去对金鱼行个礼,说我不愿再做贵妇人,
我要做自由自在的女皇。”
老头儿吓了一跳,恳求说:
“怎么啦,婆娘,你吃了疯药?
你连走路、说话也不像样!
你会惹得全国人笑话。”
老太婆愈加冒火,她刮了丈夫一记耳光。
“乡巴佬,你敢跟我顶嘴,跟我这世袭贵妇人争吵?--
快滚到海边去,老实对你说,
你不去,也得押你去。”
老头儿走向海边(蔚蓝的大海变得阴沉昏暗)。
他又对金鱼叫唤,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
“你要什么呀,老爷爷?”
老头儿向她行个礼回答。
“行行好吧,鱼娘娘,
我的老太婆又在大吵大嚷:
她不愿再做贵妇人,她要做自由自在的女皇。”
金鱼回答说:“别难受,去吧,上帝保佑你。
好吧,老太婆就会做上女皇!”
老头儿回到老太婆那里。
怎么,他面前竟是皇家的宫殿,
他的老太婆当了女皇,
正坐在桌边用膳,
大臣贵族侍候她。
给她斟上外国运来的美酒。
她吃着花式的糕点,
周围站着威风凛凛的卫士,
肩上都扛着锋利的斧头。
老头儿一看--吓了一跳!
连忙对老太婆行礼叩头,
说道:“您好,威严的女皇!
好啦,这回您的心总该满足了吧。”
老太婆瞧都不瞧他一眼,
吩咐把他赶跑。
大臣贵族一齐奔过来,
抓住老头的脖子往外推。
到了门口,卫士们赶来,
差点用利斧把老头砍倒。
人们都嘲笑他:
“老糊涂,真是活该!
这是给你点儿教训:
往后你得安守本分!”
过了一星期,又过一星期,
老太婆胡闹得更加不成话。
她派了朝臣去找她的丈夫,
他们找到了老头把他押来。
老太婆对老头儿说:
“滚回去,去对金鱼行个礼。
我不愿再做自由自在的女皇,
我要做海上的女霸王,
让我生活在海洋上,
叫金鱼来侍侯我,叫我随便使唤。”
老头儿不敢顶嘴,也不敢开口违拗。
于是他跑到蔚蓝色的海边,
看到海上起了昏暗的风暴:
怒涛汹涌澎湃,不住的奔腾,喧嚷,怒吼。
老头儿对金鱼叫唤,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
“你要什么呀,老爷爷?”老头儿向她行个礼回答:
“行行好吧,鱼娘娘!
我把这该死的老太婆怎么办?
她已经不愿再做女皇了,
她要做海上的女霸王;
这样,她好生活在汪洋大海,
叫你亲自去侍侯她,听她随便使唤。”
金鱼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尾巴在水里一划,
游到深深的大海里去了。
老头儿在海边久久地等待回答,
可是没有等到,
他只得回去见老太婆--
一看:他前面依旧是那间破泥棚,
她的老太婆坐在门槛上,她前面还是那只破木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