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文章阅读 > 情感文章 > 列表

情感文章

  • 乡村医生

    朝鲜战场上重返故乡的父亲,荣誉和光环笼罩着他,他每天忙着大队的事、忙着生产队的事,起早贪黑,很少过问家里的事。 回乡第二年,父亲担任了大队团支部书记,同时担任新...

  • 桌子和饺子

    早先,边城搬来了两母子,母亲唤作皖娘,举手投足之间,总能显出娴雅与教养。没有人清楚他们的来历。有人说皖娘出身望族,只可惜家道中落,又克死丈夫,才沦落到这偏远小镇...

  • 怀念自行车

    小时候家里穷,买不起一辆自行车。在那时的农村,能买得起一辆自行车的人家真的太少了,在路上看到一个骑自行车的,我都会用羡慕的目光追随好远。 上初中时,学校离家四五...

  • 你已温暖我的寒冬

    一早就接到友人的信息。友人说:北方的雪花,飘舞的精灵,让我想起了你,想起了你的诗,你的笑,和雪野里欢跳的身影读完,顿时眼眶潮湿而又倍觉温暖。 在北方,习惯了冬日...

  • 雪黑板,树枝笔

    多年前,我住在北方塞外的小镇里,那儿的冬天真冷,雪下得相当勤。寒假的一天午后,外面又开始下雪。新雪压在旧雪上,雪地上鸡爪子画出的细细的痕迹很快被大雪盖住。我和姐...

  • 黑色枝条上的许多花瓣

    人群中这些面孔幽灵一般显现, 湿漉漉的黑色枝条上的许多花瓣。 [美]庞德《在一个地铁站》 这是在语文课上看到的美国诗人庞德的诗句,老师点我起来解释。我当时并没有认真...

  • 回家

    我不记得上次回老家是什么时候。如果是回到那有山有水的好地方,就更遥远了。 三年前,爷爷奶奶搬出交叠的深山,风尘仆仆进了城。我问起爷爷奶奶的近况,爸爸说:他们跟我...

  • 人到中年盼奥运

    小时候的我,不喜欢看奥运会。 我还记得,刚上小学时,家里有了第一台电视机。没多久,奥运会开始了。当家里人坐在电视机前,看着运动员们冲锋陷阵时,我却避之唯恐不及。...

  • 记挂

    母亲走后第四年,大姨引领着你走进家门。 因为是姐婆婆的亲姨,论辈份,我们该称你姨姥姥,但因做了父亲的老伴儿,所以从第一次见面,我们也就含糊着没有对你做过任何称呼...

  • 父亲珍藏的清代月饼模

    中秋节近了。晚上,我突然想起了老家的父亲。父亲今年七十岁,十二岁那年到面点房做学徒,一直干到五十六岁才因身体原因,另谋他途。从此父亲爱上了收藏,尤其喜欢收藏各种...

  • 冬至,与一只羊对视

    我说,我养过羊。你一定不相信,以为是冬至到了,想诓你一顿羊肉火锅吃。 我又说,我养过羊。三只。当然,这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那年夏天,我在邻居家看到三只小羊羔,喜...

  • 腊梅花开

    奶奶,你快来看,腊梅花开了!一大早,娇娇就跑到篱笆门外,她欣喜地发现,昨天还是花苞满枝的一树腊梅,终于绽放出一束束蜡黄色的花朵。 奶奶正在灶房里生火做饭。因为连...

  • 流年贺卡

    收到远方文友寄来的一张贺卡。贺卡上一行娟秀的小字:有爱不觉天涯远,有梦不觉人生寒。寒风中,我手捧贺卡,顿感一种暖意,仿佛和故人重逢一样,怦然心动。有多少年,我不...

  • 石亭

    如果把村庄看作一个节点,那么,这个节点定然会向四周伸展一条条细丝般蜿蜒的路径。无数的节点和细丝,交错成一张巨大的网,覆盖在广袤的湘南山区。这些土质和石质的细丝上...

  • 小巷深深

    长长的发辫飘举在空中,缓缓垂落,然后嵌在一座小城,于是就有记忆中的小巷了。 外婆家住在一座小城,我童年的时光在那里度过。从小生活在那条深深的巷子里,对小巷的记忆...

  • 我在,家就在

    急匆匆走进家门,放下手中的农具,从锅里拿出出门前就已经做好的饭菜,扶起卧病在床的婆婆和丈夫,用勺子一勺一勺的把饭喂给他们7月21日,记者走进了西宁市大通回族土族自...

  • 雷阵雨

    那时,我家刚建设了一个土夯的庄廓院,坐落在远离村庄的两个小山怀抱之中,宁静而恬然。山脚下,有一条灌溉用的水沟,从庄廓西边墙根穿过。那是一个麦苗正绿油菜飘黄的下午...

  • 秋风凉 棒槌响

    天高云淡的时候,村前的小河便热闹起来。飘带一样弯弯曲曲的河床上下,有洗澡戏水的、有逮鱼摸虾的,还有洗萝卜淘青菜的,更多的则是浣洗衣裤、床单和被面的。 经了夏季暴...

  • 回乡

    站在猫儿沟老朳顶,俯瞰这条走过二十多个春秋的弯曲小路,记忆的长河缓缓流淌开来。这种路坡度起伏不大,走起来很轻松的路叫碥子路,小时候肚子饿得走不动或肩挑背驮累得不...

  • 小巷深深

    我们住了近二十年的小巷子要拆了,镇上将把这里建成休闲广场。居住在池河镇的弟弟急匆匆地给我打来电话,并从他发来的微信图片中看到,轰隆隆的挖掘机正忙碌着拆掉巷子两边...

  • 让世界多一点爱

    人们都说,00后的少女,本应是烂漫的花季,天真的岁月。她会在妈妈的怀里撒娇,会在流行歌曲中陶醉。她会在温馨家庭的呵护下,去学钢琴,学跳舞,学书法;会在校园里留下她...

  • 无言谁会凭栏意

    此时是公元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六日,与过去了的秋分隔着三天的距离,办公地院子里三棵桂花树与我的相遇已有整整243天。 其实初见它们我并未有什么鲜明的喜悦,只是站在办公...

  • 若能识字

    那是一册彩色的初级识字课本,摊开在桌面上,字很大,她用手一个个地指着书上的字,费力地念着: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惟有敬亭山。 不要以为她是学前班的...

  • 永远的绿皮车

    上世纪,在祖国广阔的大地上,随处可见一条一条的绿色长龙呼啸而过,它们穿山越岭,飞速前行,带领我们奔向一个又一个目的地。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有着绿皮车的温暖记忆。 ...

  • 年戏

    故乡的年戏,热闹而隆重。戏台搭起来,整个村庄都欢腾了。 大人孩子们奔走相告:看戏去喽!看戏去喽!到那时,年才真正有了年的味道。年戏是最能聚拢人的活动,村里几乎是...

  • 有关春晚

    怀念小时候,每年除夕和家人一起准时守在黑白电视机旁,认认真真地看春晚的情形。春晚之于当时的人们,不仅仅是一台电视节目,更是一道欢度春节必不可少的精神大餐。 记得...

  • 与阳光约会

    九里湾的橘子熟了! 最近几天,母亲一直跟我唠叨这个话题。仿佛我们不去九里湾看橘子,那里的橘子就不是橘子了;仿佛我们不去九里湾看橘子,这个秋天就白白的过了。 我只好...

  • 温暖的火炉

    那个年月,山里的冬天很冷,经常下雪。 天刚蒙蒙亮,母亲早起在室外台阶上生火炉。柴火在引燃,木炭在火炉里燃烧,映红了窗户纸。母亲叫醒我,起床,穿衣,洗脸,戴手套,...

  • 相信童话

    小时候,我们是那么喜欢童话故事。童话世界里,花草会唱歌,鸟兽会说话,大海里有美人鱼,天上有天使,森林里有多姿多彩的舞会,夜空里有金碧辉煌的宫殿,日月星辰懂得我们...

  • 干粮

    十一年前,我大学毕业了。我从一个叫杨凌的地方回到了旬阳一个叫瓦房村的地方。那次回家,只是为了道别。从此离开生我养我二十三年的家乡,人生开始另起一行。 当我背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