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句子大全 > 文章阅读 > 亲情文章 > 列表

亲情文章

  • 从今天开始,我来照顾你

    父亲出车祸了,如同晴天大霹雳砸到我头上,我和正在煤矿上班的哥哥连夜赶到他的身边,当我看到额头上裹着纱布,胳膊裹着石膏,看见我和哥哥还忍着疼痛强带微笑的父亲时,瞬...

  • 那个像女友一样拉着我过马路的人

    我说的是我的父亲。 他是村里少有的美男子。他的美不仅仅表现在他的外表帅气上,也在村里村外,他的声望也很美,家家户户没有不知道父亲的:他文化水平高,又能说能道,善...

  • 父亲与三头狼

    1987年的冬天,我还没上小学,那时候冬天特别寒冷,漫天的鹅毛大雪过后,整个世界都是白色的。早晨地面的雪足有三尺厚。我们一家正扫道场雪时,抬头间看到了三头狼,就在我...

  • 父亲和他的蜜蜂

    走进垭口,我就看见了父亲,父亲挥舞着锄头,给一大片包谷锄草。父亲的腰弯得像一张弓,衣服湿了,紧紧的贴着后背,他用颈上的毛巾擦一下额头上的汗,望着蓬蓬松松的包谷林...

  • 迷失在都市里的父亲

    一转眼,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三年了。三年里,我常常想起父亲那次来县城找我的情景。 那天,我正在电脑上看《逆战》,隔壁有人喊我,有人找你。我走出去,看见父亲撑了一把很...

  • 遗产

    今年适逢闰六月,搅乱了时间,导致我疏忽了母亲去世五周年忌日。 母亲去世那一刻,我守护在身边。医护人员不住地摁啊敲啊,终于抢救无效,眼睁睁看着心电仪滑落成一条水平...

  • 父亲

    父亲生前是一名中学教师,被病魔夺走生命已经32年了,但他呕心沥血培育桃李的历历往事却令人难以忘怀。 1950年10月,风华正茂的父亲参加了新中国的教师队伍,直到1985年7月...

  • 我的民间艺人父亲

    我的父亲因突患流行性出血热在商洛医院抢救36小时无效而去世。遵照他生前的意愿,对遗体进行了火化。父亲走得如此地突然,留给众亲友一声叹息,也留给我和妹妹一生的遗憾。...

  • 父亲的中山装

    父亲今年快80岁了,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与黄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衣着偏爱中山装,第一件中山装是他当干部的弟弟给的。 父亲的弟弟在新疆工作,多少年都不回来,有一年...

  • 思念父亲

    父亲周述武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他的音容笑貌一直活在我们心中,我们无限思念着他。2017年2月5日凌晨6时,医院重症监护室打来电话,一听到医生那郑重的...

  • 陪母亲看春晚

    母亲不大爱看综艺节目,但对春晚却情有独钟。她最钟情于小品,起先,她最喜欢冯巩、朱时茂,后来迷上赵本山、蔡明,现在成了沈腾的忠实粉丝。 母亲不大识字,看电视时喜欢...

  • 温馨处处

    娘 安慧站在门口,看着娘一头的白发,怯怯地叫了一声,泪水便夺眶而出,再也说不出话来。娘正在院子里筛选黄豆种子,黄豆在她手里的筛子里哗哗地流动着。听到安慧的叫声,...

  • 母亲的“文艺范”

    我出生于海边,父亲是一家国营企业的职工。那个时候,生活条件虽说不至于挨饿,但也是家家户户都穷,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三个以上的孩子,我家的孩子更多。 那个时代,母亲是...

  • 父亲的“微幸福”

    父亲把剪好的资料小心地纳入他的收藏簿,开始坐在书桌前翻阅他保存的心爱之物。冬日的暖阳透过窗上的玻璃,温柔地抚慰着他花白的头发,让他的额头、嘴角、眼尾,更清晰地显...

  • 不褪色的爱

    从小我就住在爷爷家。 听爸爸说,爷爷为了给我起名字,还专门自学了《周易》,说我五行缺水,便有了洋字。我不会走路的时候,爷爷就经常把我放到婴儿车里,推着我见识这个...

  • 稻子熟了 想起母亲

    大姐在微信里告诉我:稻子熟了,又快收稻了啊。我心一怔,不禁想起一九八九的金秋季节。 因高中辍学进社办厂工作六年后,家里条件好转又考进城里读三年书刚毕业,最终却社...

  • 母亲的蛋糕哲学

    小时候我长得比较消瘦,性格也属于沉默寡言的那种,所以在学校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当时班里有个男生特别调皮,经常带着班里的同学一起笑话我,叫我不会打鸣的小黑鸡,我说不...

  • 父亲的脊梁

    读大学第二年,有一天,我正在图书馆里翻阅新到的散文精选,一位同学悄悄地告诉我:外面有一位驼背老人找你。我放下手中的书籍,穿过校园浓绿的林荫,来到教学楼前。只见父...

  • 陪母亲一起过节

    母亲节这一天,朋友圈里各种祝福可谓铺天盖地,终于看到也有真诚的另类:你在网上这么孝顺,你母亲知道吗?友情提醒:你妈妈在家,不在朋友圈 很羡慕与我同龄的朋友,他(...

  • 母爱永恒

    母爱是最为尽善尽美的,但善美的母爱往往伴随着恸情的悲壮,凄艳,正是完美中的不完美,世界才昭示出母爱的伟大和永恒。 非洲草原燃起一场无法扑灭的大火,直到把可燃的植...

  • 天天都是母亲节

    5月第二个星期天是母亲节,很多子女会在这一天为母亲送上鲜花和祝福,感恩母亲。 孝敬父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两千多年前,《诗经》便诞生了歌颂母亲的句子:母兮鞠我...

  • 和父亲一起劳动

    父亲开了一家柴油机修理店,因为技术过硬,生意不错。周末,我本来打算去钓鱼的,父亲立马就拦住我:去我店里劳动去。你呀,再不锻炼就真成绣花枕头了。 一到店里,早有人...

  • 有人唠叨是一种幸福

    因为一点儿小事,母亲唠叨个没完,我有些不高兴,但又不好意思和母亲发火。只能在朋友面前发发牢骚,说起年岁渐长的母亲的唠叨。我有些无可奈何。 朋友静静地听我说完,注...

  • 陪母亲一起老去

    母亲患脑血栓14余年了。自去年秋天以来,母亲的病情每况如下。尤其是入冬之后,生理器官的自然老化,导致一些老年综合病症并发,令我们做子女的,照顾起来很是缠手。 虽是...

  • 哄母亲入睡

    每天晚上哄母亲入睡,已成了我当下日复一日的必修课。 已九十二岁高龄的母亲,去年秋天还能推着轮椅走上几步,锻炼锻炼身体,尽管动作僵硬,步履蹒跚,但毕竟还有那么一种...

  • 人民的儿子

    父亲带领的游击队本来就是农民老百姓,拿起农具能种地,拿起鞭子能赶车,拿起枪来能打仗。父亲文化程度不高,但在八路军抗日队伍里有各种训练班,经过受训学习,革命理论、...

  • 读书的记忆

    在我的印象中,读书是妈妈几十年不变的主题。 童孩时,父亲患病撒手人寰。妈妈是小学老师,她用微薄的工资独自养活了俺姐弟四人,生活很艰辛。妈妈却把从牙缝里省出的钱,...

  • 原谅我的假装

    我明了娘的心愿时,似乎有些晚了。我的内心是挣扎的,在不停地默念:娘,请原谅孩儿的不孝,我怕! 于是,我佯装不知,看上去一切如常。 娘的要强在全村是出了名的,识文断...

  • 走上革命路

    母亲嫁到李家,这是命。可父亲走什么路却事在人为。开始母亲对父亲管得严,使父亲很没面子。没事时父亲蹭蹭地上树,能上得很高,母亲让他下来,他不听。母亲用土坷垃扔他,...

  • 有个老妈真好

    老妈李敏今年已经86周岁,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妈就是全家的宝,是全家的主心骨,永远都是我们全家的家长。 母亲小时候因为家里贫穷,没钱上学。和父亲结婚后作为家...

  • 俺爷是个罗锅子

    那时候,俺爷给生产队里卖豆腐。 天刚蒙蒙亮,猫在被窝里的人们眯着惺忪的眼听着鸡叫了头遍和二遍,就有人叨咕:老久江今儿咋还不出来呢?话音未落,生产队敲钟的土台子上...

  • 想起姥姥

    不知什么触动了我,突然想起了姥姥。 姥姥家住满城陵山脚下,就是埋着汉代刘胜和他媳妇的那个山,村子叫守陵村。那年,我从家到满城30里路,骑着自行车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 爸爸做的

    十岁左右,常有亲戚朋友夸我爸手巧。我不屑,心说,我爸手巧,跟我有嘛关系? 凡是夸我爸手巧的都尝过他手艺的甜头。对门家娶儿媳妇组合家具是我爸打的,前院盖房的椽子檩...

  • 爸爸的军人情怀

    父亲是1959年空军招飞入伍的飞行员,也是保定航校首批学员,自此他的命运就和人民空军紧紧联系在了一起,他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我是一个轰炸机飞行员。今年正值中国人民解放...

  • 爷爷的秋天

    早上,我从睡梦中醒来。爷爷正向我小枕头旁的席子上掏红枣,一把一把,红枣带着早晨的露珠,亮晶晶,圆鼓鼓,调皮地在席上乱滚。眼睛还未睁开,我便顺手抓起一颗红枣,一骨...

  • 我的小脚奶奶

    我奶奶生在清末,孩童时裹过足,标准小脚老太太。 奶奶要是活着,有116岁了。82岁去世,至今34年。16岁和爷爷结婚,一起生活了66年。 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奶奶的记忆已经越...

  • 春天,忆父亲

    每年春节一过完,就是我们兄妹们商定给父亲扫墓的时间了。父亲已离开我们整整六年多了,每年初春,我们都会陪伴母亲,买上鲜花、香烛纸钱,带上一瓶好酒来到父亲墓前祭扫,...

  • 我的农民父亲

    父亲在土里刨食,春播秋收,锄草施肥,一辈子与庄稼打交道,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记忆中的农民父亲,只出过两次家门。第一次是在我上大学的时候。那时我学习很用功,不知...

  • 父亲的炒鸡蛋

    傍晚时分,不知从何处飘来了浓香的葱花炒鸡蛋的味道,闻着这熟悉的久违的味道,不由想起了父亲,想起了父亲炒的香喷喷的炒鸡蛋来。 小时候的我体弱多病,特别难养。每当遇...

  • 冬至榴莲饺

    每年我都会迫切地期待冬至的到来,因为那天同时也是我的生日。 小时候,父母为了改善家庭经济状况去了外地打工,于是,我一直在奶奶的陪伴和呵护中长大,直到初中毕业。虽...

  • 母亲节的红樱桃

    母亲节快到了,我和妻子商量,今年一定要好好给母亲过个节。母亲住在乡下,已年逾花甲,为了操持家务,身躯已佝偻,头发已花白,满脸的沧桑。 母亲节的前夕,我在超市买了...

  • 暴雨里的父亲

    那年,父亲刚被任命为管农牧水电的副县长兼县防汛抗旱总指挥,就遭遇入梅后持续不断的强降雨。各地汛情频频告急,这对父亲的领导和组织能力是一次严峻的考验。 防汛办就设...

  • 爷爷从军记

    建军节那天晚上,我们都聚集在爷爷家,一桌子的人,一桌子的菜,大家推杯换盏,笑语连连。酒过三巡,爷爷清了清嗓子,我们立马放下碗筷,认真听爷爷娓娓道来 爷爷和奶奶都...

  • 欠母亲七个中秋节

    结婚七年,历经了七个中秋节,我却没回家过一次中秋节。远嫁的我,又远在外地打工,逢年过节,都是我们加班忙着赶货的时候,很难请假回家与父母共享天伦之乐。所以,扪心自...

  • 爱情手帕

    妻珍藏着一块手帕,还是恋爱时我送的,挺老土的物件,她却一直留着。 我送妻手帕是有原因的,恋爱那会儿她就爱哭。论文写砸了哭,被领导批评两句也哭,就连闺蜜之间闹点小...

  • 母亲的大海

    母亲没有见过大海。在母亲去世的那个夜晚,母亲说她梦见了大海,那个大海就在郊外。海边上有很多饿鬼在争夺着一个钵。母亲说,她的钵是铁做的。但是,来了一群小鬼没有脸,...

  • 当他风尘仆仆地赶到医院时,病床前已围满了神情凝重的亲友。父亲的鼾声很大,如同睡着了般。 母亲含泪告诉他,昨晚,患有脑梗的父亲在散步时摔倒,送入医院后,就没有醒来...

  • 母亲和火车

    母亲不识字,所以出门艰难。 我大学毕业后,分在大巴山区的县委机关工作,离川西老家很远。母亲很想来看我,特别是我有了孩子后,更想来看看孙子,隔代亲嘛。这就得坐火车...

  • 母爱的价格

    小时候,由于家里穷,我的衣服都是母亲淘来的。我印象最深的一件的确良布料的裤子,是堂哥的表哥穿小后给了堂哥,堂哥穿小后又被母亲要来给我穿的。这条裤子我一穿又是四五...

  • 父亲送我解放鞋

    参加高考那年,我挑灯夜战、费尽千辛万苦终于上了一本分数线,得知我考上重点大学,父亲却并未像其他农家父母一样,表示砸锅卖铁也要供孩子上大学。父母供我三年高中已经欠...

  • 挚爱亲情

    天空若触目惊心的玻璃体,距离遥远而质感逼人。村庄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比火焰还可畏的太阳在那里悬挂着,运行着,强大的辉煌,霸道的威慑,热在攻击每一个人,每一滴水、每...

  • 我家老爹

    给老爹打电话,刚接通就听他吼声如雷:你这闺女咋恁烦人?没事儿一天一个电话干啥?不就问问我吃啥饭在哪儿玩?有意思吗?我笑了,狡猾的老头,这准定又是在广场跟一帮老伙...

  • 一碗酸菜面

    执勤任务完成,终于可以从大山回城了,在车上就已经盘算好进城先吃一碗酸菜面。 下车直奔西关不知名的一家小面馆,点一碗酸菜面,面来了,我在碗里翻找半天也没找见零星半...

  • 爷爷是个篾匠

    爷爷已离开我们多年了,但他的容貌我还记在脑海里,时不时地忆起。记得最牢的一件事就是他是个篾匠。 小时候经常听他讲他一生的故事,这些故事都离不开他的篾匠活之事。那...

  • 乘着牛车看父亲

    从牛车的颠簸中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铺着一层层粮食口袋的车厢,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麦香,温暖而结实。我听见了牛脖子下铃儿的叮当声,胶皮车轮在土路上碾压出的咯吱...

  • 回不去的故乡

    父亲走后,我决定卖掉老屋,接母亲进城。 收完房款,母亲眼巴巴地看着我将老屋的钥匙交给了买房者,望着母亲那满脸抽搐且拧在一起的经络像一把尖刀深深地扎在了我的心上。...

  • 竹母

    我认识竹子的时候大约四五岁,那时候刚搬到半坡上的新家里。母亲对父亲说:新房建在半坡上,容易滑坡,不如在坡下栽上几竿竹子把泥土固住,房子地基会牢固一些。再说等竹子...

  • 你在他乡还好吗

    我懂事的时候,我们刚回到老家。那是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地方。我们兄弟姊妹六人,每个人都在上学,我上小学二年级。因谋生计,父亲带我们去了外省,因土地到户,父亲在爷爷数...

  • 妈妈的味道

    春节前,乡下表姐托人给我捎来一双布鞋,我的心中感慨万千。看到手里的布鞋,仿佛又看到妈妈坐在门前一边拉着鞋底一边满脸笑容聊天的情景,感受到了几十年不曾有过穿布鞋的...

  • 母亲的一次旅行

    知道母亲今天要来看我,昨晚就调闹铃。早早起床洗漱收拾,电话询问母亲是否上车,知道她已经上车,便早早出发去车站接母亲。这是母亲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看着她从隔着广告...